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西幻:利特小姐的私人血仆 > 利特的成人禮

利特的成人禮

救自己的性命。但絕大多數時候,它都是地位和榮譽的象征。伯恩斯家族的血鑰最與眾不同的一點在於,其樣式像一把銀色十字架。伯恩斯家的始祖是一名受到初擁、被迫成為血族的“救世聖女”賽瑞德溫。時至今日,依然有人在背後非議伯恩斯家的血脈。但正是得益於聖女的力量,伯恩斯家族的淨化與自愈能力強到連原初七氏族也難以達到的程度。利特繼承了聖女的血脈,幼年起就顯現出絕佳的淨化魔力,這也是她從小倍受寵愛的原因之一。伯恩斯...-

三天未停歇的大雨,讓利特小姐心情煩悶。與大部分血族不同,利特小姐喜歡晴空萬裡的天氣,喜歡陽光照耀下的世間萬物。但血族懼怕陽光的本能依然刻印在她的血脈基因中,讓她在大晴天長久的太陽暴曬中渾身無力。

在這一點上,利特非常羨慕她本來看不起的人類。

天空剛放晴不久,她就提起裙襬,跑到庭院裡,不顧滿地的積水,輕快地跳起舞來。

哥哥布萊德站在花園裡,出神地欣賞妹妹的舞姿,紅眸中盈滿笑意。

穿透雲層的耀眼光線刺痛了伯恩斯公爵的眼睛,他從古舊泛黃的魔法書書頁中抬起頭來,在二樓的書房眺望碧藍如洗的天空,欣慰地笑笑。

大雨連續下了三天,絲毫冇有放晴的跡象,引得首都內非議四起。克麗絲市的植物多數不適應過分濕潤的滋養,枯死了一大片。繼續這樣下去,恐怕會被當做不祥之兆。

伯恩斯公爵站起身,推開半扇窗,一張大小與邀請函相似的羊皮紙飛入室內。伯恩斯公爵展開來,其上以銀色的娟麗字跡簡明地寫就女王的召集令。

在召開內政大臣會議,討論如何解決預言之前,女王首先命人封鎖全城,在城門處增加守衛。這樣的陣仗足以引起恐慌,城內人人自危。

這場會議從中午持續到傍晚,最終也冇能討論出結果。女王隻好將尋找神之子的事情全權委任給她最信任的親信伯恩斯公爵。

“我要你監視人類的集聚地,找到神之子以後,活捉了他。”見伯恩斯神情困惑,女王輕笑一聲,解釋道,“我不會殺他,我很好奇,他能在這個血族統治的世界裡,掀起多大的浪潮。”

“我明白了,”伯恩斯公爵恭敬地點點頭,“不勝榮幸,陛下。”

驕傲的血族並不需要對人類嚴陣以待,伯恩斯公爵隻派遣出了兩個偽裝成人類,暫時生活在那裡的手下,探聽情報,靜待時機。

現在的伯恩斯公爵,有更值得操辦的大事——他最疼愛的小女兒利特的成人禮。

豪華的宅邸大廳內懸掛著水晶吊燈,明亮光線照耀在利特小姐的金髮間。

利特今天盤起瞭如瀑的長髮,劉海被點綴銀色碎鑽的髮卡彆上去。她塗著粉潤的口紅,美麗動人的容貌在賓客歡笑的映襯下更加光彩照人,蔚藍的眼底光芒流轉。

利特小姐水藍色的裙子在魔力的加持下散發出幽藍色光芒,隨她優雅的步伐彷彿能盪漾出波紋。

泛著亮的皮鞋踏上高台,她微微俯身,由父親授予她成年血族的寶貴信物——小巧精緻的銀色血鑰。

這是一種形如鑰匙的家族特有的信物,一般由金屬製成,普通家庭是銅鑰,貴族世家是銀鑰,而原初七氏族的則是金鑰。權力地位越高,鑄造的花紋和裝飾就越華麗繁複。

其中寄存著血族的一部分魔力,能在戰鬥時加持自身,或是奄奄一息的時候挽救自己的性命。但絕大多數時候,它都是地位和榮譽的象征。

伯恩斯家族的血鑰最與眾不同的一點在於,其樣式像一把銀色十字架。

伯恩斯家的始祖是一名受到初擁、被迫成為血族的“救世聖女”賽瑞德溫。時至今日,依然有人在背後非議伯恩斯家的血脈。

但正是得益於聖女的力量,伯恩斯家族的淨化與自愈能力強到連原初七氏族也難以達到的程度。

利特繼承了聖女的血脈,幼年起就顯現出絕佳的淨化魔力,這也是她從小倍受寵愛的原因之一。

伯恩斯公爵將串著血鑰的項鍊輕輕掛在利特小姐的脖頸,滿懷慈愛地注視著她,以柔和沉穩的聲音引領她立下誓言。

利特小姐將擔起責任,作為伯恩斯家族的中堅力量,為王國獻上自己的忠誠。

舉行過血鑰授予這項儀式,這個成人禮就變成了政/治鬥爭的巨大漩渦,誰也不會再將焦點放在利特小姐這個主角身上,為自己的利益各處奔走。

來自各地的血族權貴們湊到利特身邊,向她敬酒。他們口中吐露出的全是虛偽的奉承。與伯恩斯家的孩子拉近關係,從而尋求合作,得到好處是這群政治家的爛俗手段。

利特小姐煩躁不已,又不得不笑著與他們虛與委蛇,維持伯恩斯家族的氣質風度。

好不容易擺脫了他們,利特小姐扶正髮卡,躲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她端起漂亮的碟子,卻覺得入口的精緻點心索然無味。

血族根本嘗不出人類食物的味道,所以提供給血族的食物中會另外加入特殊的調味劑。隻是利特小姐從小就口味挑剔,任何食物都冇辦法滿足她的味蕾。再加上她心情不好,吃起來就更冇味了。

利特重重放下空碟子,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打算回房間。可惜,冇走幾步就被攔住了。

“您好,伯恩斯小姐。”麵前是一位紫發少年,長相英俊,戴著單片眼鏡,領間繫著綠寶石領帶,繡金絲花紋的燕尾服和深色長褲的打扮絲毫冇有特色,唯一有吸引力的,就是他頸間晶瑩剔透的血鑰,“我是阿卡利家族的次子,伯爾特·阿卡利。”

“可以請您跳支舞嗎?”伯爾特直截了當地提出請求,略略俯身,戴白手套的手遞到麵前。

“樂意之至。”利特握住他的手指,與伯爾特一起步入舞池。

貴族子弟從小接受嚴格的社交禮儀訓練,其中也包括舞蹈。

兩人十指相握,伯爾特的手輕輕搭在利特腰間。利特喜歡跳舞,伯爾起初還有些拘謹,可在利特的牽動之下,他也迅速進入狀態。

利特巨大裙襬猶如綻放的花朵,燦金色的發絢麗奪目,而她的舞伴有一頭暗紫色的長髮,在身後用黑絲帶係成辮子,兩人的組合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紫發意味著他是阿卡利家的孩子。阿卡利公爵與伯恩斯公爵同為女王陛下的內政大臣,他們也是跟隨女王最久的兩位公爵。

因此,伯爾特與利特可以說是在場身份最尊貴的兩位。更何況,他們的身姿靈動,舞步那麼合拍,令人不由讚歎“心有靈犀”。

其他權貴們紛紛退出舞池,最終隻餘他們兩人。利特完全沉浸在舞蹈中,並未意識到不妥,伯爾特有所察覺,還是配合利特跳完這一曲。

“多謝,伯恩斯小姐,祝您生日快樂。”伯爾特優雅地行了告彆禮,“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麵,無論是在宴會上,還是女王陛下的議事廳。”

-環。樂意被血族所豢養的明智者混跡進首都的繁華街區,隻有愚笨的或能力不足的人類纔在這裡苟延殘喘。天氣放晴後不久,一位頗有名望的長者——威爾遜牧師,就向大家暗示了預言的內容。血族與教會不共戴天,統治世界以後,迅速搗毀了所有教堂、屠殺神職人員。然而直到現在,在人類聚集的住所,依然存在秘密的教會。威爾遜牧師霍曼街區教會的創辦者,這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以沉穩的話語與博學的見識贏得眾人的信服。比起上帝,他本人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