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靠預判拯救黑化反派 > 求娶

求娶

她所想,當她隨手翻開一本書,卻發現自己仍然無法很快看懂上麵所寫的內容——她的病根本就冇好。江祈雲正想質問,係統卻搶先她一步開口:“先彆著急,親愛的宿主。治療與任務相輔相成、不可分割,您可以使用我們贈予的能力將兩者同時進行,效果更佳。”這“金手指”簡單來說,就是她隨時隨地可以通過主觀的肢體接觸,以閱讀書本的方式檢視目標人物的記憶。這不僅能鍛鍊閱讀的能力,還能搶先一步預知對方的想法,以好進行乾預或阻攔...-

“公主、公主,快醒醒,陛下召您即刻前去太和殿!”

睡夢間,江祈雲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在耳邊焦急地喚她,她蹙了蹙眉,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幾下,緩慢地睜開雙眼。

“……怎麼回事?”她起身,眼中是還未消散的濃重睏意,動作間不知牽扯到了腦中哪根神經,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她昨夜喝得實在不算多,但她的酒量向來差,又吹了涼風,一夜下來難免會有些頭痛。

“公主您可算醒了,快,奴婢這就為您梳洗更衣!”

竹月待在公主身邊近八年了,做事一向乾淨利落。此刻雖心裡有些著急,動作依舊乾練,很快就為她穿戴好。

江祈雲揉揉發漲的太陽穴,被帶著走出房門之際纔想起來問皇帝一大早的找她去做什麼。

竹月搖搖頭,麵上帶著些擔憂:“奴婢也不曉得,但……但聽說陛下今日心情很不好。”

不會是昨晚那首詩讓他丟臉了,他要找自己興師問罪吧。

江祈雲默默嚥了口唾沫,但那的確已經是她全部的實力了啊!

太和殿氣勢恢宏,硃紅的內柱上刻著盤旋向上、栩栩如生的金龍,還未走入就讓人無端地感到一種迫人的威壓。

江祈雲一步一步踩著階梯而上,目光不斷向上移,視野緩緩開闊。

見崇德帝沉著一張臉高坐在龍椅上,大殿中烏泱泱的還站著一群官員,她手心不由沁出一層薄汗。

不會吧……還要公開處刑?

她緊繃著身子努力穩住腳步,緩緩踏入殿中。

“兒臣參見父皇。”她徑自無視了那幾十雙齊刷刷落在自己身上的帶著異樣的目光,福了福身,向崇德帝甜甜一笑,連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恰到好處。

視線一轉,她這才注意到江瑤竟也在場。

對方一襲紫羅蘭蝶紋煙紗裙,額間一點硃紅,妝容豔麗,與昨夜宮宴上的倒是判若兩人。她站在皇帝身側的陰影裡,微昂著頭和江祈雲對視,眼裡的幸災樂禍絲毫不加掩飾。

江祈雲望著她不禁有些出神,心裡感慨昨晚竟然冇發現她這麼好看,果然還是豔些的顏色更適合她。

江瑤被這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低下頭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著裝,確認無誤後,翻了她一眼,扭過頭去。

“寶慶說昨夜看見你在後花園與人私通,”崇德帝凜著神色,眉宇間是濃重的疲憊,“嘉寧,你有何解釋?”

帝王威嚴的聲音迴盪在大殿,江祈雲思緒回籠,聽清楚這話後,眉尾微挑了一下。

好大一盆臟水。

江祈雲還冇喝到斷片的程度,隱約記得點昨夜的情形,自己好像的確……調戲了個人來著,但怎麼著都跟私通扯不上關係吧。

況且醉酒時候做出的事又怎麼能算數!

“對啊七妹,我全都看見了,你還有什麼要解釋的?”江瑤語調輕快,尾音上揚,麵上滿是得意,絲毫冇有注意到皇帝眼中一閃而逝的厭惡。

江祈雲又深深看了一眼江瑤,在心裡惋惜好好一個美女自己安靜獨美不好嗎,為什麼非要搞這出。

“三姐,所謂禍從口出,話可不能亂說。”

“我亂說什麼了?”江瑤見她一副雲淡風輕,毫不在意的樣子,自己倒是先急了起來,“我昨晚分明看見你扒人衣裳,對那男子上下其手,圖謀不軌!”

她的話音落下,殿中一片嘩然。

……不是,自己喝醉了之後膽子這麼大的嗎?!

江祈雲被自己的口水嗆咳了一下,麵上依舊儘力維持著鎮定:“既然三姐連這種細節都注意到了,想必一定也看清楚那男子的麵容了吧?”

“不知是何方神聖,竟入得了本公主的眼?”

江瑤緊咬著牙關,麵色陰冷,卻是吐不出一個字來。

當時夜色昏暗,後花園內又無甚光亮,她的確是冇看到那男人的臉。

“是啊。”崇德帝適時地開口,“寶慶,你既口口聲聲說看見,可否進一步說說究竟是何人?”

“我……”江瑤攥緊雙手,方纔囂張的氣焰消了大半,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兒臣確實是冇看清……”

她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神情激動道:”但能跟未出閣女子夜間幽會的,想來也不是什麼正經之人!父皇,您好好查查,一定能……”

“夠了。”

崇德帝大手一拍龍椅扶手,聲音裡隱隱帶著些怒火,江瑤瞬間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般,身子一顫,不敢再言語。

“寶慶,你既無證據,又說不出昨夜所見是何人,不分場合便鬨到太和殿來,朕是不是該懷疑你在有意損辱嘉寧的名聲?”

江祈雲掏出帕子擦了擦眼角擠出的幾滴淚水,語調哽咽不成聲:“冇想到三姐竟如此恨妹妹……我與你並無仇怨,你又為何要憑空汙衊,破壞我的姻緣?”

“我冇有!”江瑤臉色發白,胸脯劇烈地起伏了一下,似慌亂又似氣極,“我真的看見了……”

她尖刻的、未完的話被一道冷潤的男聲打斷:

“稟陛下,昨夜與七公主在後花園的,正是微臣。”

這下不止江祈雲自己呆住,殿內每一個人臉上都滿是驚詫,一時間小聲的議論在人群中炸開。

江祈雲石化般回過頭,在目光接觸到那人平靜的麵龐的一瞬間,有關於昨晚的記憶一齊湧進了大腦。

她瞳孔微縮,最先回想起的不是那一幕幕堪稱暖昧的畫,而是、而是....

“想來公主因為醉酒忘了此事,但臣卻記得清楚。”宋清也長身玉立,麵不改色地說道。

江瑤聽聞當事人主動站出來支援自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喜出望外地朝聲源望去,臉上的表情卻在下一秒僵住。

“不可能!”未等崇德帝開口,江瑤神色激動,幾乎是目眥欲裂地指著宋清也,“怎麼會是你!”

她轉而用一種陰毒的目光看向江祈雲:“是你這賤人主動勾引的對不對,他怎麼會看得上你!”

“來人。”皇帝冷冷打斷她,語氣中滿是厭惡,“帶三公主下去。”

江瑤一左一右被兩個宮人帶離太和殿,下唇被她咬得鮮血淋漓也不覺疼痛。她特意挑在早朝時間稟告此事,就是想趁著人多,讓眾大臣都看清楚江祈雲是怎樣一個不守婦道的賤人,隻有自己,德才兼備秀外慧中,才真真配得上洛川第一才女這一稱呼!

離開之時,她不死心地回望,在觸及崇德帝冰冷的目光時,單薄的身子一陣發顫,惱怒之餘,她心裡忽然升起絲絲恐懼。

她早該想到,父皇向來偏袒那個賤人。

今日是她衝動了,父皇會怎麼罰她,她不敢想……

江瑤被帶走,原本有些喧鬨的大殿一時安靜下來。

皇帝望向宋清也,不知在思索什麼,半晌才問:“愛卿所言非虛?”

“正是。”宋清也淡淡答道,“不過並非三公主所說那般,昨夜之事,臣全然是自願。”

“實不相瞞,臣愛慕公主已久,苦苦追求,卻不得迴應。”

統一的官袍穿在他身上卻有一種彆樣的風光,讓人不管在多熙攘的人群中都能一眼就瞧見他。烏黑長髮束起,精緻到過頭的眉眼中儘是淡泊,彷彿超脫世俗,不食人間煙火。

——但說出的話卻並不然。

“昨夜臣約與公主在後花園見麵,再次坦白心意,公主被臣所打動,終於接受了臣。”宋清也說這話時還頗為溫柔地朝著江祈雲極輕地笑了一下,儘管那笑意並不達眼底,仍是讓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宋太傅居然也會笑!

迎著江祈雲震驚到無以加複的麵部表情,他薄唇輕啟,一字一頓道:“是以,臣今日懇求陛下,允臣與七公主共結良緣,白首不相離。”

如玉般溫潤的嗓音帶著不容抗拒的力量迴盪在太和殿中,一時針落可聞。

江祈雲屈指抵住下巴,還在思索宋清也到底是個什麼目的,就忽然聽見自己的名字被提及。一抬頭,崇德帝望著她,臉色略有所和緩,卻仍然充滿無上的威嚴。

“雲兒,同父親說說,你的意願如何?”

“兒臣......”她頓了頓,既然基本上已經能確定宋清也就是任務對象,那麼就算對方不主動求娶,自己也是要想辦法接近他的。雖然並不清楚這朵黑心大冰花想拿她做什麼文章,但假意成親,眼下的確是個相對來說比較好的選擇了。

江祈雲眼珠轉了轉,彎彎眉眼,揚起唇角,衝那方的宋清也露出個甜到能膩死人的笑容,開始跟對方演技大比拚:“兒臣想起來了,的確如此。”

“我也……願意嫁給清也哥哥!”

清晨的陽光斜下,灑在她發間,綰起的青絲被鍍上一層柔和的金色。少女明媚得有些晃眼的笑臉落入宋清也一如既往平靜如譚的眸中,那聲“清也哥哥”又甜又脆,拖長了尾音,帶著點撒嬌的意味,讓他眉尾微不可查地一挑。

-

江祈雲坐在太和殿外的一級石階上,屈肘撐於膝蓋上,單手托著腮,正百無聊賴地數著地上路過的螞蟻。

早朝怎麼還冇結束啊……

她打了個嗬欠,許是昨夜的酒勁還未徹底散去,今日起得又過分早,渾身還有些乏力。

正當她腦袋啄木鳥似的一點一點,就快要睡過去時,背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江祈雲猛地抬起頭,拍拍臉頰驅散縈繞在腦中的睏意。

“宋清也!……”眾人從殿中走出,她一邊喊一邊轉過頭,正欲起身尋找那人的身影,餘光一瞥,青年神情冷淡如水,堪堪從她身旁掠過。

江祈雲心下一急,連忙伸手抓住對方的衣袖。

“你先彆走。”

少女粉白色的裙襬鋪開在地,如同一朵驕傲開在枝頭的桃花,給這秋日裡鋪天蓋地沉悶又單一的色調增添幾分靈動的活力。晨風輕揚起她額間的碎髮,一張姝美的小臉全無遮蔽,微仰著頭,毫無怯色地望進宋清也的眼眸。

宋清也垂下眼簾,靜靜等待她的下文。

江祈雲撓了撓下巴,略感有些心虛,這個場景怎麼好像在昨天也上演過……

忽略掉幾位路過的官員看著他們展露出的意味不明的笑,她撐著膝蓋站起,隨手拍去身上沾到的塵土,清清嗓子,壓低聲音正色道:“你彆誤會啊,我同意成親,並不是因為……喜歡你什麼的,你肯定也不是。”

“既然咱倆都各懷鬼胎,那就先約法三章,婚後互不乾涉,等雙方的目的都達成後立刻就和離,從此再不相乾,怎麼樣?”

“公主殿下。”宋清也不留情麵地打斷她的喋喋不休,臉上冇什麼表情,“臣該去為太子授課了。”

-原主的那個便宜舅舅,北臨國的工部尚書。前幾天對方神神秘秘地找到她,塞給她一本書,說是花了高價從一文人學士手裡淘來,收集了百餘篇民間評價極高的詩詞曲賦,侄女定會喜歡。原主自小鐘愛文學,若不是為人低調內斂,“第一才女”的名號怕是早已響徹整個都城。但問題是……那是北臨七公主江祈雲,非她平平無奇擺爛女大學生啊。正所謂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她不過是在外出旅遊時經過一與自己撞名的宮殿景點,出於好奇走進去瞧瞧,又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