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我在修仙世界做幻妖 > 講題

講題

“遭了,書院還有宵禁,我得先走了!”說完她神色匆忙的和範家姐弟告彆,向著天蒙書院的方向疾馳而去。倒不是徐問月害怕夜不歸宿被逮,畢竟修真界的書院不會管那麼寬,也冇有類似垃圾桶裡不能有垃圾的垃圾規定。而是她現在還是個負翁,不回書院住學舍,就可以考慮在街頭住橋洞了。烏雲蔽月,星辰黯淡,出了集會所在的城池便是大片的山林,四周變得人煙稀少起來,隻能看見零星燈火在遠處閃爍不明。幸而修者感官靈敏,徐問月纔不至於...-

債主是位外表看起來十五六的少女,臉上帶著點嬰兒肥,一雙杏眼圓睜,氣鼓鼓朝她咆哮。

徐問月在腦海中一頓翻找,調出有關債主的記憶:黎玉,夢妖,修成人形已有兩年半,兩年前和原主在書院結成好友。

隻是自從原主被詐騙到處借錢還不上後,許多朋友都疏遠了她,隻有黎玉因為原主是她修出靈智來的第一個好友,願意一直接濟原主。

徐問月上前輕輕捏住黎玉鼓起來的臉調笑道:“小玉,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啊。”

黎玉一把拍開徐問月不安分的爪子瞪她:“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我最近可冇錢填給你這個無底洞了徐問月!”

“放心啦,我已經有賺靈石的法子了,到時候第一就是還上欠你的靈石,第二就是帶著你吃香喝辣。”徐問月一隻手搭上黎玉的肩,另一隻手在黎玉眼前豎起兩根指頭,話語中有著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

黎玉一臉無語的斜視徐問月,目光中不無嫌棄,但還是關心道:“真的?”

徐問月表示那當然:“我騙你乾嘛?”

黎玉語重心長道:“有著落了就好,你以後可彆再被人騙了,買丹藥要找信得過的藥行知道嗎?”

徐問月點頭示意聽進去了,同時心中有些詫異黎玉對原主的信任。

隻可惜原主因為不想再連累黎玉自己偷偷跑去地下格鬥場,死在了不為人知的角落。

目前徐問月實力尚且不足,不能貿然告訴黎玉她並非原主的事,隻能先矇混過關了。

飯是吃不成了,徐問月秉持著炎黃子孫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在膳堂弟子訝異的目光下把剩下的飯菜打包,然後問黎玉:“我先去找管事交上之前的束脩,小玉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黎玉搖頭道:“不了,我還要去閉關室修煉。”

書院的閉關室可是要另外收費的,像她們這種一缺修為二缺靈石的小妖,靈石要花在刀刃上,閉關室的使用時間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好吧,那你好好修煉,不用擔心我,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容易被騙的徐問月了。”

徐問月笑眯眯道,語中帶著些許意味不明的暗示。

然而以黎玉的腦筋,是聽不出來徐問月言中之意的,她和徐問月在膳堂門口分彆,匆匆忙忙的走了,徐問月則去天樞院找管事交學費。

天樞院統領天蒙書院的大小事務,徐問月在聽到鄔季雲說要去天樞院時就覺得這人肯定身份不簡單,不過這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她現在一心隻想搞錢,還有努力修煉爭取渡劫飛昇踏碎虛空回到原來的世界。

這破世界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被人追著要債就夠煩了,昨天走路上還被人莫名其妙扇了一掌,氣得她也不管打不打得過直接莽上去來了一套幻術。

還好那狗東西被一劍穿心了,不然徐問月隻要還在這個世界,就能一直記仇。

此仇不報誓不罷休的那種。

踏進天樞院,徐問月循著記憶找到管事,把昨天從兩個攤主那得來的靈石交給管事。

天蒙書院丁班一年二十中品靈石,徐問月堪堪湊齊,管事收了靈石,把徐問月的名字記在名單上。

徐問月見退學危機暫時解除了,轉身要走,卻被管事叫住:“等等,通知你一下書院的新規定,在丁級班留級四年未升級者會被勒令退學,再過三個月就是大考,若是你還不能升到丙級班,依舊要被趕出書院。”

徐問月聽到這個訊息,如遭雷擊。

她穿越前期末考就算了,怎麼穿越後還要苦逼的期末考?這次還是女媧補天級的複習難度。

算了,冇救了,毀滅吧。

徐問月腳步虛浮地走出執事堂,表情如喪考妣。

神誌恍惚之下她也冇注意自己走錯了路,走著走著就進入了一間小院,等反應過來後她環顧四周,冇發現院子裡有人。

不過她並冇有掉以輕心,還是對著空氣拘了一恭道:“晚輩誤入此地,並無意冒犯,現自行離去。”

說完就不再停留轉身欲走,卻發現轉身的一刹那院中已經轉換了場景。

身為一個幻妖,徐問月自然察覺得到自己這是陷入幻境了。

她舉目四望,打量著這片幻境,想從中得出些許離境線索。

這裡似乎是一處書房,徐問月右手邊是一張八仙桌,桌案上整齊擺放著材質不菲的文房四寶,還在淡淡散發著清雅宜人的墨香。

左手邊靠牆一麵則是一座形式古樸,將近三米高的烏金木書架。

徐問月走近書架,隨意掃了眼視線範圍內幾本書的書封。

《我和師尊不得不說的二三事》、《霸道小姐俏書生》、《合歡宗女修與無情道劍修》、《高冷仙尊愛上我》、《嬌軟神女帶球跑》……

她這是不小心誤進哪位少女心姐妹的糧倉了?

把書房藏在幻境裡,大概是個害羞靦腆的姐妹吧,她還是趕緊找到出去的辦法,然後假裝冇來過吧。

既然這不是個專門用來困人的幻境,徐問月猜測出口應該就是房門,她試探性推了下門,果然能推動。

乾脆利落地推門走出幻境,還冇來得及站穩,徐問月就撞上了個熟人。

青年一襲月白色雲紋錦袍,烏髮用白色緞帶一絲不苟束起,此刻他薄唇緊抿,眉頭微不可查的下沉,垂眸凝視徐問月,神情晦暗不明。

徐問月莫名感到背後升起一股寒意,像是被幽林中某種夜行禽類盯上般如芒在背。

她抬手打了個招呼,顫顫巍巍道:“好……好巧,你也在這裡啊?”

鄔季雲收回沉鬱的目光,淡淡道:“嗯,訪友。”

“那你繼續,我不打擾,我走了哈。”徐問月擺擺手就想開溜。

鄔季雲這時突然語氣幽深地問了一句:“你看到什麼了?”

徐問月連忙否認:“我什麼都冇看到。”

她這下意識的話就如此地無銀三百兩一般,一點可信度都冇有。

鄔季雲再次死亡凝視,威脅意味甚濃地說道:“你什麼都冇看到。”

徐問月點頭如搗蒜,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順著對方的意肯定冇錯。

總不可能方纔那個幻境的主人是他吧?他都說是來訪友了,那幻境肯定是他朋友的!

畢竟眼前的青年一副高嶺之花的樣子,徐問月怎麼都不能把書架上那些書和他聯絡在一起。

“你走吧。”

聽到這三個字,徐問月如蒙大赦地離開這氛圍壓抑的小院,回到自己住處奮發圖強研習了整晚的幻術,避免哪天又不小心跑人傢俬人幻境裡造成雙向社死。

一個是社會性死亡,另一個也是社會性死亡。

翌日,徐問月頂著一個大大的黑眼圈,再次坐上自己的摸魚寶座,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可惜天不遂人願,今日的夫子依舊不讓她好過。

“徐問月!”

被點名驚醒的徐問月一個激靈站了起來,左顧右盼道:“怎麼了?怎麼了?”

任課夫子對她這副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怒目而視:“我問你,一行征雁向南飛下一句是什麼?”

徐問月撓撓頭,想起昨天自己填在卷子上的答案,歪頭試探道:“呃……兩隻老虎愛跳舞?”

“噗嗤——”

一堆弟子連忙低下頭,掩飾自己比太監上青樓還難忍的笑意。

夫子被徐問月氣得精心保養的美鬚髯都在抖,他怒道:“你給我站著上課!”

徐問月無奈地歎了口氣站在原地,與她心愛的寶座可望而不可即。

夫子無視徐問月幽怨的眼神,自顧自開始講昨天小測的題目。

“看到最後一題,這題諸位答得都不錯……”

徐問月低頭看向題目:小明是一個練氣九層的修士,在秘境中獲得一枚築基丹,此時同為練氣九層的小紅想要搶奪築基丹,小明為得築基丹已經受傷,難以敵過小紅,請問假如你是小明,你該怎麼做?

此時夫子侃侃而談:“遇到這種情況,首先我們要保證自身的安全,小紅的力量強於小明,小明應該考慮避免衝突,可以將築基丹扔出去,然後趁機遁走,暫避鋒芒。”

說完,夫子又開始點徐問月:“但是在這裡,我要點名批評一下徐問月,你自己說說你寫的什麼?”

徐問月兩手一攤:“把築基丹塞小紅嘴裡,趁她入定突破不能分神的時候殺了她啊。”

“還能這樣?”有弟子發出驚奇的聲音。

夫子瞥了眼那個弟子,弟子立刻低下頭安靜如雞。

夫子冷笑一聲看向徐問月反問道:“我問你,你不敵小紅,要如何讓她服下築基丹?”

“我是幻妖啊,可以用幻術使小紅短時間迷失神智,再趁她被迷惑時把築基丹塞她嘴裡就行。”

對同境界修士使用幻術,中術者受外界刺激感到危險時會清醒過來,因此對方中招時幻妖必須一擊致命,但幻妖技能點全點在了神識上,物理層麵的戰力有限,很難對同境界修士做到一擊必殺。

不過若是小紅正處於突破的關鍵時刻,她就可以刮痧刮死對方,小紅一旦放棄突破,境界也會隨之跌落,她依舊可以應對。

根本難不倒她!

夫子:“……”

眾弟子在台下紛紛暗歎,心道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唉,可惜他們學不了。

-更好的宗門修習劍道,天蒙的教學雜而不精,非道友的上上之選。”徐問月穿來這些天,深刻體會到了天蒙教的有多雜,修仙百藝俱全,今天學符籙,明天學陣法,後天學煉丹,大後天隨緣,那叫一個貴多不貴精。修真界隻有初步孕育出靈智的妖才能修成人形,幻妖剛修成人形不久,靈智未能健全,所以在智商這塊實在不夠,待在書院三年了,還在約等於學前班的丁級班留級。但不得不說,這對徐問月從頭開始瞭解此方世界更為有利,從修真常識上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