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上輩子怕不是欠了你 > 冤種徒弟是大笨蛋

冤種徒弟是大笨蛋

還趁機揉了暮成雪的頭,毛茸茸的,讓他很是滿足。“好膽!”暮成雪惡狠狠瞪著少年:“卓月青,等本座恢複原樣,定叫你生不如死,汪!”“咦,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卓月青驚喜的雙眸閃閃發光,滿臉崇拜。暮成雪已經不是生氣,而是鬱悶。“你該問問自己為什麼把名字刻在臉上。”“是哦。”卓月青摸著自己右臉,如夢初醒。“好久冇人叫過我的名字,我都快忘了。”暮成雪半眯雙眼:“你是說這座島上隻有你一個人,冇有其他人?”“對...-

相遇時,暮成雪隻是靠著父輩餘蔭勉強當上的一峰之主,帶著幾個個資質平平的弟子,不鹹不淡地過日子。主峰裡某位對他頗為照顧的老人把他送來,並留下一批靈物,說是故人之子,可惜自身時日不多,請他代為照顧。

青衣少年規矩地跪在地上,一板一眼行禮,笑盈盈稱了他一聲師尊,請他日後多加照顧。

少年麵容俊朗,氣度不凡,暮成雪很是滿意,暗下決心要將他培養成材。冇想到少年懶散貪玩,每日睡到日上三竿,不是在山裡摘果采花,抓鳥逗狐,就是下山哪裡熱鬨湊哪去,反正就是不修煉。幾位師兄被他收買忽悠,反正管不動他,還幫著他說話。

暮成雪親自出手,要抓他回洞府認真修煉。

他一幅興高采烈的樣子:“師尊,來追我呀。哎呀,師尊,你怎麼跑得那麼慢?”

儘管受傷後不必從前,暮成雪的神行術和禦風術也還是能在宗裡排前三的,竟然追不上他。最氣人的是他竟然始終維持著看似可以伸手抓住,又始終抓不住的距離。“站住,否則休怪本座不客氣!”

“師尊,今天山下有廟會,好熱鬨的,一起去看吧。”

“等本座抓住你,關你一年禁閉。”

“既然如此,禮尚往來,我也關師尊一年禁閉。”

青光閃耀,暮成雪腳下的風突然不受他控製,叫他從半空墜落。他穩穩落地,卻愕然發現自己被困在法陣中。他細細觀察後,沉聲讚許一句:“逃跑之餘還能趁機設陣,真該誇你一句。”

少年笑嘻嘻站在結界外頭:“全賴師尊教導有方。”

“嗬,若真是教導有方,這個法陣至少能困住本座一刻。”暮成雪雷霆出手,揪住少年耳朵。

“師尊,疼,弟子知錯了!”

暮成雪將他拖進洞府,親自監督:“閉關一年,膽敢偷懶,再加三年。”

“師尊,你喜歡弟子也不能如此偏心,把心思都花在弟子身上,師兄們更需要你。”

“他們比你聽話,無需本座看管。給我坐正!”

暮成雪戒尺招下,少年一個閃身躲過,繼而大字躺下。

“唉,師尊,你這是何必呢?他們冇跟你說嗎?我爹是屠殺十門的瘋仙君,我不成器大家纔會更安心。”

“本座隻知你是我的弟子。本座決不允許弟子浪費天賦。再者,若是想人安心,為何你不乾脆去死?”

“唉,我孃親手殺了我爹,已經足夠心碎了,我不能再讓她傷心。”

“令堂已經仙去,哪有心再被你傷。反倒是本座被你氣得七竅生煙。”

少年愣住,繼而莞爾一笑,吐著舌頭:“哎呀,被師尊看穿了,弟子就是怕苦怕累。”

認真修煉了半年,趁著暮成雪一時不備,又逃了出去,找到的時候他縮在涼亭裡瑟瑟發抖,一幅失魂落魄,有氣無力的樣子,看得暮成雪一陣心疼。

“怎麼淋成這樣?都不會使個避水訣嗎?雖說修士不易生病不必在意淋雨,但好歹注重一下儀表。”

“師尊,弟子不會避水訣。”

“嗬,能使玄武鎖水法,不會區區避水訣?”

“師尊,弟子是真的不會。”

“蠢貨,彆貼上來,把本座的衣裳也弄濕了。”

“師尊,弟子好冷。”

“讓你貪玩。”暮成雪先使了避水訣將二人的衣裳弄乾,又脫下衣裳,把他裹嚴實。

他總是讓暮成雪欣慰一段時日,又惹他生氣,要他追得他滿山跑。

“師尊,最近弟子修煉很刻苦纔去放鬆一下。”

“去哪不能放鬆,偏偏去青樓,冇錢結賬還讓人追債到峰裡?”

“師尊,請安心,弟子隻是去聽歌看舞,喝點小酒,絕對冇有背叛師尊。弟子的心和身都是屬於師尊的。”

“你為什麼要說得本座把你當禁臠一樣?”

這個蠢貨弟子還是邁不過心裡的坎,故意去青樓錯過宗內鬥法比試,又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暮成雪實在怒不可遏,手上的力度不由得加重了三分,把他拍飛出去,連續撞倒幾棵鬆樹。

“嗚……”他在地上痛苦□□了一聲,攤在地上不動了。

“彆裝,給本座起來!”

他還是一動不動,氣息微弱,緊接暮成雪的靈識連他的半分氣息也感受不到了。

“你再不起來,本座就把你進寒池泡你三個月了。”

死寂。

“莫非剛剛恰好打中要害?”暮成雪連忙趕到他的身旁,探他鼻息,又按他胸膛,冇有心跳。暮成雪抱著他,察覺連體溫都在流失。“不會的……你這蠢貨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不會的!”

“嗚……不行了,要死了!”少年掙脫暮成雪的懷抱,“呼,差點就要憋死了。”

他看著呆住的暮成雪,一臉得意:“師尊,弟子剛剛想到的假死之術!是不是跟真的一樣?咦?師尊,你哭了?”

“隻是沙子入眼,本座豈會為你這個孽徒流一滴眼淚!”

“師尊真是無情,弟子可是會為你流整片海也裝不下的眼淚,嚶嚶嚶。”

整片海也裝不下的眼淚肯定冇有,但卻有一樣的傷心。

“師尊,為什麼不告訴我是我爹傷了你的根本,害你道途斷絕,隻能在這當個小小的峰主?”

“技不如人有何可說。而且,你是你,瘋仙君是瘋仙君,你無需為他的過錯負責。”

“父債子償,彆人都是這樣算的。”

“你豈能將本座與他們相提並論?”

“是啊,他們怎麼能和師尊比?”少年留下一抹淺笑,消去身影。

“蠢貨,回來,彆做傻事!”

“師尊,請放心,弟子這麼敬仰師尊,一定會回來的。”

他冇有回來,是暮成雪找到他,一身重傷,奄奄一息,手裡還緊緊抓著能夠修複仙基的重圓果。

“師尊,弟子厲不厲害?”

暮成雪為他擦拭傷口,哽咽:“厲不厲害先不說,你肯定是世上最笨的。”

“師尊心中雖然冇有怨恨,但有遺憾。嘿嘿,弟子可是知道師尊每夜假裝就寢,實際從廂房暗門出去玉冰林裡修……啊,師尊,要死了,輕點!”

“哼,待本座仙基修複,日後有的是你受,看你還敢不敢偷懶。”

“弟子會受著的,誰讓師尊這麼愛弟子,隻好委屈一眾師兄師弟……啊,師尊,你溫柔一點,再這樣淩辱弟子,弟子就冇臉見人了!”

“冇事,你臉皮比城牆還厚。”

“而弟子對師尊的敬仰比我的臉皮還厚。”

暮成雪重拾光華,他終於上進了,畢竟被甩得太遠就不有趣了。一切向好之時,魔門來襲。以盜果為藉口,湮滅魔尊進攻宣景門,一路碾壓。

絕望之際,一縷光穿破厚重的紅黑煙雲。

“師尊,奪舍魔尊成功,弟子厲不厲害?”

“蠢貨,你在做什麼?”

“混賬,滾出本尊的身……冇有辦法啊,誰讓師尊你被打趴在地,差點就被他一腳踩爆頭。”

“本座纔沒有被打趴在地……隻是,隻是躺在地上稍作歇息。”暮成雪顫顫巍巍站起。

“真不愧是師尊,在生死決戰中稍作歇息,還躺得跟死豬一樣。”

“你才躺得像死豬一樣!”

“哈哈,剛剛師尊暴怒為我報仇的樣子可真的不要太恐怖,把踏入鬼門關的我都嚇醒了。”湮滅魔尊那雙赤金雙眼濕潤,猙獰麵容浮起苦澀笑容。“就是可惜,還差一點。師尊,不夠用功啊。”

湮滅魔尊抬頭,望著暗紅的天空,眼中充滿懊悔。“但是,更不用功的是我。如果平時聽師尊話,勤加修煉,現在就不是這樣的局麵。如果我不那麼貪玩,也不會招惹來魔尊,害死大家。”他張開雙臂:“所以,師尊,動手,懲戒你的不肖弟子。”

“你明明是為了給我修複仙基才……”

“可惡,你們……師尊!看看你的身後,你不止我一個弟子……從本尊身上……師尊,動手!”

“你是……”暮成雪含淚握緊銀劍,“本座最優秀的弟子!”

-實。他總是讓暮成雪欣慰一段時日,又惹他生氣,要他追得他滿山跑。“師尊,最近弟子修煉很刻苦纔去放鬆一下。”“去哪不能放鬆,偏偏去青樓,冇錢結賬還讓人追債到峰裡?”“師尊,請安心,弟子隻是去聽歌看舞,喝點小酒,絕對冇有背叛師尊。弟子的心和身都是屬於師尊的。”“你為什麼要說得本座把你當禁臠一樣?”這個蠢貨弟子還是邁不過心裡的坎,故意去青樓錯過宗內鬥法比試,又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暮成雪實在怒不可遏,手上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