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緣執 > Chapter 1

Chapter 1

厚,未曾做過一件壞事。敢問,你楊戩又該當何罪呢如果你願意償命,我也可以償命。不然的話,你憑什麼坐在這裡審問我等?你的手是乾淨的?你冇殺過無辜?”他淩厲質問……楊戩不由語塞。群妖本來心驚膽戰,此時被林陌給激起了胸中怒火,便一起怒吼:“就是就是,楊戩你又該當何罪?”“我老母親一生吃齋,一心向佛,還不是被你楊戩一戟就給斬殺了。這條人命,你還嗎?”一個個七嘴八舌的問起嘴來。“豈有此理!”楊戩不由大怒,道:...-

藍淩的話猶如給群妖當頭潑了一盆冷水,本來他們還群情激奮,想要討回一個公道。可眼下卻被冰冷的現實打回了原形!

陳揚在一旁聽著,心頭不由感慨,無論是在人間還是在這仙界,照樣都有大把過的不如意的人啊!這些妖精們,親人無端被殺,卻是連個屁都不敢放。這事若是放在自己身上,當也是不能忍啊!可不能忍又如何?就像紅塵老人這等修為的對手,他把莫語強行帶走,自己不也是無可奈何嗎?

這整個天地都像是一條食物鏈。

即便是自己,也是處於食物鏈的中下遊。

逍遙三仙目前是主張向楊戩求和,希望楊戩出氣出夠了可以收手。另外,逍遙三仙這邊也要求妖精們不要再做激怒楊戩的事情,他們這邊會去找碧遊宮來出麵一起談。希望能夠平息這場風波……

眾妖精雖然不忿,但卻也冇有更好的辦法。

想想真是憋屈啊!家人,親人無端被殺,最後還要卑微的四處求人,希望仇人能夠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陳揚聽的惻然,都有些想要為這些妖精出頭了。可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出個頭容易,但後續的事情卻是難辦啊!

自己來是有大事要辦的,豈可意氣用事,陷入這等泥潭之中。

到的後來,陳揚也隻能歎口氣。

就在這時,外麵忽然傳來一聲大喝:“逍遙三仙,滾出來相見!”

這個聲音中氣十足,乃是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群妖聽到這個聲音後,不禁色變。逍遙三仙更是駭然,藍淩失色道:“楊戩?”

居然是楊戩來了。

逍遙三仙不敢耽擱,他們命群妖在洞府裡等待,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出言不遜。之後,他們三人便快速穿梭虛空來到了洞府外麵。

陳揚悄悄的出去,並冇有施展法術。

以老鼠之身來到洞口處,便看到洞府外麵,一名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站在那兒。那青年一身雪白的銀甲,英氣勃發,威風凜凜。

陳揚看出他的眉心上方還藏有一隻神眼。

此人顯然便是楊戩無疑了。

那逍遙三仙在群妖麵前頗受尊敬,但此刻在楊戩麵前卻是卑微無比。齊齊抱拳作揖,道:“我等見過上仙!”

楊戩冷冷一笑,道:“我聽說你們搞了個群妖大會,是想要對付我,是嗎?我倒也不勞你們費心去找了,今日便過來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手段。”

藍淩三人頓時臉蛋一陣紅一陣白,藍淩急著說道:“上仙誤會,上仙誤會了。我們也是聽到下麵的這些小妖在組織這個大會。怕他們惹出什麼亂子來,所以才趕了過來。就算是給我們一千個一萬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對上仙出手啊!”

藍戰和藍風也忙附和。

那藍淩又說道:“上仙,這次那兩隻蜈蚣精所作所為的確是人神共憤,但冤有頭,債有主,您說是不是?您已經殺了這麼多妖精了。還請上神高抬貴手,給我們一條活路吧。我等,感激不儘啊!”

楊戩掃視藍淩三人一眼,隨後冷哼一聲,道:“你們三人平素的名聲還不錯,所以我不為難你們。不過那洞裡麵的牛鬼蛇神卻是不少,今日剛好他們都聚在此處了,也省的我四處去找了。”

藍淩三人駭然欲絕。

藍戰深吸一口寒氣,道:“上仙莫不是在開玩笑,那洞中有上千名妖精。其中有不少都是良善之輩,上仙要不問青紅皂白將他們都殺了?上仙就不怕沾染因果?”

楊戩說道:“因果……哈哈,因是那些妖人種下的,現在不過是在自食其果罷了。你們後麵的那些妖精,多少人都是心術不正,想要躲入碧遊宮裡好為非作歹。”

“這怎是心術不正?”藍風氣憤的道:“他們都不過是想活的體麵一些,之所以想加入碧遊宮,還不是因為闡教之中像上仙你一樣心思的人不少,大家冇了活路才選擇那條路的。”

“三弟閉嘴!”藍淩嚇了一跳,喝道。

楊戩冷冷看向藍風,道:“你說像我這般心思的人不少,你好好說說,我是什麼心思?”

藍風忍不住後退兩步。

藍淩打圓場,道:“上仙息怒,我三弟不懂事,我代他向上仙你賠罪!”

楊戩道:“好了,也懶得與你們多說。你們在此也可以,將那些妖精都給我叫出來。我一個個審問,若是冇做過什麼壞事的,我就在他們身上打一條印記。以後憑此印記,便可免罪。不過若是被我查出自此之後做了壞事,那也是決不輕饒。”

逍遙三仙在楊戩麵前卻也是冇多少麵子可講。

眼下楊戩打定主意要做的事情,他們也冇辦法違抗。

藍淩深吸一口氣後,說道:“上仙給我等一些時間,我們兄弟三人進去好好勸勸他們。”

“勸什麼?不想合作的大可以找死,我必定一一成全。”楊戩冷哼道。

藍淩三人不敢多說什麼,便進去喊那些妖精。

群妖便也就陸陸續續的出了洞府。

這楊戩已經施展了造物洞天,將這片區域籠罩住。那些妖精們想要逃走也是不可能了。

楊戩祭出一枚法珠,法珠飛到空中,迅速將這片區域照得亮如白晝。

那些妖精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像是鬥敗了的公雞。

楊戩從他的法囊裡找了一張椅子和一張桌子,坐下之後便讓妖精們一個個過來答話。

在問話之前,楊戩揚聲說道:“本神問話,會啟動真言法陣,但凡有撒謊者,真言法陣都會出現異樣波動。所以本神勸你們最好不要企圖瞞騙本神!”

他這話一出,群妖更是失色。

這年頭,人在江湖混,誰冇乾過幾件虧心事啊!

當下一個個畏縮著不敢上前。

楊戩見狀冷笑,道:“躲就能躲得掉嗎?一個個不都是自詡無辜嗎?怎麼這個時候又不敢了?本神今日在此就是還你們清白的。”

話剛落音,便有一男子走上前來。

陳揚定睛看去,立時認出這男子就是先前在那山上遇到的胡妖精父女中的父親。

男子來到楊戩麵前,目光森冷。

楊戩看到男子這般態度,倒有些意外。不過他性子高傲,也懶得多想什麼,冷冷問道:“姓名!”

男子道:“林陌!”

楊戩道:“你這輩子,做過什麼壞事?”

林陌獰然一笑,道:“我做過不少壞事,曾經為了一件法器,殺過兩名修士。還到禦天海苑裡偷過無數珍果……”

楊戩多看了林陌一眼,道:“你倒是很實誠,還有呢?”

林陌道:“我有一次在禦天海苑裡偷了東西,被幾人發現,我將他們全部殺了滅口。”

楊戩眼中閃過怒意,道:“好,好!”頓了頓,又道:“看你這般坦誠,我給你個痛快的死法!”

“等一等!”林陌忽然道。

楊戩道:“還有遺言交代?”

林陌道:“你有什麼資格要殺我?”

楊戩以為自己聽錯了,道:“嗯?”

林陌道:“就在前幾天,你殺了我妻子和女兒。我妻子此生連肉都冇吃過,我女兒更是宅心仁厚,未曾做過一件壞事。敢問,你楊戩又該當何罪呢如果你願意償命,我也可以償命。不然的話,你憑什麼坐在這裡審問我等?你的手是乾淨的?你冇殺過無辜?”

他淩厲質問……

楊戩不由語塞。

群妖本來心驚膽戰,此時被林陌給激起了胸中怒火,便一起怒吼:“就是就是,楊戩你又該當何罪?”

“我老母親一生吃齋,一心向佛,還不是被你楊戩一戟就給斬殺了。這條人命,你還嗎?”

一個個七嘴八舌的問起嘴來。

“豈有此理!”楊戩不由大怒,道:“你們一個個簡直就是胡攪蠻纏,本神今日審問你等根本就是多此一舉。爾等劣性不改,全都當誅!”

這一刻,楊戩有些惱羞成怒了。

“上神息怒,上神息怒!”那逍遙三仙頓時急了,卻是怕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不過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忽然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咯咯咯……楊戩啊楊戩,你濫殺無辜,還有臉在這裡擺壇審問。現在鬨了大笑話,被一群妖友駁得無話可說。怎麼,現在你是想要殺人滅口了嗎?”女子譏笑的聲音傳來,其聲音清脆,悅耳,動聽。

“碧霄?”楊戩朝天空看去,怒道:“滾出來!”

天空中人影閃爍,接著兩道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

“是碧霄娘娘和瓊宵娘娘來了,哈哈,我們有救了!”眾妖精看清來者之後,不由大喜連連。

來者正是碧霄與瓊宵。

那碧霄長的端是美麗嬌俏,渾身上下透著一種精靈可愛。瓊宵則是顯得文靜許多……

碧霄一身綠裙,如個精靈一般。她來到楊戩麵前,巧笑嫣然,道:“怎麼,我說錯了嗎?還是說我們的楊大師侄現在已經是目空一切,連我都要殺了滅口?”

楊戩沉默半晌後冷笑道:“看來今日,你二位是要來管楊某這閒事了?”

碧霄道:“這可不是閒事,你楊戩如今是喪心病狂,天理不容。我們碧遊宮絕不能坐視你乾出這等事情來。今日嘛,我們兩姐妹就打算擒了你,然後將你交給你師父來處置你。”

-禎嘴角的微笑又收了回去。“tm,真是有病!”時肆野推開門,整個人倒在床上。“呦~官人這是怎麼了?火氣這麼大?”林亦揚捏著嗓子向時肆野走去。“兒子,你TM也正常點,不然爸爸怕忍不住和你動手。”“靠!”林亦揚拉開身後的椅子,“火氣這麼大?連我都要打了。”“嗯”時肆野將自己裹在被子裡,“睡覺,困了。”“得嘞,爹,你說了算。”‘總要給個機會不是嗎?’‘肆野,不要總是拒絕彆人,會讓彆人傷心的,尤其是我’“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