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靠預判拯救黑化反派 > 宮宴

宮宴

與任務相輔相成、不可分割,您可以使用我們贈予的能力將兩者同時進行,效果更佳。”這“金手指”簡單來說,就是她隨時隨地可以通過主觀的肢體接觸,以閱讀書本的方式檢視目標人物的記憶。這不僅能鍛鍊閱讀的能力,還能搶先一步預知對方的想法,以好進行乾預或阻攔。聽上去似乎還不錯,但......這位要謀反的到底是哪尊大佛啊?係統直接告訴她是會死嗎,一定要她自己去找出來!冇有辦法,她隻好把目光瞄準此次的宮廷宴會,眾人...-

“……公主、公主,崔大人在問您呢。”

中秋佳宴,大殿內宮燈高懸,紅綢飛舞,觥籌交錯。

江祈雲單手支著腦袋,正聚精會神地一一審視著在場的每個人,連一筷子將擺盤用的秋石斛塞入了口中也毫無察覺。

直到四周忽然安靜,席間眾人都朝自己的方向望過來,她才後知後覺身旁的侍女在小聲又急切地向她提醒著什麼。

“啊?”她茫然地眨了兩下眼睛,下意識的一個咀嚼動作讓花朵的汁液味道溢滿整個口腔,澀得她直皺眉頭,忙掏出帕子捂著嘴吐了出來。

那侍女眼見座上賓客的神色愈發驚詫,隻好壓低了嗓音又重複一遍:“公主,崔大人問您前幾日那本詩詞集看得如何了。”

江祈雲抬頭,視線正與對麵中年男人滿懷期待的眼神對了個正著。正是原主的那個便宜舅舅,北臨國的工部尚書。

前幾天對方神神秘秘地找到她,塞給她一本書,說是花了高價從一文人學士手裡淘來,收集了百餘篇民間評價極高的詩詞曲賦,侄女定會喜歡。

原主自小鐘愛文學,若不是為人低調內斂,“第一才女”的名號怕是早已響徹整個都城。但問題是……那是北臨七公主江祈雲,非她平平無奇擺爛女大學生啊。

正所謂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她不過是在外出旅遊時經過一與自己撞名的宮殿景點,出於好奇走進去瞧瞧,又聽說此處許願靈驗,便隨口開玩笑道:“你要真那麼靈的話,就治好我的閱讀障礙吧。”然後下一秒就被傳送到這個鬼地方來,還被告知要去給人頂包。

——這是一個名為北臨的架空朝代,她成為這個國度裡那位與自己同名同姓的七公主,嘉寧。

與此同時,她被腦中一道稱自己為“係統”的聲音告知,自己將承擔將曆史撥亂反正的重大使命。

江祈雲:“?我隻是想治病而已。”

係統:“是的呢,我們會幫您實現願望的,因此作為交換,您也要去完成我們指定的任務哦~”

據係統的說法,由於未知原因產生的時空波動,導致某個人的一段記憶缺失、錯亂,在此錯誤記憶的影響之下,對方萌生了謀權奪位的念頭。係統對其各項能力進行綜合評估,發現若不及時進行乾預,尋回他正確的記憶,謀反成功的可能性將會高達99.9%!

因此為幫助曆史走回正確的軌道,江祈雲的任務通俗來說就是,阻止一個即將黑化的boss走上不歸路。

江祈雲:“......你真是比我自己都相信我。”

係統:“彆這麼說,您可是我們精挑細選出來的救世主呢~”

但事情不像她所想,當她隨手翻開一本書,卻發現自己仍然無法很快看懂上麵所寫的內容——她的病根本就冇好。

江祈雲正想質問,係統卻搶先她一步開口:“先彆著急,親愛的宿主。治療與任務相輔相成、不可分割,您可以使用我們贈予的能力將兩者同時進行,效果更佳。”

這“金手指”簡單來說,就是她隨時隨地可以通過主觀的肢體接觸,以閱讀書本的方式檢視目標人物的記憶。這不僅能鍛鍊閱讀的能力,還能搶先一步預知對方的想法,以好進行乾預或阻攔。

聽上去似乎還不錯,但......這位要謀反的到底是哪尊大佛啊?係統直接告訴她是會死嗎,一定要她自己去找出來!

冇有辦法,她隻好把目光瞄準此次的宮廷宴會,眾人齊聚一堂,也便利她作出判斷。

隻是還冇等她仔細觀察呢,就因為這個情商低得離譜的二舅而成了全場目光的聚焦點。

迎著那幾十雙帶著不同意味看自己的眼睛,江祈雲訕訕一笑,“看了,看了。寫得……確實不錯哈哈哈哈。”

看個鬼。

“我就知道雲兒定會喜歡,嘿嘿,也不枉我大費周章地找尋來。”崔尚書滿意地捋了捋鬍鬚,這一動作惹得他周圍的女眷不由掩唇一笑。

這位崔大人年方二十五,長得一副俊秀郎君的模樣,卻非要在下巴留著綹山羊鬍。據他本人說,如此看起來纔有文人雅士道骨仙風之感。

身上被注視的壓力稍減,江祈雲喝了口果酒壓驚,還未完全放鬆下來,就聽見禦座旁一道蒼老卻又帶著溫和的嗓音傳入耳中:“今日中秋佳節,人共嬋娟,不若就讓雲兒以這天上月為題,作詩一首,何如啊?”

江祈雲一口酒液含在嘴裡差點噴出來,主座上一身明黃色龍袍的皇帝卻是笑著點了點頭,道:“兒子儘聽母後安排。”說著又將視線轉向一臉驚愕的江祈雲,朝她示意了一下。

“早聽聞七公主秀外慧中,德才兼備,想必這作詩也是信手拈來啊。”一位大臣附和道,眾人也都紛紛表示讚同。

江祈雲握住酒杯的手顫了一下,勉強擠出個笑臉:“父皇……兒臣其實……”

然而她話還卡在喉嚨裡未說出來,便被崇德帝大手一揮止住了,笑眯眯地讓她莫要謙虛,有才華就是要展示出來。

江祈雲大概能明白皇帝跟太後的用意,前幾日偶然聽得宮外傳言,說她的三姐寶慶公主江瑤才貌雙絕,蘭心蕙質,堪稱是洛川“第一才女”。而自己同作為公主,自然免不了被拿出來比較一番。隻是原主向來行事低調,也鮮少出宮拋頭露麵,流言傳著傳著就變了味,什麼“草包”“不學無術”甚至“相貌醜陋”的盆子都給她扣上了。

江祈雲自己倒覺得無所謂,隻是她的祖母向來對她疼愛有加,自是聽不得這些。於是便趁著今日機會一定要她展示下自己,以堵悠悠眾口。

想到三姐,江祈雲不由得向身旁的席位瞥了一眼。雖隔著三兩個位置,江瑤看向她的眼裡那一閃而過的恨意還是敏銳地被她捕捉到了。

三公主今日著一身月白色廣袖長裙,適才主動提議要獻舞,到底跳了個什麼江祈雲也冇注意,總之是風頭出儘,眾人皆讚“賽過那月上仙子”。

江祈雲默默在心裡歎口氣,心道三姐啊,我是真冇想同你雌競,不信你自己聽——

她閉了閉眼睛,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字字句句像是從喉嚨裡硬擠出來:

“那麼嘉寧便獻醜了。”

“……月亮圓又大,照在大地上。像張蔥油餅,好吃又好看。”

輕靈悅耳的嗓音響起,直至她說完最後一個字,大殿內仍舊安靜得針落可聞,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

江祈雲本人更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妙,妙啊!”不知是誰起了個頭,周圍忽然爆發出一陣掌聲,以及叫好聲。

江祈雲當然知道這不是在誇她作的詩有多好,全然是因著皇帝的麵子,溜鬚拍馬罷了。

誰讓她是當今天子最寵愛的女兒呢?

崔尚書撚了撚下巴上的鬍鬚,微皺著眉像是在細品這幾句詩,又實在品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向著對麵一個方向問道:“宋大人覺得雲兒這詩作得如何?”

江祈雲順著他的目光向左側偏頭,就看見太子身邊原來還坐著個年輕男人。

青年一身墨青色直襟長袍,烏黑的頭髮披於身後,隻用條髮帶堪堪繫著,讓人總想上手將其扯開,看那滿頭柔順青絲散落。

這個視角望過去,江祈雲隻看得見對方一點未被髮絲遮住的鼻尖,嘴唇,下巴。那線條極其流暢,完美得甚至讓她生出一絲不真實感,像件精緻而偉大的藝術品。

青年神情淡漠,自始至終未看江祈雲一眼,甚至連眼皮都未抬一下。

那張淡粉的唇動了動,聲音平緩卻又冰涼:“倒是頗有幾分童趣。”

宋清也作為洛川公認學識最為淵博之人,五歲時便以“百年難得一遇的神童”而聞名,更是年紀輕輕就做了太子的老師,他的話自然極具可信度。

眾人並未聽出什麼弦外之音,或是聽出了也當不知道,一時都在誇讚此詩彆具一格,童真活潑,實屬妙哉。

江祈雲麵上掛著笑,心道自己若是能有這人一半的說話藝術也不至於班級推優次次落選了。

高情商:有童趣。

低情商:三歲小孩寫的都比這好。

……雖然她也的確無法否認。

再看江瑤,對方則是一臉不可置信地聽著周圍不絕的讚美,似是想不通自己練習了足有月餘的驚鴻舞竟然會被這麼一首狗屁不通的詩給壓下一頭。

她雙手絞著帕子,努力調整了一下麵部表情,隱去眼裡濃重的怨憤與不甘,朝主座上甜甜一笑:“父皇,祖母,瑤兒方纔忽然福至心靈,也作了首詩,雖不如七妹所作那般……純真,但……”

“你知道就好。”她話未說畢,一向看起來和藹可親的太後卻斂了麵上笑意,冷哼一聲道。

江瑤瞬間白了臉色,染著淡粉色蔻丹的指甲幾乎嵌進掌心肉中,卻像察覺不到疼痛似的,慘然地笑笑,道了聲是。

江祈雲一邊喝著酒一邊看戲似的目光在她們身上來回巡視,不太理解這二人之間到底有什麼仇怨。思考了兩秒鐘無果,她晃了晃腦袋,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這果酒……勁還挺大。

-神秘秘地找到她,塞給她一本書,說是花了高價從一文人學士手裡淘來,收集了百餘篇民間評價極高的詩詞曲賦,侄女定會喜歡。原主自小鐘愛文學,若不是為人低調內斂,“第一才女”的名號怕是早已響徹整個都城。但問題是……那是北臨七公主江祈雲,非她平平無奇擺爛女大學生啊。正所謂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她不過是在外出旅遊時經過一與自己撞名的宮殿景點,出於好奇走進去瞧瞧,又聽說此處許願靈驗,便隨口開玩笑道:“你要真那麼靈的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