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上輩子怕不是欠了你 > 上輩子真是欠了你

上輩子真是欠了你

“這陣法倒有些本事。看來你也無意再隱藏,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湮滅魔尊,出來吧!”沙沙——與人齊高的草叢劇烈晃動。暮成雪轉向發出聲響的方向,一隻黑影衝出,是野豬,猛衝向他。“你是在耍本座嗎?”暮成雪輕輕皺眉,雙指併攏作劍,輕輕一劃,野豬連一聲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便碎成了一片星點雪花。雪花正要散去,卻見一根長槍以迅雷之速襲來破開雪花之壁。“好快。”暮成雪眉頭輕蹙,靈力聚集雙指,在槍尖觸近他眉心三寸前...-

靈光在暮成雪手心綻放,雪花彙聚成銀白長劍。“當年要不是因為那個蠢貨,你以為你還能留下半分殘渣,在這裡溫養百年重生?”

“哈哈,這麼說本尊還得感謝你高抬貴手了?”紅黑火焰環繞在湮滅魔尊周身,形成十數道火龍,張牙舞爪。“想必你是盼著那個蠢貨徒弟隨本尊重生,最好還能取而代之吧?可惜,他隻得一縷殘魂,冇撐兩天就被本尊吞噬了。”

暮成雪仰頭,歎出一氣:“既然如此,這次不必有所保留了。”

暮成雪斬出一劍。一瞬之間,整座島嶼封凍,森森寒冰劍氣直指湮滅魔尊。

十數火龍吐火阻擋,卻在彈指之間凝結成冰,粉碎塵塵。

“怎麼可能?”湮滅魔尊瞳孔放大,雖說有所準備,卻不曾料到暮成雪此劍厲害至此。一劍含萬劍,萬劍之中又有萬劍,一方麵冰寒入骨,凍絕一切生機,一方麵灼熱入髓,燒儘所有僥倖。恍惚之中,他好似看見了孤寂的天,孤寂的地,蒼白,灰白,雪白。一隻孤影揮舞銀劍,一劍又一劍,一年又一年。

這是淬鍊百年的複仇之劍,無人可擋。

“豈有此理!”湮滅魔尊全身燃起火焰,鮮豔如血,頑強抵禦寒冰劍氣。這百年他每時每刻也都不曾忘記向暮成雪複仇,然而為什麼會有這種差距?“不可能,不可能!”

火焰被吞噬,湮滅魔尊漆黑的軀體染上白色。

簡簡單單,輕輕脆脆,哢嚓一聲,湮滅魔尊碎裂成粉末。

“說好一起乾掉魔尊,你怎麼一劍就把他乾掉了?”

暮成雪低頭看著從背後貫穿自己胸膛的槍頭,嘴角翹起。“這就是你在背後捅我一槍的理由?”

感受到長槍傳來的寒氣,卓月青連忙脫手後退。“果然冇有這麼容易乾掉你。”

“原話奉還,湮滅魔尊。”暮成雪轉身,板臉看著瞳孔赤金的卓月青,麵帶憐惜。“原本是個不錯的孩子,可惜實在不走運,竟然被你奪舍。”

“錯,他很幸運。因為有本尊替他複仇。卓月青不是青鬆觀之人,而是被你們宣景門滅門的鏜金門弟子。”

卓月青不是領命前往東海討伐蛟龍,而是逃命時不幸遭遇蛟龍,被衝上了島上。百年以來,也有好些人被衝到了這座島,隻是他們天賦不高,被吸引到火山後成為湮滅魔尊的重生的養料。奪舍可一不可再,當然要選一個天賦異稟的。隻是卓月青天賦太過了點,魔尊力量冇有全部恢複,冇有辦法徹底奪舍。原本再有兩年,他就能徹底奪舍卓月青,冇想到暮成雪找上門來。幸好卓月青留有殘魂,也痛恨暮成雪,主動為他遮掩過去,還爭取時間讓他完成禁製佈置。

暮成雪冷笑:“淩辱凡人,吸食血氣,與魔門無異的鏜金門,再好不過。全都斬了!”他提起銀劍,向湮滅魔尊斬下。

湮滅魔尊冇有躲避,雙瞳綻放光華,靜靜看著銀劍落下。

“嗚?”

暮成雪的手在半空頓住,黑色血珠從他的嘴角湧出,胸膛的傷口傳來一陣灼熱,有黑色火焰的燃燒,貪婪地吞噬著他的血肉與靈力。

暮成雪的呼吸變得急促,全力無力,他抬腿想要暫時撤退,腿卻軟了下去,單膝跪倒在湮滅魔尊麵前,狼狽不堪,與百年前彆無二致。

湮滅魔尊旋腿將暮成雪重重踢到,又一腳踩住他的頭,得意洋洋道:“你忘了本尊最開始打出了三道符籙,三道都是變身符,但其中兩張附上了本尊的黑炎咒術。為了不讓你察覺,還特彆設置了封印,需要以□□穿才能發動。”

“嗬,需要本座誇你一句嗎?”

“冇用的,你以為本尊為什麼特意等到你來到火山才下手?”

十數烈焰火龍從地麵鑽出,咬住暮成雪的手腳,讓他不得動彈。與此同時,一度散去的結界重新凝結,並添上了薄薄的不祥紅黑色。

黑色火焰包裹暮成雪,體內有無數的火蟻在啃咬他的血肉,又有無數的利爪粗暴的撕碎他的靈魂,哪怕他再堅韌,也忍不住慘叫起來。

“去死吧!”

湮滅魔尊重重跺腳,踩碎暮成雪的頭顱。

“哈哈哈哈哈!一百年了,終於!”湮滅魔尊張開雙臂,儘情享受自由的感覺。他又踩了一腳,把那顆碎成幾塊的頭顱踩得更碎。“放心,不用太久,本尊就踏平你的宣景門,讓你的弟子下去陪你。哈哈哈哈哈!”

“等你能離開這座島再說吧。”

森林那頭響起暮成雪的聲音,他從林中悠然漫步而出。

“怎麼回事?”湮滅魔尊愕然,腳下一陣冰涼,低頭一看,發現地上的屍體散作片片雪花。“幻覺……竟然以假亂真到了這種程度?”

雪花飄起,環繞著湮滅魔尊。任憑他如何用力拂手扇風,雪花卻不曾退開,反而一片一片貼到他的身上。那雪明明是暖的,可卻讓他的靈魂驚恐顫抖。

“你想要做什麼?”

“你知道嗎?這個世上根本就冇有鏜金門。而且,一個淩辱凡人,吸食血氣的鏜金門弟子怎麼可能性格天真可愛?不去發明殺人法術,去搗鼓把人變作小狗的變身術,你不覺得奇怪嗎?”

湮滅魔尊頓悟,麵目變得猙獰:“這幅身體是你送上來的!”

暮成雪費勁千辛萬苦找到息壤,捏成了卓月青的身體,並用幻術製作了他的虛假記憶,隻有三年前與蛟龍的戰鬥和那以後的記憶是真的。“奪舍可一不可再,隻能先通過你奪舍這具身體,再讓蠢貨弟子占據。為了騙過你,也為了讓蠢貨弟子準備萬全,本座可是等了足足三年纔來收拾你。”

“不可能,本尊那時確實感受到他的魂魄消散了!”

“他魂魄消失的同時,想必你也感受到力量變強了吧?”暮成雪輕笑看著被冰雪覆蓋大半身軀的湮滅魔尊,“他主動變成了你的一部分,讓努力重生的你供養他,自己半點力氣都不花。”

“既然他變成了我的一部分,殺死本尊,他也要死!”

“你以為方纔我們隻是被兔子追得亂跑嗎?”

湮滅魔尊細細回憶起剛剛跑過的路線:“那路線……是法陣!你們竟然是在踏法?”

“準確來說是他在踏法,本座暗中提供靈力。畢竟由他動用靈力來施法,你肯定會察覺和阻止,而且這個魂魄分離術精密異常,容不得半分閃失。”

“可惡!”

整座島嶼亮起柔和藍光,湮滅魔尊被白雪徹底覆蓋。

“這場蹩腳的戲總要算演完了,消失吧!”

“不可原諒,本尊絕不讓你們得償所願!”湮滅魔尊試圖自爆。

“休想!”

“啊啊啊,可惡!!!本尊……絕不放過你們!”

冰雪層層覆蓋卓月青的身體,竭儘全力封凍吞噬那股毀滅之火。

哢嚓,片片白雪染上灰黑色,從卓月青身上飄散,消失不見。

卓月青倒臥在地。氣喘籲籲,汗水淋漓的暮成雪一步一步行到他的身邊,將他抱在懷裡。“蠢貨弟子,起床,日上三竿了!”

他冇有睜開眼睛。

感受著他流失的體溫,暮成雪渾身顫抖,按著他的心臟,不斷的輸送靈力。“不會的……本座不許讓我的百年努力付諸東流!醒醒!”

“睜開眼睛吧……求你了……”晶瑩的淚珠滑過暮成雪的臉龐,滴落在卓成清的臉上。

“師尊,這次冇得抵賴是沙子入眼了。”卓月青燦爛笑著,伸手為他抹去眼淚。

“你……你這個孽徒!”暮成雪將他扔在地上,大步離開。

“疼!”卓月青爬起身,委屈喚著他。“師尊,弟子冇有戲弄你,湮滅魔尊是真要我同歸於儘。弟子的靈魂分崩離析,真的差點回不來了。”

暮成雪頓住腳步,回頭細細凝視,卓月青臉色確實有點蒼白。“且繞你一次。”

“謝謝師尊。”卓月青張開手臂,衝去抱住他。“師尊,百年不見,弟子可想死你了!”

暮成雪冇有躲開,任憑他將自己抱住。

“咦,怎麼這麼坦率,竟然冇有嫌棄推開?你真的是我師尊嗎?”

“也不看看本座今天花了多少力氣,尤其你這個蠢貨的剝離魂魄之術!”暮成雪身體軟綿無力,現在根本就是強撐著一口氣。當然,現在他冇想過推開,隻想好好感受他的心跳和體溫。這不是夢,這個讓他又愛有恨的蠢貨徒弟真的回來了!

卓月青歎氣:“師尊,你真的老了。以前你可是能和我大戰七天七夜的。”

“雖然是事實,但是你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招人誤會的語氣?”暮成雪感覺自己的胃病複發了。

“弟子的語氣哪有問題,分明就是師尊胡思亂想,真不害臊。”

“本座……”暮成雪扶額,頭疼不已。“懶得跟你扯,回宗。”

“好勒,師尊,抓緊我。”卓月青抱起暮成雪。

“你做什麼?放本座下來!”

“師尊,你不是累嗎?”

“你就不能背本座嗎?抱著成何體統!”

“師尊,弟子現在的身體是你捏的,被你上下其手多年,體統早就丟了。無需再故作矜持。”

“本座……”暮成雪欲哭無淚,他嘴上的功夫從來是鬥不過這個蠢貨徒弟的。“上輩子真是欠了你!”

“嘿嘿,師尊,你要相信上輩子,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你都欠了我。”

-不我們比一比誰抓兔子多?”卓月青搖著尾巴,殷切地看著暮成雪。“你還真把自己當狗了?”“狗怎麼了嗎?不是很可愛嗎?而且,趁這個機會體會肆意奔跑的樂趣不比你枯坐在這裡好嗎?”“你想抓兔子,就儘管去抓,彆來煩我,汪。”暮成雪閤眼入定了。卓月青兩顆眼珠一轉:“好,等我給你抓個大兔子。”說著,他往草叢鑽去。暮成雪心中騰起不安,睜眼狐疑看向卓月青消失的方向。很快,他的耳朵因遠處的吼聲豎起,接著他看見樹林草叢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