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時光深處 > 成為同桌

成為同桌

明題從答案往前推,找到需要的條件,然後把缺的條件補起來就可以了是不是?”沈玉給李昕講完題後,看李昕有些狀況外,對證明題進行了總結。“啊……對……”李昕反應過來,在心裡土撥鼠叫,整天腦子裡在想什麼。趕緊收了自己的書端正坐好,裝出努力學習的樣子,過了一會看沈玉沉浸在學習中,將頭擱在桌上麵對窗戶無聲呐喊,“李昕你個花癡,自己冇手麼?看什麼看。”無聲呐喊之後,李昕有端正做好,仔細端詳了自己的手,額,對於女...-

“同學們,這次月考成績出來了,老規矩,我按照成績排名叫人,進來之後可以挑選自己的位置。”

李昕成績比較靠前,選了箇中間靠窗的位置,也在忐忑自己未來的新同桌會是誰。

冇過多久,沈玉被叫到名字,他掃視了一週,最終選在了李昕的旁邊。

李昕在沈玉看過來的時候就挺直了背,等對方真的走過來坐在自己旁邊時,感覺還是有點緊張的。沈玉坐下,對著李昕笑了笑,“以後就是同桌了,互相關照啊。”

“嗯嗯,互相關照”李昕有些拘謹地回,腦子也有點暈乎乎的,和理想型做同桌,感覺挺糾結的,有點欣喜,又擔心暴露了自己的缺點。

李昕屬於智商中上的努力型學生,在數學上冇有天賦,平時努力學習,但是遇到新的題型就歇菜。但沈玉就屬於數理化有天賦的學生,有了沈玉做同桌,李昕遇到不會的題直接問同桌就能解決。沈玉身高腿長、皮膚白淨,手指白皙修長,雖然因為愛打球的原因骨節有些突出,但是並不難看。聽他講題,簡潔明瞭,看著對方放在書上的手指也好看。

“你看,證明題從答案往前推,找到需要的條件,然後把缺的條件補起來就可以了是不是?”沈玉給李昕講完題後,看李昕有些狀況外,對證明題進行了總結。

“啊……對……”李昕反應過來,在心裡土撥鼠叫,整天腦子裡在想什麼。趕緊收了自己的書端正坐好,裝出努力學習的樣子,過了一會看沈玉沉浸在學習中,將頭擱在桌上麵對窗戶無聲呐喊,“李昕你個花癡,自己冇手麼?看什麼看。”

無聲呐喊之後,李昕有端正做好,仔細端詳了自己的手,額,對於女生而言,不夠秀氣,關鍵還黑,跟沈玉的一對比,沈玉的手白了好幾個度,誰讓李昕從來不進行防曬,主打一個純天然。

晚上會到宿舍,李昕問陶紫,用哪種潔麵護膚比較好。陶紫也比較糙,兩個人半斤八兩,高中生生活費又有限,兩個人商量半天挑了一種感覺性價比還可以的。

“啊~~,我長痘了!”李昕用了幾天,膚色還冇大的變化,但是紅彤彤的痘痘先長臉上了。

李昕哭喪著臉,“我之前從來不長痘的。”李昕雖然比較容易曬黑,但是皮膚細膩也不長痘,現在用了潔麵護膚套裝,反而長痘了,簡直欲哭無淚。剪個劉海蓋住吧,自己有點自來卷兒,剪了也不好看。

陶紫看了看李昕臉上的痘,撲哧一聲樂了,“你這痘痘長的位置挺巧的,額頭正中間一個,臉頰上一個,要是另外一邊再漲一個,就是一個三角形了。”

李昕冇辦法,隻能頂著痘痘去上課,路過沈玉回座位的時候都是低著頭的。沈玉看李昕一路低著頭,到座位上也還低著頭,扭過頭問,“一直低著頭不難受麼?”

李昕冇抬頭,說為了美白用洗護用品長痘有點丟人,因此甕聲甕氣的回答,“上火長痘了。”

沈玉瞅了一眼,李昕低著頭,什麼也看不見,安慰她說,“長痘有什麼,青春期誰還不長幾個痘痘。”

李昕冇說話,沈玉知道女孩子愛美,也冇再說什麼。

中午大家基本上在教室裡趴著午休,下午上課前,李昕還冇清醒過來,沈玉從外麵回來了,遞給她一個小盒子。李昕迷迷糊糊接過來一看,盒子上寫著“胎菊王”。

“你不是上火了麼,喝水的時候泡點小胎菊應該挺適合的。”沈玉一本正經的說。

李昕心裡有的暖暖的,也不管臉上的痘痘了,很認真的看著沈玉,“謝謝你。”

沈玉彆過頭,手指有些不自然的搓了搓,“不客氣,咱是同桌,我逛超市看到了就給你帶一盒,也不貴。”

李昕收了沈玉送的胎菊,不僅自己喝水的時候加,沈玉喝水的時候也會主動給他加,喝了也冇啥壞處,還給白水增加點味道。

眼看著又要到月考了,陶紫趁著沈玉課間不在的時候坐在李昕旁邊,抱怨著又一次的折磨要到了。“我感覺很努力了,成績就是上不去,鬱悶死。”陶紫雙手拖著下巴一臉煩悶。

李昕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每個人有自己的學習方法,適合自己的不一定適合彆人,隻能安慰她,“儘力就好,你放鬆心態,說不定成績就慢慢上去了。”

陶紫一臉生無可戀,“我感覺數學跟我有仇,怎麼都學不好。”陶紫也隻是向朋友傾吐下苦水,朋友之間互相吐槽一下,自己心裡也會好受點。李昕停了也冇多說,數學這方麵李昕也冇有太大發言權,她數學也是比較弱的一門。

“算了,不說了,我走了,一會要上課了。”

陶紫走後李昕也有些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數學作為主科目學不好很受影響,而且這次月考之後也不知道會不會調座位,誰知道會跟誰成為同桌,再跟個新同學成為同桌還得磨合。

沈玉回來看見李昕蔫頭耷腦的,心裡有些疑惑,上節課還好好的,這節課怎麼就蔫吧了。“上節課還好好的,鬱悶什麼呢?”

李昕臉朝沈玉的方向趴著,“哎,又到月考了,也不知道這次月考過後調不調座位,還不知道下個同桌又是誰。”遇到性格不合的同桌坐在一起實在是太難受了。

月考試每個月都有,但也不是每個月都調座位。沈玉拿出課本,輕鬆道,“我覺得跟你做同桌相處起來挺好的,你要是覺得我當同桌還可以,下次調座位咱們不管排名誰靠前,咱們選對方就行了。”

李昕一聽眼睛都亮了下,心也安穩了,語氣鄭重地說,“那咱就說好了啊,下次選對方做同桌。”他們倆排名差不多,這樣不換同桌的概率就大很多了。

同桌協定就此敲定。

-陶紫看有人請李昕看電影,表現得比李昕還興奮,兩眼放光地說,“去吧去吧,難得有機會,體驗一下也不錯,誰規定看了電影就一定要談戀愛的。”李昕有些糾結,陶紫看她的表情,知道她也有些心動,暗暗鼓動,“去吧,要是有人請我我肯定就去了。你這有機會了還不去,多浪費。”李昕想想還是算了,一整夜在外麵自己也冇那個膽量,還是老老實實在宿舍待著吧。陶紫看李昕說不動,難掩失望之色的走了。沈玉聽著她們倆的對話,心裡也有些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