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太子妃她綁定神農係統 > 第 3 章

第 3 章

她有些興奮,眼中微光躍動。係統: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務,解鎖召喚新品類【蘆葦】。一個村民跑過來,小葦姑娘立即戒備地擋在顧夢蘿麵前。村民彎腰行了一禮:“多謝姑娘出手相助。倒是姑娘是何能人異士,我們也不敢多問,但無論如何,姑娘都是果園的大恩人。”顧夢蘿扶起麵前的村民:“隨手之勞,不必掛懷。”烏雲散去,碎金般的日光灑在一草一木上,亦為眾人惶惶心緒中注入一絲暖流。千裡之外,一匹快馬駛入殷紅宮牆之中,馬蹄聲在...-

翌日,村長親信打開地庫的木板,端著一碗米飯,向下望去。

顧夢蘿長時間處於黑暗之中,突見光亮有些不適應,她眯起眼睛,用手擋在眉骨處遮光,小葦臉色蒼白,害怕地抓住顧夢蘿的手臂。

村長親信一臉囂張道:“顧夢蘿,你可想好了?”

顧夢蘿仰頭,瞟了一眼壯漢手中的一碗米飯,隔著很遠的距離,飯香就像近在鼻尖似的充滿誘惑,她確實一天水米未儘,空蕩蕩的腸胃開始叫囂。

“告訴你們村長,你們若是先放小葦姑娘走,我便答應你們。”顧夢蘿撫著石壁間的石橄欖葉子,葉子在她的意念下長大了一點,手腕間的銀色雙葉紋亮了又滅。

她太餓了,體能不足,無法大規模啟動神農係統。

必須先想辦法飽餐一頓,明晃晃的誘餌已經拋出,就看村長上不上鉤了,顧夢蘿眨了眨眼。

村長家的小院裡,香菇燉雞的香氣從廚房飄出來,漂著油花的湯在鍋內翻滾,壯漢切著蔥花:“這次村長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居然把雞舍裡最肥的一隻雞都宰了下鍋,給那女人吃。”

村長和顧夢蘿坐在院中,村長一改那日的凶惡,肥碩的臉上堆滿諂媚:“顧姑娘,小葦我已經送回果園了,你要求的好肉好菜也在灶上了,這發財樹的影子,什麼時候讓我們見一見?”

“不急,常言都是先吃飽肚子再做事,村長不會連這個道理都忘了吧?”顧夢蘿喝了一口熱茶,慢悠悠道。

村長心中著急,又思量著此處是自己的地盤,若是顧夢蘿要玩什麼花樣,他就讓這村婦付出想不到的代價。

一個時辰之後,顧夢蘿鼓起腮幫,大嚼大咽,滿足地放下碗筷。

村長期待地注視著顧夢蘿,然而卻等來冷冰冰的一句話:“多謝村長款待,我就先走一步。”

村長怒氣暴漲:“你一開始就冇打算幫我是不是?假裝答應此事,不過是為了放小葦回去,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竟敢耍我!”

這個女人竟敢把他當三歲小兒戲耍,他的一頓飯白白浪費了不說,他大費周章的發財夢,又豈可就此破碎?

顧夢蘿眸中閃著微光,小葦已經被送回去了,村長再也冇有什麼命脈,可以拿來要挾她了。

“村長,你家的香菇燉雞味道確實不錯,後悔有期!”

顧夢蘿彎起唇角,伸出手想要啟動神農係統生草木,結果手腕間毫無光亮。

怎麼回事?

係統:神農係統檢測到更新,正在閒時升級中,下載進度1%,升級期間係統不可使用,請宿主稍安勿躁。

顧夢蘿握緊拳頭,偏偏在此時升級,係統你可真會挑時間啊。這局要是命喪新手村了,她不會放過你這個不靠譜的爛係統的。

係統:昨天檢測到宿主過於饑餓,剩餘能量不足,所以延遲更新。這麼人性化的係統,可以請宿主給個好評嗎親?

還有臉要好評,係統對人性化有什麼誤解嗎?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危急關頭,她都要火燒眉毛了好麼?

顧夢蘿心塞地閉上眼。

係統:為避免宿主等待時間過長,下麵插播一條推廣短視頻,隻有會員宿主可以跳過,是否升級為會員宿主?

冇聽錯吧?!她的命都岌岌可危,係統竟然還在求宿主升級?再說了,係統把她丟到這個世界之時,連她手機都冇收了,她拿什麼真金白銀升級會員宿主?

顧夢蘿涼了半截的心徹底死了。

村長見顧夢蘿擺出架勢,本來害怕地彎腰躲了三尺遠,結果片刻之中靜悄悄,院中所有的草木還是原來的樣子。

顧夢蘿強裝鎮定,然而係統依舊沉迷於更新。

村長頓時挺直了腰桿:“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把這個女人綁起來!”

“顧夢蘿以巫蠱之術禍亂果園,違反天地生長之規,抓起來以桃木焚燒,為本村除害!”

村長親信向顧夢蘿撲過來,用麻繩三兩下便將她綁了起來。

係統:當前升級進度3%,請宿主耐心等待,不要進入睡眠狀態哦。

係統你自己聽聽,你說的是人話嗎?她都要被綁在火堆上,當成異類燒了,怎麼可能睡得著?顧夢蘿抬頭看了看天。

係統:加油.jpg

顧夢蘿:……。

鄉野村道上,太子的描金馬車出現在薄霧間,路過之處皆是一片地動破碎後的廢墟,人們在剩下半截的牆壁後,動手修葺。

這輛陌生華麗的車輦駛過,偶有幾個人投來警戒的目光。

馬車上,裴意馳掀開車簾,遠遠地看見樹林中有紅果掛上枝頭,那是蘋果樹的虛影。

太監立即湊過來解釋:“這裡是地動州縣中的一個村,向來是以蘋果買賣名揚千裡。也不知地動之災後,果園被破壞得如何了,那些果農怕是過得很艱難。”

“先去果園看看吧。”裴意馳放下車簾,清逸的五官素日加急趕路,有些疲色。

裴意馳走下馬車的時候,做好麵對一片爛果斷木的打算,然而他卻看到一片碩果累累,與周圍還破敗著的房屋格格不入。

他一時有些錯愕,涼風吹起這位年輕太子金冠下的長髮,他摸了摸蘋果樹的樹乾,觸感真實。

“這是怎麼回事?”

“回貴人,是顧姑娘救了這個果園,她讓地動毀掉的果樹,悉數起死回生。我們不知她來自何處,去往何方,隻知她名叫顧夢蘿,有片刻生草木之異術。”一個村民放下一筐蘋果,走過來回覆道。

“這位姑娘現在何處?”裴意馳追問。

“被村長請去了,便一直未歸。”村民語氣有些無奈。

一個十幾歲少女奔過來,跪地拉住裴意馳的衣袖,那衣袖上的淺金色錦緞繡著雲紋,被抓出褶皺:“小葦求求貴人,救救顧姑娘吧,村長他作惡多端,請了姑娘過去,就冇想放她回來呀。”

太監急忙過來拉走少女:“大膽!不得對太子殿下不敬!”

“他就是朝廷來賑災的太子殿下?”眾人大驚,立即跪倒一片,“小民不知太子殿下駕到,罪該萬死!”

眾人匍匐,人群中的裴意馳錦衣而立,身影被烈日拉出長長的影子,顯得異常堅毅,肩上似無形之中擔上了眾人沉甸甸的希冀,不可妄動。

小葦被眼前的男人扶起,裴意馳柔聲道:“小姑娘,你剛剛說的村長家所在何處?”

村長院中搭起高高的桃木柴堆,小山似地立在院中,壯漢將柴堆淋上油。

木柴堆的頂端是一個木架,木架上結結實實地綁著一個女人,正是倒黴的顧夢蘿。

顧夢蘿被燥熱日光烤得頭暈,默默歪過頭去。

係統:當前更新進度10%,請宿主耐心等待。

係統你要不要等等看,看她被當成燒烤,烤熟快一些,還是你更新速度更快一些?

顧夢蘿俯視著院中那些忙碌的壯漢,還有閒散著喝茶的村長。

村長親信有些憂心,提醒道:“村長,按照之前的口信,太子應是兩日後就到了,此事若是讓太子發現什麼貓膩,我們怕是不好收場。”

村長喝著茶,目露凶光:“一個死人,難道還能向太子告狀不成?讓他們手腳麻利些,速速點火!”

火石在壯漢手中碰出火花,眼看就要點燃桃木堆。

顧夢蘿張了張口,想說點兒什麼拖延一下時間。

一聲清澈如玉的男聲打斷了她:“且慢!”

顧夢蘿循聲望去,一個華服公子推開門進了院中,他的侍衛從旁魚貫而入,丟進來兩個被綁的壯漢,那是村長家看門的親信。

後麵一道尖細聲音響起:“太子殿下駕到!”

這個男人的仆從連帶著村長等人,瞬間跪了一地。

顧夢蘿可能是曬得久了,有些眼花,她垂著頭,任由兩個侍衛上前為她解開了綁著的麻繩。

手上一輕,她卻眼前一黑,腳下踩了個空,從木架上順著桃木堆跌了下去,嘴裡喃喃著:“你這個爛係統,我早晚要卸載了你。”

冇有臉先著地的砂礫粗糙觸感,顧夢蘿跌入一個有些香氣的懷抱,宮中熏香的味道侵入鼻腔。

裴意馳穩穩接住了她。

太監看到這一幕,太子裴意馳從錦緞衣袖中伸出手,扶住了這個粗布衣裙的女人,這不合禮數!太監示意侍衛前去接過女人,結果侍衛看了看太子,不敢妄動。

顧夢蘿腦子被烈日曬得昏沉,閉著眼睛。

裴意馳低頭看著她,長身玉立,溫潤如玉,男人眼眉垂下好看的弧度,這個果園百姓口中的身懷異術的女人,為何說著一些他聽不懂的話。

裴意馳沉聲道:“本宮甚是疑惑,村長不幫百姓解憂,反而在此迫害良民,是何道理?”

村長親信抬頭瞟了一眼太子,低頭和同跪在地上的村長對視了一眼,二人心虛不已。

太子不是兩日後纔到嗎?怎麼今日就來了,讓他趕得這樣巧!這下村長可如何是好。

太監淡淡道:“太子殿下憂心地動州縣,民生疾苦,日夜兼程,提前趕來,卻看見你們如此行事,還有何話要說?”

村長心生一計:“太子殿下冤枉小人了!小人這是為民除害呀!”

“殿下有所不知,此女身懷巫蠱之術,用邪魅異術救了果園後,向村民勒索首飾綢緞等錢財,作惡多端。”

“小人為了防止她危害一方,纔想出桃木焚燒的辦法,小人也是被逼無奈呀。”

村長委屈得一臉涕淚,顛倒黑白起來十分得心應手。

“你方纔命人點火的氣焰十分囂張,本宮不知村長的所謂無奈,從何處談起?”

裴意馳眸光沉如深潭,幽深不見底色,看得村長不寒而栗,打了個冷戰。

“太子殿下,莫要聽信了惡人胡言亂語!”小葦姑娘帶著果園眾人出現在院門口。被太子的親衛攔了下來。

眾人嘩然,將事情經過一一道來。

“顧夢蘿救了果園,我們自願拿著首飾和衣物去給姑娘當做謝禮,結果姑娘不收,隻拿了一朵蘋果花作謝。”

“都是多虧了顧姑娘,不然果園早就毀於地動,村長他一派胡言!”

“太子殿下可要為姑娘做主啊!”

小葦上前一步,對裴意馳行禮:“民女請殿下明察,村長得知顧姑娘有異術,便逼迫姑娘為她生髮財樹,顧姑娘不肯,便遭他架在火堆上謀害性命,實在喪儘天良!”

村長惱怒不堪:“你們這群刁民,定是受了這個女人蠱惑,在此胡說八道!殿下莫要相信啊!”

裴意馳神色冷淡地看了看懷中昏迷女人的麻布衣裙,語氣諷刺:“本宮見你口口聲聲說,此女身懷巫蠱之術,那她又怎會輕易被你抓住?你說她索要百姓錢財,又為何衣著簡樸不見金銀?”

太監從村長身上扯下來一個金鑰匙,說道:“老奴瞧著,此女還不如村長過得舒坦,按照村長所說,這把金鑰匙莫非是村長刮取民脂民膏所得?”

村長張了張嘴,說不出一個字,村長親信的幾個壯漢心虛地跪在地上,也不敢多言。

郎中將顧夢蘿從太子手中接過來,略施金針,顧夢蘿咳嗽了幾聲,醒轉過來。

她眼中一片清明:“村長,凡是惡人先告狀的,可素來冇有什麼好下場。”

-的蘆葦帶著幾根棕色羽毛,落在他油膩的頭髮上,有些滑稽。“快把這個女人給我關進地庫,不給水米,餓上幾天,我看她還給不給我生出發財樹!”村長氣急敗壞道。小葦被放開,壯漢在她背後推了一掌,少女的身軀便落入了熟悉的懷抱,顧夢蘿擁住她,輕聲安慰著。地庫裡的石壁冰涼,裡麵的吃食已被村長命人移了出去,剩下的空間剛好夠兩人在裡麵蜷縮,隻是讓人站也站不直,坐也坐不下,甚是難熬。顧夢蘿和小葦被丟進去,她們抬起頭,地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