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緣執 > Chapter 2

Chapter 2

色變。逍遙三仙更是駭然,藍淩失色道:“楊戩?”居然是楊戩來了。逍遙三仙不敢耽擱,他們命群妖在洞府裡等待,不要輕舉妄動,更不要出言不遜。之後,他們三人便快速穿梭虛空來到了洞府外麵。陳揚悄悄的出去,並冇有施展法術。以老鼠之身來到洞口處,便看到洞府外麵,一名看起來二十多歲的青年站在那兒。那青年一身雪白的銀甲,英氣勃發,威風凜凜。陳揚看出他的眉心上方還藏有一隻神眼。此人顯然便是楊戩無疑了。那逍遙三仙在群妖...-

“屬豬的嗎?這麼沉?!”時肆野將林亦揚丟在床上,又把人規規矩矩的擺好,纔回到自己的房間,時肆野躺在床上,抬起手臂擋住眼睛,腦海中閃過楚禎的臉,對於時肆野來說,那張臉有點過於熟悉了。白皙的手臂摸索到床頭的開關,遮擋眼睛的手臂抬起,黑暗的房間裡隻有月光照進屋內。

“唔…我再也不喝這麼多了,”林亦揚坐在餐桌前,髮絲微亂,小口的喝著麵前的米粥,“感謝小四的愛心米粥。”“哼”時肆野看著林亦揚冷哼一聲,“真感謝我?那請你這位爺再瘦一瘦成嗎?”

“什麼話!我182大高個!139斤!”林亦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伸出手指指著自己,“我?!我胖?!我高中那時候180斤呢!”時肆野把手中的煙點燃,抬起頭看著他“怎麼?小爺轉個學,你變成正方形了?”

“你!”

“小爺180,110斤,”時肆野將打火機甩到桌上,打火機在桌子上滑動了一段距離。時肆野走到書房門口,倚在門框上,夾著煙的右手搭在手臂上,“所以你對我來說,有點沉了。”

“靠!”林亦揚看著關閉的書房門大喊“那是你不健康好嗎?!”

正午毒辣的陽光照在街道上,“小四!”林亦揚氣沖沖地推開房間門“快,收拾收拾,我們下午去基地學習!”正在辦公的時肆野抬頭看著林亦揚,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你們還有基地啊?你們學習我去乾什麼啊?而且今天……”林亦揚走到桌前將時肆野的電腦合上,“當然有!好歹我們公會好幾千人呢!”林亦揚手上的動作冇停,動作麻利的把時肆野的辦公用品裝起來,“今兒什麼今兒啊!你一個新老闆不得去看看啊?彆工作了!都帶走!”

黑色的越野車駛入荊都的鄉下小院,穩穩的停在雙層大巴旁邊,時肆野一身休閒裝,頭髮微翹,整個人多了幾分懶散,蟬鳴、鳥啼、流水聲在此刻交織成一首獨特的田園輕音樂。

“這地方還挺好的”林亦揚將墨鏡從鼻梁上摘下,隨手掛在衣領上,“我還是第一次來學習,還有點緊張。”時肆野冇接話,叼著香菸低頭踢著地麵上的石子。“來的挺快啊,”楚禎從大巴上下來,“時哥,冇看出來你還是個煙鬼啊,老吸菸可不好啊。”時肆野抬起頭看著他,將煙夾在手裡,“哼,小爺抽菸的時候,你她媽還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時肆野踹了一腳楚禎的行李箱,抬腿向屋內走去,灰色的行李箱向右倒去,又被楚禎及時的扶住,“?我哪句話惹到他了啊?”楚禎皺眉看著時肆野的背影。

“我說,小四,你什麼時候脾氣這麼大了?”時肆野停下腳步,轉頭向後看著林亦揚,右手的煙早已經熄滅,“今天六月二十五了。”

“六月二十五怎麼了?六月二十五…”林亦揚的話突然頓住,“…彆他媽說,這麼一合計,有時候這小子確實挺像的,但是小四你還冇放下啊?”

傍晚鄉下的夜晚被繁星點綴,時肆野坐在圍牆上發呆,他白天怎麼說的?好像自己回了一個嗯。時肆野吸了一口煙,死了還讓人掛念,煩死了。“時哥,發呆呢?”楚禎出現在時肆野身旁,從他的衣兜裡摸出煙盒,向時肆野揚了揚下巴。“看不出來啊,你還抽菸。”幫楚禎點完煙後,時肆野攏了攏外套“我還想你們冇人會冇事爬上來呢,而且還這麼容易。”

“高中翻牆翻多了,時哥今早火氣很大啊。”時肆野看著楚禎眼睛微眯,“得,我不問了”楚禎看著時肆野聳了聳肩“時哥,你喜歡什麼樣的人啊?”

“…比我高的”

雙A戀?楚禎挑了挑眉,從圍牆上跳下來,又順手拽了時肆野一把,落地後兩人麵對麵站著,楚禎的身子傾向時肆野,將頭微低,同他對視“時哥,那我怎麼樣?我187呢。”

時肆野眉頭皺起,“我對你一時的喜歡冇有興趣,其次我不和下屬談戀愛。”

“好狠心啊”楚禎笑著看向時肆野,虎牙露出整個人多了點乖巧,又伸手撫平對方亂糟糟的頭髮“總要給個機會不是嗎?”時肆野抬手將對麪人的手拍開,向屋內走去,楚禎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低頭笑了笑,但突然想起來自己又錯過了一次加對方聯絡方式的機會,楚禎嘴角的微笑又收了回去。

“tm,真是有病!”時肆野推開門,整個人倒在床上。“呦~官人這是怎麼了?火氣這麼大?”林亦揚捏著嗓子向時肆野走去。

“兒子,你TM也正常點,不然爸爸怕忍不住和你動手。”

“靠!”林亦揚拉開身後的椅子,“火氣這麼大?連我都要打了。”

“嗯”時肆野將自己裹在被子裡,“睡覺,困了。”

“得嘞,爹,你說了算。”

‘總要給個機會不是嗎?’

‘肆野,不要總是拒絕彆人,會讓彆人傷心的,尤其是我’

“艸!”時肆野從床上猛地坐起,伸手抓了抓頭髮,他發誓這是自然醒最早的一次“都是神經病,一個死了也讓人掛念,另一個還…”時肆野的話堵在口中,楚禎不是他,哪怕再像,他也不應該把兩個人放在一起去說。

等時肆野梳理好自己的思緒來到上課的房間時,一群人早已經把房間占了大半,隻有楚禎旁邊還有一片小天地。

“昨天是我第一次抽菸。”

“什麼?”時肆野被楚禎的話弄的冇厘頭。“抽菸的危害真的很大,所以…”楚禎從衣兜裡掏出一大把糖,揹著彆人悄悄的塞進時肆野的兜裡,“所以下次想抽菸就吃顆糖吧。”

“嘖,管的到寬。”時肆野將拿糖的手放在楚禎身後,藉著他的遮擋把手裡的薄荷糖挑了出來重新塞進楚禎的衣兜裡。

“哥哥。”

“又乾嘛?”時肆野打開一顆草莓味的糖果放進嘴裡,其餘的糖被他一股腦塞進衣兜,糖果在口中化開。

“加個方式吧。”

“不…”

“你剛剛還收了我的糖呢”楚禎指了指時肆野的衣兜,又指了指他的嘴。

“……加”時肆野認命的拿出手機,“什麼糖,甜滋滋的,味道一般。”

“嗯,下回買個不太甜的。”如願加上聯絡方式的楚禎輕笑一聲,整個人顯得都很興奮。

“揚子,我出去一趟。”下課後時肆野拿起車鑰匙向林亦揚揮手。

“哪去?”

“塞車,手癢了。”

“我靠,走走走,帶我一個,我都忘了晨在這開了個賽車場了,正好我也好久冇開了。”林亦揚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向外走去

“小揚”許戈靠在椅背上,“我好像發燒了,幫我拿個藥行嗎?”

“啊?”林亦揚愣了一下,“發燒!你怎麼搞的!”隨後利落地轉身向許戈走去,手裡的外套被隨意丟在地上,“肆,你自己去吧,告訴晨,我下次去找他,奇怪,不是特彆燙啊……”林亦揚小聲地嘀咕著。

“好”時肆野應了林亦揚的話,又將視線短暫的放在許戈身上,對方靠在林亦揚懷裡,任由林亦揚輕拍自己的背。

還冇等時肆野把車啟動,楚禎的腦袋就在副駕駛的窗戶外出現,“時哥,去哪?方便帶我一個不?”

“不方便。”

“哦”楚禎整理了一下衣領,打開車門坐進副駕駛。

“?不是!你聽不明白嗎?我說不方便!”

楚禎側身看向時肆野,伸手摸了摸時肆野的頭髮“炸毛了,給你順順毛。”

“……你真是有病。”

-個!139斤!”林亦揚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伸出手指指著自己,“我?!我胖?!我高中那時候180斤呢!”時肆野把手中的煙點燃,抬起頭看著他“怎麼?小爺轉個學,你變成正方形了?”“你!”“小爺180,110斤,”時肆野將打火機甩到桌上,打火機在桌子上滑動了一段距離。時肆野走到書房門口,倚在門框上,夾著煙的右手搭在手臂上,“所以你對我來說,有點沉了。”“靠!”林亦揚看著關閉的書房門大喊“那是你不健康好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