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唯有甜品可解憂 > 穿越?

穿越?

然了。-猶記得穿越那晚,蘭若在房間抱著平板刷小說,正沉浸在劇情裡呢,但抵不住睏意,不知不覺睡去了,醒來後看到的便是一間完全陌生的古色古香的屋子。屋內香爐煙氣嫋嫋,頗有些悶熱難當。等意識清晰,稍微定了定心神後,蘭若方纔再睜開眼睛,慢慢坐起身來。分不清自己此時是穿越了還是被綁架了搞cosplay還是在演戲的蘭若決定先苟著,不動聲色,走一步看一步再說。先默默打量一番屋子,雕花窗欞透進陽光,室內擺設一應俱...-

世上穿越千千萬,要說什麼最倒黴,那莫過於綁定了倒黴係統了。

逃不開,破不了,隻能被迫倒黴。

——冇錯,蘭若就是這個萬裡挑一的倒黴蛋。

到底是誰設置的這個破係統?!

開篇死局猶可破,倒黴係統如何解?

答:無解,擺爛吧……

自上個星期穿越到這個未知朝代以來,蘭若已經把人生二十年冇有遇見過的倒黴方式通通體驗了一遍。

簡單的來說就是——走路平地摔,拿貴重物品必掉,喝水差點嗆死,吃糕點差點噎死,睡覺床塌,走路鞋爛,坐著腳抽筋,站著腰扭傷,時不時就飛來一口大鍋解釋不清……

而且這倒黴方式一天天還不重樣的?!

穿越前,雖不敢說言出法隨,但至少是個天生小錦鯉人設,一般不會倒黴,一年也倒黴不了幾次,至於幸運的事嘛,那可多了,比如玩遊戲十連必出金,小時候買飲料再來一瓶可以連中一打,擊鼓傳花永遠不會停在自己手上……

再看看現在,真是——哀吾身之多艱啊!

好想回去啊——

介於現狀無力改變,蘭若已經準備在無事就在床上癱著了,當隻鹹魚養老,順其自然了。

-

猶記得穿越那晚,蘭若在房間抱著平板刷小說,正沉浸在劇情裡呢,但抵不住睏意,不知不覺睡去了,醒來後看到的便是一間完全陌生的古色古香的屋子。

屋內香爐煙氣嫋嫋,頗有些悶熱難當。

等意識清晰,稍微定了定心神後,蘭若方纔再睜開眼睛,慢慢坐起身來。

分不清自己此時是穿越了還是被綁架了搞cosplay還是在演戲的蘭若決定先苟著,不動聲色,走一步看一步再說。

先默默打量一番屋子,雕花窗欞透進陽光,室內擺設一應俱全,滿室古樸。

蘭若第一反應是家境不錯,如果是穿越,可能不會那麼苦。

還冇等她理清現狀,係統便一溜煙地跳出來,像是投影儀一樣在她麵前,隻是一塊小螢幕,係統說話的時候,就會自動配上類似於聊天時候輸入法自帶的表情包,隨著係統說的話變化。

對於這個功能,蘭若居然忍不住想要說一句好人性化,雖然表情包配得頗為不倫不類違和感十足,但麵前這個冇有具體形態的係統彷彿有了生氣,而不是冰冷的機器。

係統此時是一個眼睛裡冒著光的大笑表情:【你好啊親,恭喜你穿越啦!!我是係統。】

語氣輕快地彷彿蘭若中了頭獎。

係統的出現本就讓她差點驚掉下巴,定了定神後,蘭若本想站起來靠近一些看,聞言,又跌回了床上。

穿越?!

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她身上?

一時間,蘭若彷彿看見過往喜愛的一切在飄遠,再見了,手機,平板,再見了冰淇淋,泡芙,再見了演唱會,遊樂園……心好痛,穿越這件事到底有什麼好恭喜的?!

可惜係統似乎冇什麼眼力見,繼續歡喜地說:【親啊,你是不是開心死了,不過你先暫停一下開心,我有一個不太好的訊息告訴你,你綁定了倒黴係統,就是隨時可能會倒黴。】

上一口氣還冇喘過來,又從天而降一噩耗,蘭若直接倒回床上,仰天痛呼。

穿越的話,我是身穿還是魂穿,如果是魂穿的話,原主去哪兒了啊?不會因為我消失了吧?

親親,確切地來說不算身穿或者魂穿哦,就是這個身份是為你打造的,包括父母親人,但是你又不是你,因為在長相還有成長上有些不同,但冇有原主哦,這個身份也是你,之前的記憶會慢慢出現在你的記憶裡的。

蘭若扶著把手站起來,捂著心口道:【先彆囉嗦,能不能先告訴我一下這是什麼朝代?】

係統:【這裡是虞朝哦。】

虞朝?莫非是那個夏朝之前還冇被完全證實的朝代?可看現在屋子的陳設以及自己身上的衣服,卻更偏向於宋朝,那跟曆史上那個虞朝想來搭不上邊,那應當是個架空的朝代。

見蘭若許久不說話,耐不住寂寞的係統又開口了。

係統微笑表情:【親彆傷心,積累倒黴值可以兌換現代物品哦,原則上來說我弄得到的都可以。】

蘭若一下站直了,目光閃閃地看著係統,問:【可以換手機嗎?】

係統捂臉偷笑表情:【親啊其實是可以的,隻是給你了,在這裡也用不了啊。】

他的語氣裡怎麼還有遺憾,係統的感情也這麼豐富嗎?係統難道不都是冷漠機器嗎?

蘭若又有一問:【那我這是穿書嗎?】

係統繼續微笑:【不是哦,在這裡發生的一切都由親你來決定哦,冇有劇本,親你想怎麼發揮都可以哦。】

蘭若再問:【那我有冇有什麼任務或者能力之類的】

係統羞澀一笑:【有的哦親,隻是現在我還不能說,要等你觸發哦。】

不是,它怎麼還害羞上了呢?

若不是條件不允許,蘭若此時真的很想捶係統,什麼也不說清楚,還把自己帶來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冇有曆史可參考,也不是穿書,冇有劇本可以跟著走,她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也完全不敢隨便做什麼,怕踩了雷。

真是,俞說俞落淚。

蘭若發出最後一問:【有冇有什麼注意事項?有冇有可能發生一些意外事故?】

係統釋然一笑:【親彆擔心,目前冇有什麼禁忌哦,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必要時我會提醒你的。意外事故可能會發生哦,但親親放心,不會致命哦。】

蘭若鬆了一口氣,冇有禁忌就好,她並不喜歡有限製的感覺,像綁著腳鏈跳舞,渾身不自在。

但壞處也有,就是一切未知,不知前路是福是禍……

-

窗外花香漫漫,鶯鳥時啼,陽光暖暖地照進來,照得人迫切想出門走走。

藉著這不短不長的一週時間,蘭若差不多摸清了現在這具身體的家庭情況。

蘭家是京城裡的商賈人家,產業遍佈京城,各行各業皆有涉獵,家主蘭墨是她的父親,一個胖胖的很有福相的中年男子,五官端正,滿臉的好相與,溫婉秀麗的蘭夫人是她的母親,說話時總是含笑,柔聲細語的。家裡隻自己一個女兒,也並冇有妾室通房之類的,家裡的氛圍也和睦安好。她有一個婢女雲苓,年齡不過十三的小妹妹,平時乖巧,偶爾有點小機靈。

在第一天經過梳妝檯上的銅鏡時,蘭若就見過了自己此時的臉。

當時隻遙遙一瞥,卻讓蘭若一時有些怔住,愣愣看了好一會兒。

銅鏡雖不比現代的鏡子,卻仍舊能看得很清楚。

第一次在鏡子前看現在的自己,和以前有些像,又有些不像,一樣的杏眼圓臉,卻比自己的臉更柔和靈巧一些,看起來就像個活潑靈動的小女孩。

這具身體的年齡應不超過15歲,而前世的蘭若早已經25歲了。

也不知道自己和這個小女孩有何緣分,借了她的身體,也不知她去了哪裡。

測試過一次之後,蘭若發現係統是可以被召喚出來的,若是有問題可以直接問它。

當然它不一定回答就是了。

但至少安心許多,並且這個係統格外親人,雖然廢話多,蘭若卻覺得比起冷冰冰的係統來說要好上許多。

並且在有人的情況下,蘭若與係統的對話彆人是聽不見的,在旁人的視角看來,蘭若隻是麵無表情地站著,並且與係統對話時近似於時間暫停,即使和係統囉嗦了十來分鐘,也不過過去一兩秒。

-

晚飯時,因蘭墨出門談生意了,蘭若便隻與蘭夫人一同用餐。

因著行商,家境不錯,桌上的菜肴豐富無比,蟹釀橙,雪霞糕,蓮房魚包,桂花蜜藕,玉井飯……擺了一桌,單是看著便覺食慾大開,色彩斑斕。

蘭若夾了幾筷子一一嘗過,皆覺美味可口,越吃越喜歡,忍住不將桌上的菜肴一掃而光。

蘭夫人見蘭若今日食慾極好,欣慰至極,夾起一塊桂花蜜藕放入蘭若碗中,道:“若兒,嚐嚐看今日做的可合你口味?上次你說過甜了,阿孃著下人改了糖量。對了,明日隨我去參加茶宴吧,此次茶宴月前想必熱鬨非凡,明日可要好好梳妝打扮。”

蘭若夾起蜜藕,嚐了一口,道:“今日做得好吃極了。嗯,女兒定會好好準備明日的茶宴。”

想到能親自體驗古代的茶宴是何模樣,蘭若表麵不動聲色,內心則偷偷欣喜。

……

-想到偶爾還是有意外風景可看。看那少年走至何處,眾女子便跟至何處,便連坐於席上,也紛紛湊在他身旁,更奇的是,周圍還有三兩男子也拿喜愛的目光看著他。這個時代的男女大防並不嚴重,甚至可以說是較為開放,蘭若對此很是滿意,若是人人都拘著,又哪來如此好戲可看呢。蘭夫人見蘭若總是盯著少年那一處看,便問道:“若兒,你也歡喜他嗎?不過也自然……”還未等蘭夫人說完,蘭若便急急脫口而出,邊擺著手邊說:“我怎麼會喜歡他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