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西幻:利特小姐的私人血仆 > 神之子的命運落定

神之子的命運落定

?”布萊德聳聳肩,倚靠在弧形玻璃窗邊,“那我就等等看好了,真想知道到底哪個人類的血能讓你滿意。”歲月轉瞬即逝,利特已經從一個小女孩長成了美豔動人的少女。她身材纖瘦,個子高挑,柔順的長捲髮垂到腰間,上挑的眼型顯得淩厲,舉手投足間透露出伯恩斯家不容侵犯的優雅氣質。血族的壽命極長,血統尊貴的血族甚至可以活到幾千歲,因此一般將一百歲作為成年的年齡。今年春天是利特一百歲的生日,伯恩斯公爵會為她舉辦一場盛大隆...-

千年以前,血族在奧爾斯大陸上迅速興起。他們憑藉極強的自愈能力與破壞性巨大的魔法,在與人類的對陣中取得絕佳優勢。這支優越的、高貴的種族在掠奪人類賴以生存上千年的土地時,表現出絕佳的天賦。

血族的勢力範圍如瘟疫般蔓延開來,從西部的發源地向四麵八方攀附,迅速吞併了一眾弱小的人類王國,在弱小而卑賤的人類的屍骸之上,建立起血族至高無上的統治。

他們一路向東,以強大的威懾力踏遍所經的每處山川與河流、城市與村莊,將人類變為自己的奴隸。這場實力懸殊的戰爭,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贏家。

直到決戰的一夜,映著明亮如太陽的一輪圓月,血族的統帥——克麗絲·林德女王,將鋒利的銀色佩劍刺入人類最後一位統治者的心臟。他已經身負重傷,連一聲□□都未發出,就永遠沉睡在王座上。

於是,這一天成為血族紀元的華麗盛大的開端。林德女王在遍地屍骸的廢墟上建立血族嶄新的政權,以人類鮮血染就的旗幟在夜空中飄揚。

繼承血族始祖該隱血脈的七個最強大的氏族,瓜分了這片大陸的所有土地,位於七氏族之首的林德女王掌管著奧爾斯大陸最富饒、最中心的土地——奧爾蘭王國。從此以後,渺小而愚蠢的人類將在這片大陸永無立足之地。

伯恩斯是女王麾下的家族中地位以及魔力僅次於女王林德的血脈,伯恩斯公爵是女王的內政大臣,是她委以重任的親信。兩人的聯合保證了血族政權以及氏族地位的長盛不衰,這一空前的盛世彷彿永遠不會衰落。

一百年前,拉維·伯恩斯公爵的小女兒利特,帶著整個家族的祝福降生,在一片祥和中長大。金色長髮泛出的光澤比太陽更閃耀,長而彎的睫毛下是湛藍清澈的眼睛,倒映出整片晴空,她皮膚白皙,嗓音嬌軟,穿著繁複華麗的禮裙,像櫥窗裡精緻美麗的洋娃娃。

在寵愛甚至溺愛中長大的利特,養成了驕縱任性的性格。

“呸!”利特嚐了一口玻璃杯中泛著暗紅色光澤的血液,立刻吐了出來,把玻璃杯狠狠擲向牆壁,險些砸到陪侍她的人類女仆。小女孩從柔軟的大床上跳下來,撅起嘴,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的哥哥布萊德:

"這是什麼東西?一點味兒也冇有,太難喝了!你就不能吃點好的嗎?”

“什麼?”布萊德被妹妹的挑剔震驚到了,“這可是我找到的血液品質最上等的血仆了,你這麼挑食,誰能滿足你?”

“哼,那是因為你冇用!”利特用鄙夷的目光瞥了眼哥哥,而後明亮的眼眸望向窗外。

她的視線越過首都克麗絲市中心的高聳宮殿、繁華的鬨市街區、以及血族權貴們居住的華麗宅邸,望向城市邊緣,那是人類苟延殘喘的地域。

“我將來的血仆,絕對是血最好喝的。除了我,你們誰也彆想嚐到一丁點。”

“是嗎?”布萊德聳聳肩,倚靠在弧形玻璃窗邊,“那我就等等看好了,真想知道到底哪個人類的血能讓你滿意。”

歲月轉瞬即逝,利特已經從一個小女孩長成了美豔動人的少女。她身材纖瘦,個子高挑,柔順的長捲髮垂到腰間,上挑的眼型顯得淩厲,舉手投足間透露出伯恩斯家不容侵犯的優雅氣質。

血族的壽命極長,血統尊貴的血族甚至可以活到幾千歲,因此一般將一百歲作為成年的年齡。今年春天是利特一百歲的生日,伯恩斯公爵會為她舉辦一場盛大隆重的典禮。全國各地的大街小巷,都在激烈討論這件大事。

利特本人也欣喜若狂,從小被寵壞了的她當然享受作為眾人視線焦點的感覺。

可惜,利特生日前不久,一則預言打破了奧爾蘭王國幾千年的寧靜。

奧爾蘭王國的雨季通常在夏天,可不知怎的,今年春天竟連續下了兩天兩夜暴雨。好似能撕裂天際的閃電刹那間照亮了陰雲密佈的天空,身穿紫袍的女巫像伴隨著閃電降臨一般,突兀地出現在首都的街道上。

她在瓢潑大雨中獨行,兜帽拉得嚴嚴實實,遮住半張臉,隻能隱約看見她藕荷色的長髮,以及塗抹著紫色口紅的唇瓣。她站在宮殿外,要求麵見女王陛下。守衛被女人陰鬱可怖的氣場嚇得心驚膽戰,強撐著去稟告林德女王。

英明的女王思忖片刻,示意她進來。女巫叩響了宮殿的門扉,敲門聲迴盪在金碧輝煌的偌大廳堂內,女王手中的玻璃杯應聲落地,四分五裂,她預感到厄運悄然而至的腳步聲。

女王請她進來,這位神秘的到訪者此刻才願意掀開兜帽,女王看清了她的臉。

那是一張美得攝人心魄的臉,肌膚比血族更蒼白,幾乎透明,細長的眼型在淡紫色眼影的映襯下更顯得嫵媚,瑰麗的深紫色雙眸中具有洞察一切的透徹智慧。藕荷色長髮披散在肩頭,髮尾墜著晶瑩的雨滴。尖尖的精靈耳隱藏在髮絲後,不仔細觀察極容易忽略。

“請問尊下是?”女王禮貌詢問。

“凡蒙受祝福者,必將葬命於祝福。”女人塗著紫色口紅的唇瓣微微張合,語氣威嚴得如同降臨塵世的神使。

而後,女人稍稍屈膝,朝女王行了個不標準的禮:

“在下埃莉諾·斯卡拉·愛斯羅德,向陛下獻上一則預言。”她停頓半晌,以空靈得彷彿不屬於她自己的聲音開口。

“在雨季到來之前,神子將以人類之軀降生於國都,他的血液甘甜如蜜,他的頭髮銀白似雪,他是血族永恒的敵人。”

這則詩歌般的預言輕飄飄落在女王耳畔,卻像架在脖頸上的鍘刀。從前,驕傲而強大的血族一向不把卑微的人族放在眼裡。若是在幾百年前,女王一定會把這則預言視為糊弄小孩子的把戲。然而現在,情況有所不同了。

人族掀起的叛亂席捲了整片大陸,即使全部被鎮壓,依然留存著不小的隱患。最近,邊陲城鎮上,一位賦閒的血族子爵被貼身血仆殺害,更讓女王心底縈繞著揮之不去的壓迫感。

這支高傲種族的領袖終於明白,對人類掉以輕心,把他們當作被徹底馴服的牲畜,並非明智之舉。

就在女王思考的空隙,神秘的埃莉諾重新戴上兜帽,遮住眼簾,準備離開。

“預言家閣下,請等等。”女王叫住了她,“衷心感謝您的提醒,您的情報配得上王國內最豐厚的獎賞,您想要些什麼?”

“金銀財寶對我而言隻是無用的累贅。”埃莉諾說,“官職名譽也是虛妄的泡影。千年以前,我便是戰爭的旁觀者,現在亦然。”

“那麼,您為什麼把預言告訴我們呢?”

“不,陛下,我同樣告知了貴國麾下的人類統領。”埃莉諾坦然陳述這一事實,絲毫不在乎眼前的血族會有怎樣的反應。

女王的表情略略僵了一秒,隨即恢複平靜,欲言又止。

“我將在這次混戰的結局出現,願您安康,陛下。”埃莉諾話落,揮了揮寬大的袖子,一道炫目的紫光過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埃莉諾走後,天空驟然放晴,彷彿連夜不停的暴雨是她帶來的一樣。女王陛下望向巨大落地窗外,刺眼的陽光,被曬得心情煩躁。高等血族不怕陽光,但也談不上不喜歡。她拉下厚厚的窗簾帷幕,坐在鑲嵌寶石的華麗王座上,思考應對預言的方法。

-可以跟他們一起去,但必須記住,不要由著你的性子胡作非為。尤其是,不能吸乾他的血。女王陛下看重神之子,必須活捉他。”“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不會讓您失望的。”利特輕快回答,而後轉過身,對兩位侍從說,“那我們快出發吧!”自從得知預言起,利特就期盼著能品嚐到傳說中“甘甜如蜜”的血。說來有些荒謬,她是唯一一個已經成年,卻還冇有找到固定的私人血仆的貴族。因為太挑食,利特隻能喝經過多道程式加工的甜味飲品,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