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星河盪漾 > (四)

(四)

嵐看向彥知溪的看向,空無一人。“醒來時,就冇見到彥知溪。”許行舟知道溫聘嵐想問什麼。溫聘嵐暗想,怎麼霧裡會有毒,小公子又去了哪裡。溫聘嵐看向許行舟,問:“許公子不怕嗎?”許行舟輕搖頭,說:“此毒會讓人出現沉睡的現象,隻要不吸入就行。”溫聘嵐站起身,走近問:“那小公子是…自己走遠了?”溫聘嵐問完想起許行舟看不見啊,於是自己查詢一下地麵的痕跡。“不會真被妖怪吃了吧!”溫聘嵐正查詢著,這時許行舟說。“溫...-

溫聘嵐坐在樹蔭下歇息,笑著說:“二位,像你們這樣走,彆說三日了,五日也走不到京城。”

許行舟下馬,說:“姑娘騎馬很是熟練嘛,比我們都走的要快。”

溫聘嵐放下帷帽,起身。

“你們要走水路?是真的嗎?”

彥知溪說著:“水路怎麼了?!”

溫聘嵐對許行舟說著:“公子,這去京城的水路可不太平。”

“姑娘怎麼知道?”許行舟坐在樹下問。

彥知溪拿出水囊放在許行舟手裡。

“是啊,大姐姐,你是怎麼知道的?”彥知溪吃著乾糧看著溫聘嵐。

溫聘嵐踏上馬鞍,說著:“小女子也是見家人信中有提過,水上死過人,飄過屍體,聽他人說是水鬼作祟。”

“都提醒你們了,走或是不走,都隨你們。”

溫聘嵐等著許行舟的答案。

“走,帶的乾糧和銀兩最多撐五日。”許期舟說著。

溫聘嵐說:“恐怕五日都撐不了,小公子可是累了就吃點。”

被說到的彥知溪巴巴嘴,把乾糧收起,拿過許行舟放旁邊的水囊喝口水後收好。

許行舟說:“水鬼,我可真冇見過。”

溫聘嵐說:“小女子想問公子你一個問題。”

“若是小女子出的銀兩足夠超過小公子,那公子你也會護著小女子嗎?”

許行舟說:“或許會。”

這麼模棱兩可的回答,這人啊~

彥知溪:“大姐姐想乾什麼啊?我是不會讓大姐姐指示哥哥乾壞事的!”

彥知溪急的可以長高五厘米。

溫聘嵐白眼。

“小公子啊,最好夜晚睡覺睜著眼睛彆被妖怪抓去吃了,像小公子這樣的心臟最美味了,最純潔了。”

-問:“許公子有想好拿到銀子後,還待在京城嗎?”許行舟:“隨處漂遊。”“哥哥不留下來嗎?……”許行舟:“不會。”“為何不待在京城治病救人呢?”溫聘嵐問道。許行舟說:“在下不適合留在京城,而偏僻的小城倒是一個合適在下的地方。”溫聘嵐看著許行舟,“現在看許公子倒像是個遊醫。”治病救人的錢要得少,跟小公子要銀子是少一分都是不可能,為什麼不想留在富饒的京城。看不出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無慾無求,無波無瀾,倒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