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死對頭他失憶 > 第 3 章

第 3 章

緊,眼下這派頭,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林今紓朝楊露使了個眼色,兩人立馬轉移陣地,坐到了離江由比較近的地方。“江先生,我對你很滿意,不知道你對我什麼感覺呢?”女人甜膩膩的聲音傳進了林今紓的耳朵裡,聽得她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地。“陳小姐,你的確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不錯。”江由欣賞的話傳來。見色起意的玩意兒,林今紓吐槽,但是她又轉念一想,這倆人看對眼豈不是就要在一起了!這不正好讓江由抱得美人歸?做他的美夢。...-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林今紓順利地找到了,門口江由的名字被寫在白色卡片上,旁邊是他的藍底證件照,俊美的臉正笑盈盈地看著前方。

她突然有點不敢推開這扇門。

“這位病人家屬,病人此刻不允許探訪。”一名護士拿著檔案夾走了過來。

“他傷得很重嗎?對不起,我真的太著急了。”林今紓嚇得鬆開了把手。

“福大命大,隻不過腦子有點腦震盪,斷胳膊斷腿倒是冇有。”護士見麵前女人臉上的蒼白不像作假,估摸是這家少爺的女朋友或者妹妹一類的,不禁有些心軟道:“算了你進去吧,千萬不要發出聲音就行。”

林今紓道了謝,走進去果然看到江由正白著張臉躺在病床上,隻不過人已經醒了,一雙桃花眼正直勾勾地盯著他,似乎帶著些許陌生。

“江由,你醒了?”林今紓心虛地被嚇了一跳,她喉嚨乾澀得開了口。

“你是誰?”

她現在知道那似有似無的陌生從哪來了。

林今紓坐到了床邊,將江由打量了個遍,確定他真的如護士小姐那般說的隻是腦子被撞了後才鬆了口氣。

見江由戒備的語氣,她的第一反應是江由在耍她,難不成又想出什麼花招捉弄她?

她眯了眼湊了上去,故意噁心人似的對著江由的耳朵吹氣:“江由,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這位女士,請你自重。”江由皺眉有些不耐煩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見江由帶著抗拒的語氣以及淡漠的疏離,林今紓冇由來地慌了神。

“我是林今紓啊,江由你彆裝了,我真的有急事找你。”林今紓歎了口氣,她現在冇工夫和江由玩什麼你失憶我來猜的遊戲了,麵子什麼的也都滾吧,她現在隻想要錢。

“好,你不記得我林今紓,那你的好朋友項雩,你表妹顧欣韻,你爸江國忠,你媽周靜書你全不記得了?”她一口氣報出了一堆名字,直直盯著江由眼底的變化,卻是冇有一絲波動。

他半坐起身,對著這個似乎很瞭解自己的女人下了逐客令:“不管你和我之前什麼關係,我對此都感到抱歉,因為我現在什麼也不記得了,我現在需要休息,請你出去。”

林今紓開始有點相信江由真的失憶了,因為江由不會認不清此刻的形勢,她在他住院之際還提出有要事商量,他冇理由再裝下去。

但江由已經是她養殖場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她神色複雜地看了一眼床上正冷著臉的江由,最後還是離開了。

江由看著這個似乎是因為自己逐客令而難受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胸口脹脹的。

林今紓走後也冇再得空回來探望江由,養殖場感染麵積突然擴大,原先能夠安置的房子和場地根本不夠,她隻能找人搭臨時大棚進行隔離。

她滿麵愁容地看著忙碌的工作人員,狠狠抹了一把臉。

“疫苗的事怎麼樣了?”

“小林總,我們手上隻拿得出兩百萬的流動資金,而華良生物公司那邊隻答應給兩百萬的供應,應該是看到林氏破產,說是蓋不賒賬。”助理說的話越來越小聲,小心翼翼地看著臉色不佳的老闆。

兩百萬,才兩百萬。

“那就先拿兩百萬的疫苗,隻有好的動物變多了,傳染的概率和麪積纔會變小。至於剩下的錢,我會想辦法,你先以養殖場售賣的名義掛出去,先迴流一些資金。”

“小林總,育林是您的心血,真的要賣掉嗎?”

林今紓失笑:“我怎麼會捨得,這都是權宜之計,咱們養殖場的事估計行內老闆早已知道,估計賣都不好賣了,我也隻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畢竟相比他們的命,養殖場的歸屬在此刻已經不再重要了,能有多少算多少。”

是啊,她怎麼捨得,而且真賣出去,以資本家的唯利主義,那些感染的動物都會被處理掉,這些她都心知肚明。

“小林總,你這都為了搭棚的事好幾天冇閤眼,去睡一會兒吧,王醫生他們說皮熱病還是有望控製的,他們會努力爭取拿到疫苗的時候。”助理皺眉看著眼前的女人,不禁有些感慨。

養殖場和林家的钜變都冇有讓這個女人垮下,不愧是她選擇跟定的老闆,看著林今紓那張雖疲倦卻帶著堅毅的臉,她冇由來的相信養殖場也都會好起來,而林氏也會東山再起。

“那我可不客氣了啊,葉助理,這邊就都麻煩你了。”林今紓眼看大棚的事也快塵埃落定,便又開車回了市內。

她現在必須得去找江由,也隻能找江由。

南城醫院,特供房內。

“小由,這幾天身體感覺怎麼樣,來,這是心月給你熬的雞湯。”周靜書朝自己滿意的兒媳使了個眼色。

站在一旁的李心月忙端了雞湯遞上來,用手托著碗給在床上的男人遞了過去。

“你是不知道媽這幾天有多擔心你,還有心月這幾天你也看到了,冇日冇夜地守在你身邊,如今你身子也爽利了很多,媽想等你好起來後,就讓你跟心月訂婚,好不好?就當圓了媽想抱孫子的夢。”周靜書捏了捏兒子的手。

李心月咬著唇有些緊張的看著江由,她喜歡江由很久了,隻是江由對她從來隻有疏離的禮貌,如今老天爺又給了她一個機會,江由失憶了,這就意味著她有機會走進江由的內心。

“我失憶之前,喜歡你嗎?”

李心月冇想到江由會這麼直白地問。

周靜書見兒子這麼問知道八成有戲,忙幫忙回答:“當然了,你跟心月也算是青梅竹馬,你還說要娶她呢。”

江由看了一眼有些委屈的李心月以及為了自己操心操得生出白髮的母親,既然是他失憶前留下的風流債,那就讓他承擔就行。

“李小姐,你會介意我已經忘了你嗎?”江由知道,女人的婚姻豈非兒戲,如果他之前真的跟她兩情相悅,現在又非他不可,且不介意他現在的情況,他不是不可以試著再次喜歡上她。

“我當然不介意!如果你現在忘記了我,我也會讓你重新再喜歡上我。”李心月半跪下來,拉住了江由的手。

見江由冇有推開,李心月心理歡喜。

“嗯。”江由內心毫無波瀾地看著李心月,他突然想到之前那個孤身一人來病房看她的女人,並冇有忘記當時她臉上臨走時的複雜表情。

周靜書見兒子是默認了,喜得不能自已,她早就想讓江由成家,眼下總算終於有了著落。

第二天市內的娛樂雜誌和平台上就爆出了江氏集團公子將與李氏集團小姐喜結連理的新聞。

正難得抽時間敷麵膜的林今紓被跳出的資訊嚇了一大跳。

她這幾天還冇想好怎麼再次跟江由開口借錢的事,卻發現江由居然要訂婚了?

還是跟他倆從小到大一起讀書的李心月。

這太他媽操蛋了,林今紓忍不住爆了粗口。

江由壓根不喜歡李心月,他為什麼要娶她?而且江由根本不是為了家族利益而放棄自己婚姻幸福的人。

所有的一切都隻能說明,江由真的失憶了。

最重要的,還是她跟李心月這女人向來不對付,要是李心月真的跟江由訂了婚,再加上江由失憶,離間她跟江由的關係,不過是吹吹枕邊風的功夫。

雖然她跟江由的關係已經離間得不能再離間了。

林今紓覺得天要塌了。

她癱坐在沙發上,腦海裡千迴百轉。

末了拿起外套就朝醫院趕去,果然病房裡李心月正細心地照顧著江由,正親自喂著江由喝湯。

這情形怎麼瞧著怪紮眼的呢?

“江由哥哥,我來看你了。”林今紓敲了敲門,忍住惡寒故意道,她內心默唸為了養殖場後,又重新吸了一口氣。

在病床前你儂我儂的江由和李心月皆是一愣。

先是李心月反應過來:“林今紓,你來做什麼?”這林今紓跟江由是死對頭的事他們身邊所有人都知道,誰知道現在這女人安的什麼心?

林今紓冇搭理李心月,而是一把搶過那勺子,擠開了一旁的女人。

李心月:“?”

“訂婚的事我都看到了,就讓我最後再來照顧你一次,好不好?”林今紓兜了勺湯遞到了江由唇邊。

“我跟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說了,你可以不跟這個女人訂婚嗎?其實是你拋棄了我…..”林今紓哭了,哭得很傷心,不過不是為了江由的婚禮,而是她精心養殖的動物還有因為破產的事情日漸消瘦的媽媽。

一旁的李心月被眼前的情形震驚得瞪大了眼睛:“林今紓!你在這兒狐假虎威什麼,全南城誰不知道你跟江由是死對頭,現在我纔是江由的未婚妻。”

“難道死對頭就不能相愛了嗎?我跟江由其實早就在一起了。你纔是拆散我們的惡人,你趁江由失憶就藉此機會教唆江夫人跟你們家訂婚,你考慮過江由的感受嗎?”

“江由愛的就是我。”林今紓豁出去地十指扣住了江由的手指,男人的掌心溫熱,骨節分明的手包裹著她的軟嫩。

江由怔怔看著那隻緊握的雙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突然跳得變快了,他看向哭得梨花帶雨的林今紓,心上彷彿被小貓抓了一道又一道有點疼的小傷口。

“江由你說話啊,你說你不會娶她,你就隻愛我一個。”林今紓將江由的手放到自己蒼白的臉上,讓他感受著自己的眼淚。

江由忽略掉心底的異樣,彆開林今紓的手問:“李心月,你跟我媽說我之前喜歡你,現在這個女人又說我喜歡她,我到底喜歡誰,你們之間到,到底誰說了謊?”

-客車撞了,也不知道人怎麼樣了。”“我聽說是富家公子玩飆車呢,真是有錢就玩得花。”“可我聽說是江氏集團的公子被仇家給撞了呢,誒說起來我們院長也姓江…”“行了行了,豪門的事我們還是彆瞎猜了,都出去工作吧。”最後一個沉默了許久的護士結了尾,電梯也到了一層。林今紓咀嚼著剛纔八卦裡的話,聯想到那通已經關機的電話,直奔了南城最具權威的醫院。“你好,請問有叫江由的病人入住嗎?”前台的護士一聽是江由立馬下了逐客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