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星河盪漾 > (四)

(四)

啊。”許行舟接過五文錢。一日下來接了幾個病人,許期舟抖了抖錢袋,少點可憐。許行舟起身準備走的,一姑娘說道:“大夫,還看病嗎?”許行舟又坐了下來,又問:“姑娘請坐。”“大夫,小女子最近總是憂慮掉了好多髮絲,大夫可知道這是什麼病?”許行舟搭脈不語,溫聘嵐反手輕握住許期舟的手。許行舟抽出手在紙上寫好方子遞給姑娘。溫聘嵐看著紙上寫的,把紙扔到一邊,俯身輕笑,“大夫,我得的可是相思病?聽聞相思病許得用心頭血...-

許行舟牽著馬兒接著趕路。

彥知溪立馬牽著馬跟上。

溫聘嵐看著高潔傲岸的背影,猜著身份,或許白佈下的眼睛就是關鍵。

駕著馬悠悠然走在後麵。

三人一人一隻船在水上飄,舟行向前方,兩岸樹木伴著陽光悄悄地退向身後。

溫聘嵐看了眼後麵的一隻船上坐著的小公子,左顧右盼,坐立不安。

溫聘嵐想著閣主說的話。

閣主:“有人要保那人的命,焰,你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身邊。”

焰問:“閣主,屬下想知道是誰要保那人的命?”

閣主:“當今皇上。”

當今皇上覆姓袁,從五個皇子當中脫穎而出,心狠手辣的不會少,可為什麼要護著一個小毛孩,難道……

溫聘嵐拉起帷帽,看向許行舟。

這瞎子也知道他的身份了?

雖說叫瞎子不好意思,但也忘記問名字了。

三更半夜,潭底升起溶溶的煙霧。

幾人上岸,圍坐在篝火旁。

溫聘嵐問:“公子你叫什麼啊,小女子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嗯?”彥知溪咬著乾糧望向溫聘嵐。

溫聘嵐看著許行舟。

“許行舟。”

溪上月光灑瀉,霧氣漂流。

進入夢鄉。

-“對了,我爹呢?”彥知溪冇有看到爹的身影問道。“啊…這個啊,應該快回來了。”大房臉上有絲緊張,隨後笑開眼問著。“公子長得這麼好,可有婚配啊?”“娘…問哥哥這不好吧。”彥知溪說著。“說的是,嗯……這時候公子冇有吃東西吧。”意識到問的話,臉上的尬笑了幾聲。“娘,吃過了。”彥知溪不愉快的回道。“你!——”大房要爆發的脾氣一下子收住,對許行舟微笑的說著:“公子,這也快午時了,留下吃點?”“不用,送到人就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