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騎士團猛疊心之鋼 > 60、強者的戰鬥

60、強者的戰鬥

柔和的聲線,宛如溫熱的細流在耳邊流淌。「你確定他關在這嗎?好冷...」迴應她的是衛兵冷漠無情的聲音。「你有五分鍾的探視時間。」萊因哈特放下身子,活動稍有痠疼的右臂,眉頭微皺,這個聲音...艾麗莎·赫恩?輕盈的腳步聲停在禁閉室門外,過了許久,艾麗莎小心的詢問道,「萊因哈特先生,你在麵嗎?」「有事?」聽到萊因哈特的聲音,她長出一口氣,誠懇地說道,「我來這是想給今天的事情道歉,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被...-

雨夜。閃電劃過天空慘白光芒一閃而逝,映照出屍橫遍野的慘烈戰場。萊因哈特推著西頓的身體,兩人如同一顆炮彈,撞開成堆的屍骸,城牆廢墟倒塌,沉重的摔進白河小鎮。鍾樓傾斜。巨大的銅鍾發出沉悶嗡鳴。萊因哈特死死壓在西頓的身體上,暴怒的麵容猙獰扭曲,右拳向西頓的臉重重砸下!砰——!鐵拳穿透西頓元素化的身體,在地麵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坑陷!其後。密集的熔岩觸鬚突兀伸出地麵,死死纏住萊因哈特的身體,巨大的力量如同鋼鐵戰艦的錨索,拽著他猛地下沉!一個呼吸的時間,萊因哈特的雙腿已經完全沉入腳下岩漿池。千變者賈修的**物質接觸到岩漿的灼熱高溫,在這隻有雨聲的死寂戰場,發出無比刺耳,猶如血肉烤糊的吱吱聲,煙霧升騰!體力飛速流逝。西頓也已消失在萊因哈特的視野中,無聲無息的佇立在他身後,閃電慘白的光芒轉瞬即逝,高大的身形投射下巨大陰影!陰冷的神態,仿若一切儘在掌握。機械義肢手指不斷的輕微顫動,微弱到幾乎不會被察覺,騎士偉力構成的無形絲線,連接岩漿觸鬚,不斷地在萊因哈特身上攀爬,試圖扼住他的脖子,以大地騎士的絕對偉力,逼迫這個少年騎士跪地認輸!收回他的那些不敬之詞!但強者之間的戰鬥。勝負隻在細節偏差與一瞬之間。當西頓認為這場冇有懸唸的戰鬥即將決出勝負,他的視線驀地捕捉到高溫能量流形成的絢麗馬赫環。其後,連接在他的手指上的絲線全部斷裂,岩漿觸鬚失去控製,液化,摔在雨水中,沸騰水汽瀰漫!一道暗紫色殘影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驀地掠過他的視線!刺耳音爆與高溫熱浪迎麵襲來!西頓瞳孔微縮,他猛地後退一步,抬頭看向天空。一隻巨大的鋼靴,挾裹毀滅力場的駭人風壓,在高溫能量流的推動下從天而降!如同隕石墜地,徑直轟向他的腦袋!然而。當他的視線捕捉到萊因哈特的動作,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了。生死的一瞬!一種荒誕到極點的戰鬥直覺,莫名的出現在西頓的心間。因為上一個能夠讓他在戰鬥中感覺到壓力的敵人,甚至需要追溯到十五年前。鋼鐵騎士團的實力與戰鬥經驗,教不出萊因哈特這般為戰鬥而生的天才騎士。但他也冇有料到,曾經霜火要塞那個不起眼的扈從少年,一年時間,竟然會成長到這種地步!敏銳的戰鬥直覺。超凡的戰鬥智慧。特性流與體術流兼修,並且完美的開發融合!這一切的要素疊加起來,仿若死神的凝視,化作撲麵而來巨大壓迫感!那是隻有正麵與萊因哈特這尊殺戮機器戰鬥時纔會體會到的東西!進攻的手段與對破綻的捕捉,密不透風。不給對手留出任何喘息的機會!此刻的西頓已經避無可避!因為元素化隻能避開普通實體的攻擊,一旦撞上超凡偉力,元素化的平衡會被瞬間打破。以血肉之軀正麵抗下萊因哈特的這一擊,即使擁有大地騎士的體魄,不死也會重傷!當萊因哈特的鋼靴即將落在西頓的頭頂,這位對待戰鬥的態度60、強者的戰鬥.,自始至終信步閒庭,睥睨自若的大地騎士。他的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無法接受事實的震怒神情。單膝跪地,高高抬起右臂,一麵通體漆黑的盾牌,夾雜機械運轉時的喀嚓聲,突兀的在他的手臂上張開!轟——!鋼靴與盾牌碰撞的駭人餘波,如同風暴掠過大地,氣浪短暫凝滯雨滴,在空中構建出巨大的水波形圓環,穿透白河小鎮的廢墟,向外高速擴散!當環形的餘波越過馬蒂亞斯,越過戰場之中每一位騎士的頭頂。雨幕浸濕他們的鎧甲與戰靴。巨大的震驚占據他們的視線。即使是光輝天使,也為兩人之間的戰鬥動容!這種程度的對抗,已經不是帝國騎士之間的約鬥決勝,完全是不留餘力的生死搏殺!但他們隻能沉默的站在原地。因為這是萊因哈特與西頓之間的約鬥,帝國騎士之間最古老,也是最神聖的傳統。這場戰鬥,必須是以一個人的死亡或者認輸才能宣告結束!西頓神情深處的震怒,讓他的麵容逐漸變得猙獰,暴怒的咆哮響徹戰場。「萊因哈特——!」他無法接受一個區區五星軍階的正式騎士,竟然會逼他使用出第二屬性的騎士偉力!他無法接受,這場戰鬥的走向正在逐漸超出他的掌控!他更無法接受。那位溫和,充滿智慧與仁慈,曾經佇立在光輝聖像前,向他伸出信任的右手,告訴他,帝國需要他的奉獻與犧牲的大人。如今已是墮入深淵,光輝帝國內部最大叛徒!西頓的形象在死亡戰團騎士的印象中,一直都是優雅而智慧,不苟言笑的上位者姿態。彷彿這世上冇有什東西可以讓他動怒。彷彿這世上的一切事情,都在他的計劃與掌控之中。然而,今天的這一刻,西頓連續兩次的暴怒咆哮,已經徹底的失態,完全不是他曾經的樣子。或許見到這樣一位大人當眾失態,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但不論是死亡戰團的忠誠派騎士,還是海因希率領的暗金之血騎士團。聽到這歇斯底的咆哮,他們的內心隻有無儘的悲涼。因為這是一個為了帝國獻出自己一切的騎士,突然有一天發現,他的忠誠,他的所有堅持與犧牲。為了這個腐朽帝國的團結與穩定,甘願揹負一切的罪惡,最後卻變成笑話的信念崩塌與巨大痛苦!他們不知道萊因哈特與西頓之間發生過什。那個少年騎士又為什會當眾揭穿西頓內心深處的傷疤,然後狠狠地撒上一把鹽。但這一切,都會在這場戰鬥決出勝負之後,隱入時間長河,成為曾經記憶之中的封存塵埃。60、強者的戰鬥.

-腹!!一擊之威!萊因哈特的體能彷彿打開的泄洪閘口,瘋狂向外宣泄!即使在要塞城牆鏖戰數個小時也未曾被打破防禦的千變者賈修,腰腹部位深深的凹陷下去!然後枯萎!粉碎!甚至,這樣的傷痕不斷地從腰腹位置向千變者賈修的其他部位蔓延過去!直到停在胸口,暗紫色的活物這才湧出萊因哈特的皮膚,填補上空缺。萊因哈特眼前一黑,吐出大灘的鮮血,他感覺是有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撞在他的肚子上!如果不是千變者賈修的高額物理抵抗,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