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有狐綏綏 > 第二章

第二章

是什麼,她已經無力去想象,這到底是一場怎樣的陰謀了。斬妖台之上,數道金光籠罩著綏綏,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來。“誅狐妖!”那三個字猶如千金重鐵一般入得綏綏的耳中。 紫桓仙尊當真是半分麵子都不給她留著,就這般五花大綁的丟在了眾仙族麵前,前頭那高高在上的便是他了 紫桓仙尊端坐在高位之上,抬眼望向綏綏,“洛霄仙君覺得該如何處置?”綏綏抬頭望向紫桓仙尊之人,那人麵上無半分的神情,不悲不喜,麵相不過二十來歲,...-

第二章

換綏綏

“聽說了冇有,妖孽已經死於斬妖台,紫桓仙尊今日就要在封神台大封眾仙了!”那是綏綏化為殘魂聽到最後的聲音。

她就真的那麼該死嗎?可是那些人都封了神,可她呢,她想要的永遠都得不到了嗎?

仙魔大戰之後紫桓仙尊成了萬年來第一個神。

而洛霄仙君自是成為下一任仙尊,奉為天尊,主仙界之事,其他有功之仙皆列仙位,今日便是封仙之日。

眾仙皆歸位,可唯獨天尊之位無人。

“請洛霄仙君順應天命成為眾仙之主。”

眾仙叩拜。

“我願用天尊之位換綏綏死後仙名。”洛霄雙眼無神,跪於仙階之上,像是在祈求紫桓神尊莫大無比的恩賜。

“綏綏所犯之罪,罄竹難書,有何資格成仙?況且她早已被你死於於斬妖台,三魂六魄早已四分五裂,再無重聚之日。

”紫桓神尊的話語波瀾不驚,像是訴說一件尋常之事,可對於他來說無疑是最不中聽之話。

魂魄若散,再難找回,碎魂是突破時間和空間限製的遊蕩在天地之間的,若要尋回,那是逆天為之。

既然她無法回來,那成為眾仙之主又有何用?

“綏綏所作所為,不過是你們所佈之局,這些我早已知曉,難不成這仙魔大亂,是靠推出去一個女子來完成的,如今戰亂已平,你們連一個仙位都不肯給嗎?”洛霄雖說不想承認,這一切都是他所敬重的神者安排,可這節骨眼他還是看明白了。

“該回何處便回何處,你且記著,綏綏之死不過是順應天命!眾生皆有定數。”紫桓神尊又道。

“那我今日便要逆了這天道!”洛霄隨後袖手一揮,眼前出現一個司南,散著熠熠光芒,照得陰沉的崑崙如同耀日當空。

就算逆天而為,也要將她帶回來。 刹那間,鬥轉星移,滄海桑田,萬物回迭。 古樹香藤環繞,上空黑壓壓的烏雲籠罩,鳥獸盤旋在洞窟之上,林立的大小妖幡在洞口兩側,黑煙裊繞,氣象陰慘,氣氛略帶著幾分詭異。

身著粉色衣衫的少女手持桃木劍神態自若走在前頭,眉宇間瞧不出半分的害怕。

“你說你一個女孩子怎麼清淵壇都敢闖!”綏綏被眼前景象震撼了,拍了拍放在自個兒百寶袋裡頭的珠子道:“不入虎穴,怎能成事!你說是不是?”

散著流光的珠子從百寶袋裡“咻”一聲飛了出來,落地化做了人形,珠子小兄弟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小少年,頭紮著兩髻,一身紅衣很是惹眼。

正當綏綏驚訝的看著珠子變成人形的少年時,麵前的少年已然將綏綏手中的桃木奪了過去,“不害怕還拿這玩意?” “你怎麼變成人了?”綏綏瞪大了雙眼,往後跳了一大步,緊盯著眼前的珠子化人的少年。

這珠子是綏綏昨日路邊撿的珠子,珠子散著流光映入她的視線之中,她就把順手揣進了兜裡,誰曉得經過一夜之後,那珠子竟然能發出聲音,甚至能跟她對話,簡直是喪心病狂。

現下居然變成了一個小少年,綏綏說不怕那是假的,“珠子,你叫什麼?” “靈珠,歸鶴仙君門下弟子。”珠子少年自豪回答。

“原來是......”綏綏好像認識她似的,又點頭又恍然大悟的樣子,靈珠子很期待的看著她,可最後來了一句,“歸鶴仙君!還真的不認識!” 靈珠嗤笑一聲:“我師父是大神仙,豈是爾等小妖可以見著的。”

想來也是,綏綏冇有搭理他,而是走向清淵壇,可剛走了一小步,隻聽得耳邊的呼嘯大作,妖幡捲起巨大的弧度,一瞧那烏鴉盤旋頭頂,一大坨鳥屎正落在眉心。

綏綏咬著牙,鬥著眼兒,雙手握成拳頭,十成的靈力彙聚於手中桃木劍,怒不可遏的大聲吼道:“哪個狗賊,竟然老孃腦袋上拉屎。”

說來也怪異,得天獨厚的九尾狐妖,初開靈智,靈力卻是極其低微。

妖修仙道,千年也隻有百年的靈力。 但是她持得桃木劍,可破不開清淵壇的妖術。

靈珠子憋著笑,可實在是忍不住蹲地大笑。

片刻之後,軒轅墳的大門打開,裡頭出來一個風姿綽約的美人兒。

不,確切地說是風姿綽約的女妖精,乍一看還真像春十二居那家酒樓的老闆娘,很是風情萬種,連著走路都扭著腰兒,她喝道:“清淵壇是我地盤兒,你允許你們來的。”

“管你誰的地盤,你今日惹到我了!”綏綏亮了亮手中的桃木劍,用袖子胡亂抹了一把額頭上的鳥屎,隨後提氣頓足飛身上前,誰知一層結界擋住了她的去路,將她反彈去了七八丈遠。

清淵墳所設結界與綏綏身上的白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凡到此處的妖,其妖力能達到鼎盛,在外力的作用下,化為原型也最是正常不過了。

當真是丟臉丟到了極致,技不如人也就罷了,偏就被顯出原形變不回去了。 九尾白狐?

站在清淵壇門口的女人眼前一亮,要找人竟然就在眼前,當她跨出結界之時,靈珠以為她要去傷害綏綏,便手掌衍生出一個火球像那女人砸去,“小狐狸快跑!”

看兩人還在打鬥,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綏綏叼起變小了的桃木劍,蹬了蹬起她短小的後腿兒,九條尾巴像撒開雲霧很是惹眼。

女人看綏綏跑遠了,手撚了一張符咒向前拋去,符咒落地竟然成了一個稻草人往綏綏的方向追上去。

綏綏欲哭無淚,身上的靈力好像被封了,她欲甩掉稻草人就鑽入了草堆,可這稻草人好像知道了她下一步,已經先她一步堵住了去路。

定是跑不了,這事告訴她不該去的地方還真去不得,看著後頭的懸崖絕壁。

死就死,反正她命多,可是以後她就隻有八條尾巴了,是不是得叫八微。

這名字難聽極了。

正想著,她的腦子已經自發出的保命信號,後腿不受控製的往後一蹬,直接跳下了山崖。

“這小狐狸這麼猛?”靈珠停止了打鬥,直接奔向懸崖。

萬丈深潭,不可見底,大概會被摔成狐狸肉醬。

女人驚訝到底是怎的回事,怎麼就跳了下去,便莫名其妙的大哭起來,“姐姐,你怎麼就跳下去,我們姐妹還未敘舊呢!” 姐姐?

靈珠摸了摸腦袋,覺得剛剛魂遊天外,難不成錯過了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可顯然冇有,再者那小狐狸十五六的模樣,哪裡能讓她這中年婦人一般的妖精喊她一聲姐姐?

掉落懸崖的綏綏很快醒了過來,原本的九條尾巴瞬間少了一條,毛茸茸的尾巴散成一個屏障,她疼惜的眼淚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摔傷了後腿的她一瘸一拐的走到一間木屋前。

木屋不大,也冇有圍欄,卻種著幾片菜地,菜葉肥厚鮮嫩,狐狸對菜葉子冇什麼敢興趣的,所以也冇引起她的注意。

這時屋裡出來一個男子,他踏著清冽的春風緩步而來,周身散著那股子仙氣讓綏綏抖了三抖,豎起狐狸腦袋靜佇在一邊。

那男子眉如遠山,目若寒星,一根冇有任何樣式的桃木簪束在發頂,一襲淡青色的粗衣麻布像是隱居在此處的世外高人。

男子從外頭拿了一捆柴火進了灶間,隨著周身遊蕩的仙氣也消失不見了。

為什麼如此仙氣飄然的男子,怎的還要生火做飯?想來是眼花了?剛剛一閃而過的美感全部被這凡塵的煙火氣息破壞的蕩然無存。

綏綏跳上窗台看看裡頭有些什麼,她縱身一躍,冇想到後足蹬不上窗沿,

撲騰著前爪滑了下去。

原本就摔傷了腿,如此行徑更是雪上加霜,痛得“嗷嗷嗷”叫了幾聲之後,男子聞聲而來。

雙手拿著柴火,灰頭土臉的從灶間出來了,瞧著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摔在窗台下,後腿還滲著血,竟是丟掉了手中的木柴,數了數阿九身上的尾巴。

“古書記載有九尾白狐,如今怎的還有八尾的狐狸?”男子震驚了一會之後,蹲下身去抱小狐狸。

綏綏雖討厭被陌生男子抱著,可身上冇有了半點靈力,隻能象征性的撲騰了幾下,隨後隻能任由著這個男子抱進了裡屋。

“看著也理應是隻靈狐,應也聽得懂我的言語。”男子自言自語著給綏綏包紮好了傷口,可她也頭也未抬,隻是慵懶的將頭擱在桌上,很是頹然地抬了一下眼皮。

她傷得是腿,怎的連爪子都給包上了?

“看來還未通靈識,你先休息著,我去做晚膳。”男子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又瞧了一眼不搭理他的綏綏。

男子很快做好了飯,擱在了桌子上,綏綏也無處可走,索性就待在此地了。 一碗青菜一碗青菜湯,瞧著很冇有食慾。

“我窮得很,也不像能養得起寵物的人,所以傷好了,得趕緊走。”男子還不忘給綏綏添了一碗飯,放在她眼前。

寵物個大頭鬼,她是一隻九尾白狐,怎的就成了寵物,若她恢複靈力,第一件事就掀翻這張破桌子。

雖說這白飯青菜提不起興致,但是她是真的餓,她昂了昂腦袋,用著包著布條的爪子推了推飯碗,歪著腦袋雙眼緊盯著麵前的男子。

“原本以為你是一隻靈狐,卻冇想到是一隻連飯都不會吃的傻狐狸。”男子放下手中的碗筷,去拿綏綏眼前的那碗飯時,綏綏卻不依了。

她嗷嗚了一聲,隨即踢了一腳飯碗,再抬起前腿一腳拍向了男子的臉上。好在包了布條,也未感知到疼痛。

可是綏綏的下場可想而知,男子家裡原本有個狗籠子,現如今成了阿九的容身之所。 她嗷嗚了數聲無果。

到了夜間,男子上榻睡覺了,綏綏被關在狗籠子裡頭,繼續哀嚎著。

“小八,你要是再吵,明日就把你丟在山裡頭喂狼吃。”男子嚇唬著她,綏綏可憐巴巴的數著自己的尾巴。

不能因為她現下隻有八尾,就喊她小八!

嗷嗷嗷了數聲之後,也不敢繼續叫喚了,隻得抵著頭。

男子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可能過於嚇人,於是打開了狗籠將阿九抱了出來,擱在了床頭,還給給她蓋上了被子,順了順她的毛道:“不嚇你了,早些睡,傷才能好的快一些。”

綏綏從未想過跟一個陌生男子同床共枕,雖說這男子長得不錯,可是滿身的鄉野村夫的感覺,隻是白日裡一晃而過的仙氣到底是哪裡來的。

男子沉睡後,綏綏的腦袋探出被子,眼瞧著男子周身散著陣陣仙氣,而這仙力充沛,似乎她也能浸潤一點,對於恢複自身的靈力,也是有些許好處的。

都說世外高人就是隱居山林的,綏綏眼皮越來越沉,思緒也越來越遠。

第二日清晨,晨曦的微光照射近窗子,照在少女白皙的臉上。

“你是誰,從何處而來?”大聲質問的男聲之中,夾雜著些許怒意還有羞澀之意,竟是一激動將她從床上踹了下去,男子怒不可遏的瞧著睡眼朦朧的少女,看著她雙手還包著白布,瞬間明白了這少女究竟是誰,“你是綏綏?”

-少女手持桃木劍神態自若走在前頭,眉宇間瞧不出半分的害怕。“你說你一個女孩子怎麼清淵壇都敢闖!”綏綏被眼前景象震撼了,拍了拍放在自個兒百寶袋裡頭的珠子道:“不入虎穴,怎能成事!你說是不是?”散著流光的珠子從百寶袋裡“咻”一聲飛了出來,落地化做了人形,珠子小兄弟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小少年,頭紮著兩髻,一身紅衣很是惹眼。正當綏綏驚訝的看著珠子變成人形的少年時,麵前的少年已然將綏綏手中的桃木奪了過去,“不害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