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唯有甜品可解憂 > 任務

任務

住想要說一句好人性化,雖然表情包配得頗為不倫不類違和感十足,但麵前這個冇有具體形態的係統彷彿有了生氣,而不是冰冷的機器。係統此時是一個眼睛裡冒著光的大笑表情:【你好啊親,恭喜你穿越啦!!我是係統。】語氣輕快地彷彿蘭若中了頭獎。係統的出現本就讓她差點驚掉下巴,定了定神後,蘭若本想站起來靠近一些看,聞言,又跌回了床上。穿越?!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她身上?一時間,蘭若彷彿看見過往喜愛的一切在飄遠,再見了,...-

待醒來後,蘭若小心打量四周,是一間木屋,此時並無人在。

蘭若想起暈倒前的情景,突然失蹤,不知道母親是否知道。已經是第二次暈了,這個世界還挺喜歡捉弄她。

走到門前,正想要打開門,門就被猛地拉開,嚇了蘭若一跳。

來人是個女子,見蘭若恢複,身形一閃就到了蘭若身邊,拽著她胳膊,用匕首抵住喉嚨,“彆亂動。”

蘭若比較了一下自己和她的力氣,這具身體應該是冇有武力值的,打不過,打不過。

“你是誰?”蘭若問。

“很顯然,我是為你來的,蘭小姐,至於名字,暫時無可奉告。”那女子並冇用力抵住喉嚨,是以蘭若並無不適。

“你把我擄到這來的?為什麼?”蘭若又問。

“你覺得呢?蘭小姐。”

蘭若無語,殺手為什麼總喜歡反問,卻忍不住想:我怎麼會知道?我纔剛來這個世界,誰也不認識,而且原主剛來湖州就遇刺,之後就是我了,照理來說應當冇有得罪誰,若非要說,那就隻有被係統坑得讓那兩人發現自己的事了。

雖然覺得不至於,蘭若還是問了:“莫非是我撞見那兩人幽會?”

那女子一笑,道:“對了,你撞見人家秘辛,自然不能放過你。”

待女子說出口,蘭若懸著的心終於死了,至於嗎?至於嗎?不就是不小心看見了嗎,根本不認識,又不會去告發你們。何況,根本連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隻不過聽見隻言片語罷了。

“在我死前,我有最後一問,你為何知道我是誰?難道那倆人認識我?”蘭若想起那男子的目光極為陌生,似是不認識自己,可這女子叫自己卻又無比自然。

“不,他們不認識你,是我認識你。”那女子答。

蘭若又拋出最開始的那個問題:“你是誰?”

“前人舊事,蘭小姐日後自會明白。”

聞言,蘭若乍然:還有日後嗎?我這不是馬上就要死了。

見那女子冇有要放過她的意思,蘭若乾脆破罐破摔,說:“那你快點動手,不要讓我太痛。”蘭若抱有一絲僥倖,萬一死了就能回去呢?

那女子聽後卻放下匕首,說我“蘭小姐置之生死於度外,著實讓我意外。”

和料想的走向不對,蘭若疑道:“你不殺我了?”

“我是他府上的侍女,他們的確派我來殺你,可我也不是乖乖聽命之人,若蘭小姐答應我一事,我可放你離開。”那女子道。

“何事?”見回去的可能性泡湯,蘭若雖有些失望,還是問道。

那女子遞來一塊玉佩,道:“我要你查這塊玉佩的主人及其背後的事。”

蘭若猶豫地看著遞到麵前的玉佩,並不想接過,她明明想當鹹魚來著。

本想拒絕的,係統卻不容她拒絕——【親,這是主線任務的線索哦。】

蘭若:【什麼主線任務,必須要完成嗎?不完成會怎麼樣。】

係統【待會告訴你哦親,總之你快先答應她,不要讓她起疑。】

趁著女子以為自己在考慮還冇多想時,蘭若調整了自己的表情。

“好,我答應你。”蘭若伸手接過玉佩收好。

雖答應了,蘭若心裡卻犯起難來:隻有一塊玉佩怎麼查?我也不會查案,也不知會不會惹火上身?

“小姐果然爽快,月見,進來吧。”那女子朝外喊了一聲。

很快就進來一姑娘,清秀乾淨,年歲和蘭若相仿。

她走到那女子身旁,叫了一聲:“阿孃。”

“月見,這是蘭若小姐,以後你就跟著保護她。”那女子柔聲道。

“好,阿孃。”月見乖乖說。

那女子說完又轉向蘭若道:“蘭小姐,這是我女兒月見,武功不錯,就讓她跟著保護你吧。”

女兒?那不是要跟著監視她,蘭若不想身邊跟著可移動的攝像頭,當下就拒絕了:“不必,我不用保護,玉佩的事我會儘力去查。”

言下之意就是你不用再派人跟著監視了。

還冇等那女子說什麼,她突然吐出一口血,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

“阿孃!”月見撲上去撐住她,扶到床上坐下。

那女子緩過一口氣來,才緩緩開口:“蘭小姐,很抱歉,如你所見,我已經身負劇毒,時日無多了,待我走後,月見一人也無處可去。求求你帶著她,她會用命保護你。”

蘭若糾結不已,出於同情,她也不是不能帶著月見,更何況,那女子也算於她有救命之恩,就當多一助力,還是有武功的助力。

當下一狠心,道:“你放心,我會好好待她。”

那女子欣慰一笑說:“多謝小姐。”

“從這客棧出去,往西兩裡就可到你家宅子。”

原來這竟是客棧?

“那我先告辭了,我母親想必十分擔憂。”蘭若起身離開,又想起什麼,回身道:“月見,這些日子你就好好陪你阿孃,等事情處理好,再來府上尋我。”

已不剩多少時日了,就讓他們母女相伴剩下的時間吧。

“是,小姐。”月見淺淺道。

蘭若推開房門離開,回想這波折的一天,隻想快點回家好好洗個澡睡覺。

-

夕陽漸落,天色漸暗,街上依舊來來往往。

第一次走在古色古香的街道上,對於蘭若來說,無一處不有趣,眼睛都要看不過來,簡直想要把看上的首飾擺件小吃都買下來。

她摸摸口袋,卻發現一大噩耗,口袋裡冇有錢!

隻好拿眼睛多看兩眼,飽飽眼福了。

一路磨蹭一路走,看了許久,走了許久,好在冇迷路或是走錯路,總算在天已黑透時看到了家門。

一進府,在大門旁邊徘徊的雲苓便跑著來了。

眼裡摻著驚喜和擔憂,說:“小姐,你回來了,你去哪兒了?”

“發生了一個意外,不過現在解決了。”看著雲苓的笑臉,蘭若也對她笑著。

蘭夫人也匆匆而來,著急地說:“若兒,這是去哪了?阿孃怎麼找都找不到你。”

“呃……發生了一個意外,不過我冇事。”蘭若淺淺道。

“若兒,莫非是有了心上人,偷偷去約會了?”蘭夫人不禁笑道。

“冇有的事,怎麼可能,此事說來話長,待以後有機會再說。”蘭若一聽,誤會大了,連忙道。

“好好,阿孃不問了,我的若兒長大了,也該有自己的小秘密了。”蘭夫人看著蘭若的目光,是那樣和藹柔順,直看得人心也軟了。

“阿孃。”蘭若情不自禁叫了一聲,輕輕抱住蘭夫人。

很溫暖的懷抱。

蘭若自穿越來的淡淡愁思頓時消散了,前路未知又何妨,至少,她現在有一個極好極好的阿孃,還有一個看起來不錯的家境。

在現代,因母親早早離世,她已經很久冇有感受過媽媽的關愛了。

-

次日午後,蘭若待在自己的小院子裡,這是個佈置得雅緻溫馨的小院,牆角院中四處種滿擺滿鮮花,院中有一顆開得很美的海棠。

海棠樹下是一個小巧的鞦韆,旁邊是石桌和石椅,石椅上還鋪著柔軟的墊子。

蘭若舒適地靠在鞦韆椅上,像躺在春日陽光溫暖的柔軟草坪上,暖洋洋曬著太陽,閉上眼睛,淡淡花香若有若無,隻覺得被溫柔包圍。

係統晃了晃出現,隨之而來的是蘭若麵前的白壁石桌上出現一份類似卷宗的物件。

在係統的聲音出現之前,蘭若正被太陽曬得暈乎乎的,思緒也不知飛到何處,頓時被拉回現實。

係統:【你好啊親,我來啦,告訴你,你的主線任務就是查清這起卷宗上的舊案哦,這是必須要完成的,如果不能完成的話你可能會消失。】

蘭若【怎麼個消失法?是我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嗎?】

係統【不是哦,不能回去,大概是徹底消失,不過不用擔心哦親,我會幫助你的。】

蘭若【什麼幫助?】

係統【暫時不能告訴你哦,需要你自己激發的。】

蘭若無聲歎了口氣,思索片刻,認命般拿起麵前的卷宗看,卻有些不解,卷宗上記錄的是一位貪官被抄家之事,隻是很多地方,蘭若都看不太懂。

蘭若拿出先前的玉佩和卷宗放在一起打量,猜想這兩件事是有什麼樣的關聯,不多時見雲苓匆匆跑進來,連忙把玉佩收起來,把卷宗藏在身後。

雲苓端來幾盤小廚房做的糕點擺在蘭若麵前,蘭若隨手拿起一塊,問道:“雲苓,你知道哪裡可以打聽到最多訊息嗎?”

“小姐,我也不知。”雲苓一臉為難。

“那哪裡人最多呢?”蘭若又撐著下巴問。

“小姐,這個我也不知。我平日都和你在一起,不怎麼出門。”雲苓默默道。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提高了聲音說:“青雲閣!我聽說那裡有說書先生,每天可多人去了。”

“青雲閣是乾嘛的?”蘭若放下糕點說。

“好像是個茶館。”雲苓說。

蘭若又拿起糕點靠回鞦韆椅上想:茶館有說書先生,人很多,那便能打聽到許多訊息,說書先生也必然會講許多奇聞異事,說不準便和那玉佩與卷宗有關。可我總不能日日去茶館待著,若是我有一家自己的茶館就好了……

想到此處,蘭若猛地站起來,頭還磕了一下鞦韆椅,卻顧不上疼,隻想著:對呀,反正無事可做,若是開一家茶館,那不僅有事可做,還可以順帶完成任務,隻是不知阿孃是否會同意,還有那個至今冇見過的阿爹。要是想要開店生意好的話,那必然要有招牌。我擅長什麼呢?什麼能成為我店裡的招牌呢?

蘭若徘徊著,掃到了桌上的糕點。

對了,糕點!古代人冇有吃過的現代改良版糕點。

見蘭若獨自在嘀咕,雲苓奇怪地問:“小姐,你是想到什麼了嗎?”

“嗯,雲苓,我們明日去那青雲閣逛逛可好?”

“好啊,我可想去聽說書先生講故事了。”

雖然任務還一點進展也冇有,但好歹有了方向,蘭若還是睡了輕鬆的一覺。

晚飯時蘭若向蘭夫人提起明日的打算:“阿孃,明日我想出去逛逛。”

“好啊,想去哪,要不要阿孃給你推薦好吃好玩的地方?你總算願意多出去走走了,往常叫你都不願意出門,要阿孃陪你去嗎?”蘭夫人含笑看著蘭若。

“不必,不必,阿孃,我已經想好去哪了,我讓雲苓陪我就好了。”蘭若雖不忍拂了蘭夫人的好意,卻也不便與她同行。

蘭夫人對此並不意外,隻是柔聲叮囑道:“那記得萬事小心些。”

“我會的,阿孃。”

次日午後,蘭若帶上雲苓與月見往青雲閣去,先瞭解一下行情,再做打算。

她坐在馬車裡透過窗子向外望,驚歎京城果然繁華,街邊來往之人,絡繹不絕,各色鋪麵小攤,看得人眼花繚亂。

待到青雲閣門前,還未下馬車,已能聽到裡麵說書先生慷慨激昂的聲音和觀眾時不時的驚歎歡呼聲。

蘭若下了馬車,看著麵前人流往來不絕,大氣雅緻的茶樓,一座屬於自己的茶樓彷彿有了雛形。

-,眼裡噙著笑,像是盛滿了世間最澄澈乾淨的湖水。那笑,張揚得很。而那一雙含笑眼望來,更是勾人,很難有人不動容。真像隻狐狸,蘭若偷偷想。是那宴席上的少年。這時方看清他,來人怎麼形容呢?——大概就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吧。一身叮叮噹啷,像是能把所有掛在身上的配飾都掛上了,連手上持的扇子也要掛個流蘇,再配個鈴鐺。當時離得遠,又被眾人圍著,蘭若對他也隻是看了個大概,待看清他的裝扮,蘭若不免覺得有些好笑:他怎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