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有狐綏綏 > 第三章

第三章

刃湊近脖頸,雖說有些疼,可這種死法最快了,她的眼睛一閉,直接撞了上去,血水糊了洛霄滿臉。“若是我早曉得成仙於我無妄,我便不會去虛崑山,更不會識得你。”九微看向紫桓紫桓仙尊那處,臉上帶著無儘的桃花笑意。紫桓紫桓仙尊坐在高處,麵無表情,隻是袖中的手緊了緊,大業已成,區區一個妖又算得了什麼?綏綏閉眼的那刻,她幻化成了一隻白狐,通體雪白,可那九尾卻不在了,隻剩下一條尾巴,死氣沉沉的躺在洛霄的懷裡。“你的千...-

天可憐見的,這傢夥終於曉得她是九尾白狐之事了?可是他怎的無形之下準確無誤的喊出了她的小名。

可能是阿八?

說起這個阿八她就來氣。

再看看他一副要死不活恨不得撲上來的眼神是怎麼回事?綏綏往後挪了挪身子,之前踢她下床那會可不是這樣的,她一隻漂漂亮亮的狐狸精居然被一個男人踢下了床,她可是愣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

綏綏甚是艱難的站起身來,叉著腰狠狠地一跺腳,“綏綏不是誰都能叫的,我也不叫阿八!”

男人瞧了眼四周,再看看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綏綏,他掐指一算,再抬頭一看。

原來他來到了千年前,應該是綏綏初開靈智化形不久,而他不知何種緣由,神識進入這男子。

這男子的身體似有若無的仙氣,應該是剛修仙不久。

回想之前,綏綏第一次見他,追了他滿虛崑山說是見過他,他原以為那是狐狸精特有的搭訕方式,原來確有其事。

綏綏見他毫無反應,原以為是被嚇懵了,就伸出包著白布的爪兒招了招手,“兄弟你想什麼呢?”

這聲久違的兄弟引得他陷入了沉思,以往的綏綏也喜歡拎著酒罈子搭著他肩膀,“兄弟喝酒去呀!”

他們之間無男女大防,綏綏也是心思單純,可是洛霄不知的是,為何就是這般毫無防犯之心的人,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麵。

他也是想了很久才明白,不過是同被命運選中,身不由己之人。

如果早一點知道,會不會有不同的結局。

“你對誰都喚作兄弟?”洛霄緊盯著眼前之人,湊得這般近,他伸手想去撫綏綏的臉,卻在觸及之時收回了手。

她是綏綏,卻不是那個他朝夕相處了數十載的的綏綏,星耀司南帶他來此處,想必有他要尋之物,想至此處,洛霄也恢複了神態,整了整衣袖,作揖道:“姑娘與我摯友長得過於相似,是洛霄無禮了。”

綏綏泛紅著臉頰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攪得心神不寧,不過她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性子,見他道歉也不再揪著不放,舉起了爪子說道:“昨日是你救了我,我們狐族向來有恩必報,可也愛記仇,你踹我那一腳就當是報答了你的大恩。”

記仇這事兒挺真實! “可我瞧著那不是摯友這般簡單,是心上之人?”綏綏微微一笑,雖說她冇多大的本事,可她畢竟少有的狐狸品種,原本就是姿容上乘,整個六界也難找的美人,她這一笑,可令多少男子為之神魂顛倒。

難怪之後的紫桓仙尊會選中她,實屬最合適的人選。

摯友便是摯友,洛霄不言也不辯駁,隻是心裡多了幾分疑慮,難道真的隻是摯友嗎。

正在這時,綏綏的肚子不合時宜的“咕咕”叫了幾聲,她頓時漲紅了臉,揉了揉肚子,隨後嬌羞的說了一聲;“餓了?”

洛霄麵無表情的出了屋子。

見洛霄走後,她立馬盤膝坐下,調息體內的靈力,昨日那鬼清淵壇遭此大劫,真是不幸至及。

所幸,她能幻化成人形了,但是還未完全恢複,可她所受之傷,怎的會恢複的這般快,難不成是那個洛霄的功勞?

正當綏綏想不明白之時,洛霄端了一碗粥進來。

此時的綏綏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是粥是肉已經完全無關緊要了,填飽肚子纔是真理,可她手上纏滿白布也極為礙事,她問:“能不能拆了?”

洛霄檢查了一下傷勢,應該還未好,於是端起碗,舀了一勺,吹涼了放到了綏綏嘴邊。

這哪裡遭得住!

綏綏的臉上微微泛起一絲紅暈道:“你餵我粥這事,你的心上人……摯友知道嗎?”

洛霄的手一滯,但還是將粥上前一放道:“要吃就吃,不吃倒了就是。”

這般浪費對不起千萬飽受饑餓之日,她伸了伸脖子張開嘴,將一勺粥嚥了下去,綏綏覺得她還是餓著比較好,因為這粥的比昨日的青菜還要難吃百倍,隻見她頭一歪,不再吃下一口,“淡了!”

洛霄聽此嚐了嚐粥,好像是有點淡。

“你吃我吃過的勺子,你摯友知道嗎?”綏綏扯著嘴角,他這倒是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好似認識了千百載,難不成真把她當做了摯友?

洛霄低頭攪著勺子,眼皮也未抬的說道:“你若再說一句摯友之言,我把你丟出去!”

此時的綏綏尚不知,她此刻的揶揄的不是彆人,而是自個兒,若是日後知曉,不知是何臉麵對當時的她。

到底是沾了彆人摯友的光,如今想要快點恢複靈力,隻能忍一時了,綏綏捂嘴笑道:“如今我靈力受損,自然得吃些清淡的,再來一口。”

說罷,張大了嘴巴,等待投食。 原她千百年以來,她的性子倒是一點都未變。

此處地廣人稀,靈氣稀薄,不遠處就是清淵壇,此人住在此處倒是十分的詭異,綏綏在附近逛了許久,除了這座木屋,彆的倒是未有發現。

黑雲壓頂,卻不是好兆頭,恢複了些許靈力後,綏綏便出來覓食了,這陣子的粥和青菜喝得她著實冇了力氣。

看來真不是養不起寵物之人了。 呸!自己這麼可能是寵物,可有見過河裡抓魚的狐狸。河岸上已經放著死了的兔子了,若是能再抓兩條魚,這今日明日的夥食都能解決。

可這鬼天氣也隻能作罷了。

還未等綏綏上岸穿鞋,隻見烏雲蔽日,微弱的日光透過雲層,散著熠熠光輝,她慌亂的提著鞋子往木屋跑去。

到嘴的兔子怎麼丟在外頭,於是綏綏折回去拿兔子,這一回頭嚇得她狐狸魂都快嚇冇了,隻見一隻似鳥非鳥,頭上長犄角的怪物向她撲來。

驚嚇之餘,她很快恢複了神智,好歹是得天獨厚的九尾白狐,天上地下唯此一隻,雖然她此刻靈力尚未恢複,可若是臨陣退縮,可真是丟了狐族的臉。

手中多了一把桃木劍,臉上大有上前一番廝殺的勢頭,“何方妖孽,竟敢在我麵前出現。”

“無知奶娃,一百年的修為就想與我抗衡,倒不如待我吃了你之後,助我大增功力。”那怪物說罷,朝著綏綏飛來。

綏綏最是不能激,手中的桃木劍瞬間成了三尺青峰,劍光乍現,震懾出微末的妖力,還冇等她近身,就被怪物身上的一道氣流彈了百來丈遠。

快要摔地之時,她感知腰身一緊,並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仙氣,比之那日晚上的還要強烈一些。

綏綏抬頭一看,她眉眼帶著笑道:“是你呀,洛霄!”可是身上的五臟六腑好像被震得剝離一般,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是蠱雕,你小心!”洛霄微微皺眉,鬆了她的腰,將她推至一旁,隨即提劍而上。

蠱雕,上古凶獸。

綏綏身子微傾,眼瞧著快要倒下,一手拄著劍,強撐著身子緊盯著眼前的打鬥。

洛霄功力高深,這蠱雕倒不像像他的對手,數招下來,已然將蠱雕打得節節敗退。

“你是仙門之人?倒有點紫桓那斯的仙決。”蠱雕道。

洛霄回道:“與你何乾!” 洛霄原本身上就有仙力,應該是哪位仙人的點撥,洛霄如今他取代了他的神識,之前屬於他自己的修行也都都渡到了他身上。

“這老怪物要吃了我,不要放過他!”綏綏倒吸了一口涼氣,她實在支撐不住了,趁著快要暈倒之際,向洛霄喊出一句話。

身上的仙氣,倒不是一個普通修仙者該有的,倒像是已然成了仙身,再看他手上的劍,散著如月清輝的光芒也絕非凡品。 他到底是什麼人?

綏綏醒來已經是三日之後的事情了,眨巴眨巴眼望瞭望四周,隻覺得屋裡空蕩蕩的,隻有洛霄一人坐在床畔,略顯疲憊。

“我可是睡了很久?”綏綏說著,明顯感覺到了聲音的虛弱。

洛霄見綏綏醒來,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高興,但很快恢複平靜,知道點了點頭道:“你先前傷還未好,又加之新傷,不過倒也不礙事。”

綏綏隻覺得頭暈目眩,又閉上眼,但是肚子咕嚕嚕的聲音傳來,她迅速睜開眼,摸了摸肚子,杏眼圓睜,烏溜溜的眼眸望向洛霄,驚訝道:“我好幾天冇吃飯,餓了!”

洛霄有些詫異,但也並未說什麼,默默走了出去,忽又想起了什麼,回過頭道:“我給你準備一些吃食,你先好好休息,若是有事,及時喊我就好。”

-,就喊她小八!嗷嗷嗷了數聲之後,也不敢繼續叫喚了,隻得抵著頭。男子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可能過於嚇人,於是打開了狗籠將阿九抱了出來,擱在了床頭,還給給她蓋上了被子,順了順她的毛道:“不嚇你了,早些睡,傷才能好的快一些。”綏綏從未想過跟一個陌生男子同床共枕,雖說這男子長得不錯,可是滿身的鄉野村夫的感覺,隻是白日裡一晃而過的仙氣到底是哪裡來的。男子沉睡後,綏綏的腦袋探出被子,眼瞧著男子周身散著陣陣仙氣,而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