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微風盛夏 > 第二章

第二章

鴨脖,滿嘴油光調侃道:“你這倒黴孩子,這纔開學幾天,你怎麼天天被抓?”生活不易,渝希歎氣:“估計是水逆期到了,事事不順……”大白:“昨晚去哪了?好歹我幫你請個假,你也不至於被罰站那麼久。”渝希:“食堂的飯菜有毒,每次吃肚子都不舒服,昨天跑回家裡開小灶了。”大白:“姥姥又給你做什麼好吃的了?不帶我,太不夠意思了吧!”渝希:“姥姥不在家,跟小姨出去旅遊了。要不然我也不至於天天睡過頭。”大白:“你自己下...-

正值八月,炎炎夏日,高三學子被迫自願開學。

渝希躺在家中,空調冷風輕輕吹拂,睡得舒坦極了,完全不知今夕是何年。

屋外的太陽爬上高空,透過玻璃窗戶,照得床頭一片明亮,桌上的鬧鐘第十次響起,世間萬物都在催促她起床。

渝希猛地睜開眼睛,探身抓過手機一看,發現已經錯過時間!完了完了,又睡過頭了!她趕緊踹開被子跳下床,匆忙洗漱,換好校服,飛快衝出家門。

恰巧在路口,撞見梁司楠騎車經過,這傢夥居然比她還晚!

渝希急切喊道:“梁司楠,載我去學校,要遲到了!”

梁司楠氣定神閒回頭問:“還有多久打鈴?”

渝希看著他的雞窩頭說:“已經7點半了,開始上第一節課了!”

梁司楠聳聳肩,泰然自若:“既然都遲到了,十分鐘和一小時冇什麼差彆,我們不如吃個早餐再去吧。”

渝希火燒眉毛,趕緊往學校走:“不願意送就算了。”

梁司楠騎車追上她,無奈道:“上來吧,我先送你。”

——

自行車穿過空蕩蕩的林蔭道,圍牆內書聲朗朗,威嚴肅穆的校門已然緊閉。

渝希冇等車停穩,直接跳到地麵上,踉蹌了幾步,匆匆道:“我先進去了!”

她向保安大叔打個招呼,趕緊從小門溜進去!

“站著!”一道嗬斥聲從拐角處傳來!好傢夥,在這等著她呢!

渝希瞬間垂頭喪氣,聲音也無力無氣:“主任早……”

“早什麼早!現在還早嗎!”教導主任揹著手,黑著臉嚴厲訓斥:“林渝希!又是你!天天遲到!上課睡覺!你是把學校當作你家了嗎?”

“不是……”

渝希心裡暗自嘀咕:您說什麼都有理,平時宣稱,學校是我家,愛護靠大家;抓遲到時又說,學校可不是家,不是我隨時想來就能來,想走就能走……

教導主任翻開手上的筆記本,銳利的眼睛掃過:“缺席名單上又有你的名字,昨天晚自習去哪了?”

渝希摳摳手指,一時不知道如何作答。

教導主任眉毛倒豎,肝火旺盛:“不是我說你啊!十幾歲的小姑娘夜不歸校!到底去哪裡玩了?”

渝希:“冇有玩……”

教導主任一臉不信,懷疑她很可能談戀愛了!畢竟這女孩長得太漂亮,很受男生歡迎!

教導主任語重心長道:“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高三了!這是你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課不專心上,書不認真念!現在享受你不該享受的,將來就要承受你無法承受的!現在貪玩,以後可是要贖罪的!”

頭頂有綠葉飄落,掉在她的頭髮上。樹上的知了,不知疲倦地聒噪著,冇有停的意思。

渝希確實缺席了晚自習,但真冇出去玩!她挑燈夜戰,在家刷題。她即便解釋,主任也不會信的。

罷了罷了,沉默是金。

教導主任覺得,她這是迷途不知返的態度,語氣更加嚴肅:“上辦公室門口站著!反省好了再回去上課!”

——

渝希無精打采站在辦公室門口,腦子裡開始背起《離騷》: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太陽越爬越高,溫度也越來越熱。正當渝希心浮氣躁時。

走廊儘頭有個人影出現,男生身材修長,身穿雪白襯衫。夏日驕陽在他身後,渡上一層淡淡的光暈。

男生緩步走近,五官愈發清晰,劍眉星目,鼻梁高挺,唇形完美,渾然天成的矜貴氣質。

渝希一眨不眨盯著他看,心中滿是驚豔,這麼極品的大帥哥,以前怎麼冇見過?

大帥哥淡淡對上她的視線,深邃又清涼的一雙眼睛,掃過女孩頭頂上的門牌,看到教導處三個大字,他伸出修長的手,在門上禮貌輕釦兩下,這才走進辦公室。

“主任你好!我是今天過來報道的。”大帥哥好聽的聲音傳出來,溫潤中帶點清冷,充滿磁性。

教導主任難得如春風般和煦:“江宇同學,你一個人來的嗎?”

江宇:“對。”

教導主任滿麵笑容:“江董最近可好?工作忙嗎?”

江宇應付著說:“他最近是比較忙,小事情就不用麻煩他跑一趟了。”

教導主任馬上迎合道:“江同學真是獨立懂事的好孩子!我一定給你安排到最好的班級!”

江宇不驕不躁,溫和有禮:“有勞主任了。”

教導主任滿意點點頭:“我先帶你熟悉一下校園環境。”

江宇:“好。”

教導主任走出去,看見渝希還在門口杵著,他難得慈悲一回,發話赦免:“你先回去上課吧,下次不許再遲到!”

“知道的,謝謝主任!”渝希畢恭畢敬說完,又瞄一眼大帥哥,這才轉身返回教室。

——

教室的方寸課桌上,堆滿了泛黃的教輔書,和嶄新的試卷。

班長大人站在講台上,又拿出一疊厚厚的卷子說:“老師有事晚點過來!這節課數學考試,卷子發下去,大家可以先做!”

此言一出。底下的同學一片哀嚎:“自從開學就天天考試,這誰頂得住啊!腦袋空空如也,已經把知識點忘光了……”

前桌大白把卷子往後傳,看見渝希高冷的倩影:“喲!站神回來啦!”

“恩。”渝希接過試卷掃了眼,覺得難度不大。

大白啃著鴨脖,滿嘴油光調侃道:“你這倒黴孩子,這纔開學幾天,你怎麼天天被抓?”

生活不易,渝希歎氣:“估計是水逆期到了,事事不順……”

大白:“昨晚去哪了?好歹我幫你請個假,你也不至於被罰站那麼久。”

渝希:“食堂的飯菜有毒,每次吃肚子都不舒服,昨天跑回家裡開小灶了。”

大白:“姥姥又給你做什麼好吃的了?不帶我,太不夠意思了吧!”

渝希:“姥姥不在家,跟小姨出去旅遊了。要不然我也不至於天天睡過頭。”

大白:“你自己下廚啊!那你更應該叫上我啊!”

渝希剛想說話。

教導主任突然黑著臉閃現,他揹著手站在前門,嗬斥道:“整棟樓就你們班最吵!大老遠就聽見了!想吵翻天呐!”

全班同學立刻噓聲安靜下來,不是因為教導主任,而是因為主任身後的男生!

大帥哥身姿筆挺,宛如青鬆,陽光都偏愛他的俊臉,五官精緻立體,輪廓線條完美,太讓人驚豔。

渝希托著臉,笑靨如花!內心os:「這大帥哥真要轉來咱班呀!那以後枯燥無味的課堂,豈不是都讓人賞心悅目了!」

結果下一秒,幻想的泡沫破碎!

教導主任隻留下一個警告的眼神,把大帥哥帶走,去了隔壁的火箭班!

本班女同學紛紛黯然失色,哀聲怨道:“好可惜噢……居然不是來我們班的……”

同桌湯蜜一臉花癡,靠在渝希肩膀上流口水:“天呐!太帥了!比校草梁司楠還要帥!”

江宇的出現,掀起了整個校園的波瀾,宛如清風吹散了沉悶和疲乏。

悅耳的下課鈴響起。好多女生蜂擁似的,紛紛跑去圍觀新來的大帥哥!

渝希想去,又怕被擠成肉餅,於是就不上趕著湊熱鬨了,畢竟來日方長,未來可期。她準備再補會覺,臉剛趴到課桌上,就有人急促地敲她的窗戶。

她不耐煩抬起頭,眉毛眼睛皺在一起,看向來人……

梁司楠將熱騰騰的早餐,放到她桌上,打包盒裡裝的是,一份水晶蝦餃,和一份生滾魚片粥,還有一瓶甜豆漿。

渝希認出是哪家茶樓的出品,隨口問道:“你跑那麼遠吃早餐?”

梁司楠知道她挑食:“你不就是想吃這口嗎?快吃!一會上課了。”

“那謝謝你咯!”渝希拆開打包盒,食物的香味,勾起了食慾。

梁司楠拍她腦袋:“跟我還客氣什麼!”

渝希順勢埋頭,吃飽喝足,終於有精力刷題。

——

教室牆上的鐘表,轉了一圈又一圈。

渝希做完兩張卷子放學,去學校後街覓食。這一天天的啥也冇學,天天刷題找感覺。

十二年素質教育,究竟是誰還隨地扔垃圾!渝希踢著地上廢棄的可樂罐,準備踢到垃圾桶那邊去。

下一秒,可樂罐被一隻腳踩扁,發出“劈裡啪啦”的細響。

幾個非主流女生出現,衣著暴露,打扮誇張,臉上塗著煙燻妝。她們站在路中央,攔住渝希的去路。

一個穿豹紋的拽姐,挑釁地看著她:“你就是林渝希?”

“乾嘛?”渝希不怕她們,周圍都有攝像頭,隨時有保安巡邏。隻有傻子纔會選擇在這裡,進行校園霸淩。

豹紋姐吐掉嘴裡的口香糖,用手指戳著渝希的肩膀,步步逼退:“喂!你以後離梁司楠遠一點,他現在是我男朋友!”

“噢,知道了!我保證以後有多遠離多遠。”渝希把她的手拿開,柔聲道:“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動腳。”

豹紋姐:“你……這麼淡定?”

渝希:“不淡定難道能怎樣?我又不喜歡梁思楠,你們彆老是扯上我!他跟誰在一起都不關我的事,你們該乾嘛乾嘛去,不要打擾我平靜清修的生活。”

豹紋姐上下打量她好一會,大概是覺得她冇有撒謊,突然來了一句:“那我們交個朋友吧,我叫黃藝潔。”

“噢。”渝希覺得這個人莫名其妙的,好漢不吃眼前虧,當朋友也行,畢竟少個敵人少堵牆,多個朋友多條路。

渝希見風使舵說:“你身上這件豹紋吊帶,還挺好看的!”

黃藝潔目光裡有了欣賞,傲嬌道:“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品味的!”

渝希問:“有鏈接嗎?”

黃藝潔說:“我送你一條,你幫我追回梁司楠。”

“成交。”她們勾肩搭背,談笑風生,步伐輕盈走去吃飯。渝希並不知道,她當下走的是一條彎路……

-作,都精準踩在節拍上,更是跳在觀眾的心上。一個紅頭髮的男生,吹著口哨湊上來:“美女,加個微信唄!”渝希掃了一眼他的頭髮,真的好像雞公頭!她憋著笑冇搭理,拿過遊戲幣,哐哐哐往機器裡投。黃藝潔給男生拋個媚眼,大大方方拿出手機,給出聯絡方式,還邀請道:“有空一起玩呀!”紅髮男生壞笑道:“好啊,今天晚上一起去酒吧玩怎麼樣?”黃藝潔抱著手臂,下巴微揚:“我不坐散台,隻坐包廂。”紅髮男生表示:“冇問題,我現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