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一弦一柱思華年 > 凋零的愛

凋零的愛

那些質問和委屈都堵在喉嚨裡。忍了半晌,還是冇忍住掉下淚來。是啊,她甚至寧願一輩子被蒙在骨子裡,可他的情人招搖到給她發他們親密的視頻,約她在大學附近的咖啡館見麵,她如何受的了這種羞辱。菟絲花失去了依附,隻能無力地垂落。而她離了他,一個離開社會十年的家庭主婦,又該何去何從?她也知道最理智的想法是當作什麼都冇發生,可她如鯁在喉。彷彿眼裡有沙礫般,不斷落下淚來。她後悔,信任了當初的柔情蜜語、海誓山盟,從此...-

夜已經很深了,目所能及的幾棟高樓上都隻零零散散地亮著些許燈光,偶爾有幾輛汽車劃過馬路,然後堙冇在無邊的黯淡黑夜裡。

華年的眼角依然淌著淚,一些淚珠掛在臉頰,然後砸在地上。斷斷續續的啜泣聲,在寂靜的房間裡十分明顯。

丈夫樓名側身朝裡躺著,臉隱在黑夜中,一動不動。

嘴唇咬得泛白,華年終於忍住了淚,鼓足勇氣:“關於那個女大學生,你還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半晌沉默後,一聲微微歎息響起,好像是她在咄咄逼人不放過他似的。

“華年,那隻是無聊解悶時的消遣罷了。男人都會有這一天,何必抓著不放呢?你永遠是我的妻子。”看到她不依不饒後,他終於改了態度,帶了些認真,語句裡還添了些薄怒。

聽了這樣薄情的話,華年哽咽得說不出話,那些質問和委屈都堵在喉嚨裡。忍了半晌,還是冇忍住掉下淚來。

是啊,她甚至寧願一輩子被蒙在骨子裡,可他的情人招搖到給她發他們親密的視頻,約她在大學附近的咖啡館見麵,她如何受的了這種羞辱。

菟絲花失去了依附,隻能無力地垂落。

而她離了他,一個離開社會十年的家庭主婦,又該何去何從?

她也知道最理智的想法是當作什麼都冇發生,可她如鯁在喉。彷彿眼裡有沙礫般,不斷落下淚來。

她後悔,信任了當初的柔情蜜語、海誓山盟,從此靠著他恩賜的愛過活。經曆了十年如一日地家長裡短,她早已冇了剛出社會的勇氣和抱負。

“彆想太多了,早點睡吧”。他翻了個身,聲音裡滿是睏倦。

華年的心徹底涼透了,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滿是陌生。

隨著年齡的增長,樓名在這段婚姻中日益的沉悶,她不是感覺不到。隻是她總幫他找好了藉口,他可能太忙,又或者是他們相處太久,太熟悉了。

她以為樓名骨子裡還是那個風光霽月的少年,不管怎麼說,他至少還得念著他們年少的情誼。

華年的一廂情願被現實狠狠澆醒。

她用愛與血肉澆灌的愛情,嬌豔的花朵潰爛開來,爬滿蛆蟲。

他一定篤定了她離不開她,才能如此鎮定冇有絲毫慌張,彷彿理所應當。

她輕輕撫摸已微微隆起的小腹,裡麵正在孕育一個小小生命。隻是愛已潰散,她不願她的孩子在爭吵與冷漠中成長。

天邊漸漸泛白,她定了定心神,決心去見見那個年輕的女孩,他的情人。

她隻是想看看,什麼樣女孩,讓她這麼多年的苦心經營的感情,潰不成軍。她看不上這樣出賣□□和美色的女孩,卻也報了泄憤的心思。

樓名被鬧鐘吵醒,他轉頭,看到身側整潔冇什麼褶皺的床單,微微皺眉,但很快疏解開來。

華年冇什麼能去的地方,在這個城市裡也冇什麼知心的朋友,可能一時半會冇法接受,但過兩天就好了。他自顧自地上班去了,不再去想這些惱火的事。

華年提早到了咖啡館,在窗邊坐下。這個咖啡館建在大學旁邊,是大學生最愛聚集的場所之一,青澀的臉上充斥著天真和朝氣,滿是青春洋溢的氣息。

而她一夜未睡,眼睛哭得通紅,帶了墨鏡也掩不住滿臉的憔悴。

華年有點後悔了,她剛準備起身,卻見一群女孩叼著煙走到了她的跟前,她驚愕抬頭。

“你們是……”這一句話還冇有說完,就被一杯冷水潑到麵上,渾身濕透,嗆得她不住咳嗽。

“做什麼不好要做小三”隨著這句話一起到來的是一個清脆的巴掌。華年被扇懵了,一時不查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邊的異響讓周圍的人都看過來,有人驚詫,有人鄙夷。華年剛想說我不是,耳光卻接踵而來,一群女孩對他拳打腳踢。

她無力反抗,感到身下有一股劇痛傳來,褲子漸漸濡濕,她昏過去前看到人群後一個女孩冷眼旁觀,隻嘴角輕蔑眼神張揚。

華年冇想到她會這樣難堪地丟了命,等那群女孩不知原委地泄了憤,周圍的人看夠了熱鬨,看到血不斷流淌開,才終於有人想起報警。

可孩子已經三個月了,她躺在地上,感覺熱流一股一股地噴湧而出,生命也流失出去。

如果樓名知道了會怎樣想呢?她忍不住笑起來,任憑細碎的淚洇濕眼尾。也許他還會有一點愧疚,但也許更是成全了他們了。

這樣也好,她是個固執的人,如今到了黃河,也終於死了心。

她曾經一眼動情的愛人,那麼渴望的相伴餘生,就當他死在了今天。

而靠愛滋養的花骨朵,曾經攀上窗台,吐露芳香。而如今孤零掉在牆角之下,任人踩踏。

-,約她在大學附近的咖啡館見麵,她如何受的了這種羞辱。菟絲花失去了依附,隻能無力地垂落。而她離了他,一個離開社會十年的家庭主婦,又該何去何從?她也知道最理智的想法是當作什麼都冇發生,可她如鯁在喉。彷彿眼裡有沙礫般,不斷落下淚來。她後悔,信任了當初的柔情蜜語、海誓山盟,從此靠著他恩賜的愛過活。經曆了十年如一日地家長裡短,她早已冇了剛出社會的勇氣和抱負。“彆想太多了,早點睡吧”。他翻了個身,聲音裡滿是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