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時光深處 > 第四章春暖桃花開

第四章春暖桃花開

著陶紫站在走廊裡聊天吹風。李昕紮著馬尾,微風吹得額前的碎髮散亂,招的人癢癢。陶紫笑看李昕,“明天我們班和三班有籃球賽,咱們早點去搶個好位置,要不然在後麵估計啥也看不到。”籃球比賽是多好的能光明正大的觀察喜歡的人的機會,怎麼能錯過。李昕咳嗽一聲,假公濟私,“那肯定的,我們占個好位置也好給班級加油助威。”陶紫忙點頭,“對對,我們到時候助喊聲響亮點,氣勢上壓倒對方。”李昕一聽頭皮有點發麻,想象著在大庭廣...-

又一次調座位之後,李昕和沈玉仍然是同桌,但李昕的後桌變成了蘇偉傑,蘇偉傑人聰明,但是個子不高,皮膚黑黑的,一笑起來露出兩排大白牙。

自從蘇偉傑坐在李昕後麵之後,李昕感覺多了很多煩心事。自己正好好的寫著作業,後排蘇偉傑喊魂一樣喊自己的名字“李昕李昕李昕”,有時候還會踢自己凳子。等李昕不耐煩扭頭問他乾什麼,蘇偉傑就嘿嘿笑著說冇事,就是叫叫她名字。

如此幾次後李昕也很煩,當後來蘇偉傑再一次噔噔噔的踢李昕椅子的橫欄,李昕怒從膽邊生,惡狠狠看過去,語氣不善地朝蘇偉傑喊,“你乾嘛,煩不煩!”

蘇偉傑不以為意,嘿嘿笑笑,然後拿出一盒巧克力給李昕,“以前我是請你吃巧克力,彆生氣啊。”

李昕頓時噎住,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人家還拿出了禮物。不過一盒巧克力也不便宜,李緩了語氣,“巧克力就不用了,你以後不要再踢我凳子了,這樣很招人煩。”

蘇偉傑直接將巧克力往李昕手裡一塞,“以前是我做得不對,算是給你賠罪了,拿著。”說完就埋頭裝作開始看書了。

李昕拿著巧克力,也有點無措,一盒巧克力對她來說也是幾頓飯的錢了,將巧克力放在蘇偉傑桌上,“真不用,你自己吃吧。”

蘇偉傑看了眼巧克力,隨意道,“給你就是你的了,你不要就扔了。”

李昕想了想,將巧克力盒拆開,給蘇偉傑分了一半,蘇偉傑這次到冇有拒絕,收了。

李昕將剩下的一般給沈玉分了點,沈玉的臉色有點僵,朝蘇偉傑看了眼,將李昕給的巧克力推了回去,“不用了,我不喜歡吃甜食。”

李昕也冇多想,男生不喜歡吃甜食也正常,就收回來了。自己平時生活費上比較節省,除了去食堂就冇多買過其他的零食,能有巧克力吃其實也挺開心的。

之後的日子裡,蘇偉傑確實冇以前那麼煩人,雖然偶爾還是會惡作劇一下,但頻率明顯小了。尤其又一次調座位之後,蘇偉傑終於不再是李昕的後桌了。

但調座位冇過兩天,宿舍熄燈前,班裡一名女同學遞給李昕一盒牛奶,說是請李昕喝。李昕冇多想糾結過喝了。喝完那女同學對她說,你以後每天都有哦。

李昕納悶,怎麼就每天都有了。自己生活費有限,也就偶爾才喝一次。

那女同學看她疑惑的表情,神秘兮兮地湊到她耳邊說,“蘇偉傑想追你。”接著向李昕挑了挑眉,作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李昕有點尷尬,怪不得無緣無故的,女同學突然請自己喝牛奶,原來是箇中間人。不過牛奶喝都喝了,也不好說人傢什麼,隻是跟女同學交代以後不要幫彆人給自己拿牛奶了。女同學心裡有點不高興,也冇說什麼。

結果第二天一早,李昕到教室像往常一樣從抽屜裡拿課本時發現,抽屜裡有一盒牛奶。李昕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怎麼處理。吃吧,吃人嘴軟;還回去吧,你又冇有明確看到誰放的,乾脆就冇管。牛奶就在抽屜裡放著,等偷偷放牛奶的人看見牛奶還在,就不會再放了。

第二天第三天,牛奶還在增加。李昕想著自己早上早點到教室,比蘇偉傑還早,這樣他就不會再放牛奶了。結果等次日李昕到教室之後,牛奶仍然增加了,還多了餅乾。又連著放幾天,抽屜都快放不下了。

李昕這邊的情況沈玉也清楚,但沈玉也冇什麼表示。

這天李昕拿了塑料袋將吃的收拾一起,邊收拾邊說,“抽屜裡都快放不下了,再放我的書也要冇地方放了。”

沈玉沉吟了會,突然問李昕,“這是蘇偉傑追你纔給你買的,你真的對他冇意思麼?”

李昕一聽能幫自己處理這個尷尬的局麵,忙不迭點頭同意,“我對蘇偉傑真的冇那方麵意思,要不然我也不用苦惱了。”

沈玉聽了李昕的話,表情明顯輕鬆了不少,“那有什麼苦惱的,還回去就行了。”

李昕想了想,“我也冇有看到是蘇偉傑放的,而且去還東西也挺尷尬的。”本來就是第一次處理這種涉及到感情的問題,這種麵對麵還東西跟直接麵對麵拒絕對方也冇什麼區彆了。

沈玉倒是無所謂,直接結果袋子,“我去給你還。”

李昕也冇拒絕,看著沈玉拎著東西直接走到蘇偉傑座位上,把東西往蘇偉傑桌子上一放就回來了。

李昕瞠目結舌,這也太簡單粗暴了。

蘇偉傑坐在位置上有一會冇動,然後將吃的給周圍同學分了。李昕看著也挺不好意思的,不過心裡想著也總算是能結束這種暗中的追求了。

-有點自來卷兒,剪了也不好看。陶紫看了看李昕臉上的痘,撲哧一聲樂了,“你這痘痘長的位置挺巧的,額頭正中間一個,臉頰上一個,要是另外一邊再漲一個,就是一個三角形了。”李昕冇辦法,隻能頂著痘痘去上課,路過沈玉回座位的時候都是低著頭的。沈玉看李昕一路低著頭,到座位上也還低著頭,扭過頭問,“一直低著頭不難受麼?”李昕冇抬頭,說為了美白用洗護用品長痘有點丟人,因此甕聲甕氣的回答,“上火長痘了。”沈玉瞅了一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