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在古代靠茶百戲玩轉人生 > 第 3 章

第 3 章

曉這次毀茶園是花倩容出的主意,兩人儘情享樂,欠了一千五百兩銀子,隻要賣掉茶園,他們就能還清欠款。至於柳雲婉……黃氏眼珠子一動,心下盤算:大寶生得醜陋無比,科舉無望,而柳雲婉生得漂亮,身材高挑,乾活麻利,若讓大寶娶了她,或許能生個漂亮孫子。一個路人出麵調解:“黃大娘子你討債也不急這一時啊,柳小娘剛辦完喪事,又處理茶莊雜事,實在冇錢纔來找你借的,這才幾天啊,你就過來討債。”“而且守孝期未滿就出嫁,不合...-

柳雲婉看著眼前這位刀疤臉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不敢多言,隻想儘快完成任務送走這尊大佛,她心中暗自歎息,畫中這位文弱書生何曾想會惹上這等打手?

待柳雲婉收筆之際,她輕生勸道:“能以言喻化解,何必動武?”

刀疤臉聞言,冷哼了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姑娘放心,在下自有分寸不會牽連你。”言罷,他端起桌上酒杯一飲而儘。

柳雲婉終於將庫存團茶清空,賺取十兩銀子,她計劃明日雇傭兩名熟練工,勞作摘選五日。

元寶和銅板的重量綴在身上使她行動不便,柳雲婉來到到兌換銀票處,打算將沉甸甸的錢幣換成輕便的銀票。

廟會小販來自各地,隨緣販賣貨物,順便宣傳自家門店。因此柳雲婉生意火熱,風頭無兩,引得其他攤主側目,然而他們並未心生妒忌,反而對她投來好奇的目光。

“小娘子你賣的是何物?”一同排隊的高大豐腴的美婦人轉頭問。

她身著異族裝扮,卻操著京城口音,頗為奇異。

“回夫人,小女子賣的是茶百戲。”柳雲婉恭敬的回答道。

“茶百戲?從未聽說過。”美婦人好奇地問道,“你兩日後去鎮上趕墟嗎?那日我有空閒,想見識一番你的手藝。”

茶百戲的受歡迎程度遠超柳雲婉想象,柳雲婉欣然回道:“定會前往。”

“那一言為定。”美婦人笑嗬嗬說著。

兌換好銀票後,柳雲婉挑起擔子找到牛車,駛車回家。

她提著燈,接著月光趕路,柳雲婉抄近路穿過一個偏僻小巷時。隱約感到一絲不安。

“誰?”柳雲婉驚覺回頭。

四週一片漆黑,寂靜無聲。

柳雲婉心中一緊,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定是幻覺。”

“哞!”一聲牛叫劃破夜的寧靜,牛發了瘋般向前衝去。

小巷儘頭連著一個湖。

月光灑在湖麵上,湖麵上泛起金色漣漪。

柳雲婉竭儘全力拉扯韁繩,與瘋牛角力,終於在牛衝進湖中的瞬間將其製住。

柳雲婉心中疑惑不已:這牛究竟受了何刺激?為何突然發瘋?

她環顧四周試圖尋找原因,隻見四周空無一人,就在這時她忽然瞥到湖中冒出一個紅色物體。

那是什麼

屍體

柳雲婉心中一緊默唸道:無意冒犯,黴運離開!

突然,一雙冰冷的手抓住她的腳踝。

“啊!”柳雲婉受到驚嚇本能大喊,她使勁掙紮卻發現那股力氣奇大,根本無法掙脫。

牛因受到驚嚇發出淒厲的嚎叫,牛腳騰空一轉扭回頭。

男人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終於讓他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救命……”

男人用儘最後一絲力氣抓住扶欄,忍痛翻身跳到牛車上,整個動作一氣嗬成。

這牛車上的少女該怎麼辦?直接殺了?還是求她幫忙?畢竟現在自己身受重傷,僅靠一口氣撐著,無人醫治很快將因失血死去。

如果求她幫忙,那她能信得過嗎?

男人心中暗忖:罷了,賭一次吧,倘若她真欲將我交付他人換取賞金,唯有認命。

“吾乃是……公爵……公爵嫡……子……救吾……吾許汝賞金萬……兩……”言罷,男子重重地倒在車板上,昏迷不醒。

不……不是鬼?

柳雲婉小心翼翼地睜開眼,持燈照向聲源傳來之處,隻見一名渾身是血的男人躺臥於車板上。

柳雲婉輕搖他,毫無反應。

“喂,醒醒!”柳雲婉喚道。

男人頭部微偏,嘴角溢位一口血。

柳雲婉察覺到男子內傷嚴重,立刻縮回手。

一個念頭閃過心頭。

何不把他棄之車下,任其自生自滅?以免日後招惹麻煩。

想到此處,柳雲婉趕忙晃了晃腦袋。不可!豈能見死不救!

既然他竭儘全力爬上牛車,她又怎能狠下心置之不理?

見死不救與殺人何異!

柳雲婉緊拽韁繩,駕牛車直奔最近的醫館。

所幸大梁朝的醫館日夜應診,然柳雲婉身上僅剩十兩,這男人若能得救,救治費需五十兩,後續藥物費需二十兩。

柳雲婉囊中羞澀,男人身上亦無財務。唯有賒賬。

“隻能賒賬一週。”老師傅道。

柳雲婉懇求說:“能否再寬限點時日?”

“我等亦需果腹。”老師傅無奈地說。

原以為今晚能有所獲,誰料卻欠下債務!早知不抄近路就!

柳雲婉望著躺在床上等待救治的男人,嗔道:“你若醒來一走了之,我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男人似乎聽到柳雲婉的話,受到聲音刺激後,皺眉呢喃道:“跟……雪蓮……無……無關……關”

老師傅白了柳雲婉一眼,不耐煩道:“患者需安心休養,你在此喧鬨,豈欲送他早日歸西?請你出去等候,老夫將開始治療。”

柳雲婉無奈走到屋外。

待救治完畢,天已破曉。醫館內的人員為男人換上乾淨衣裳,給他服下安神藥,用白布遮住雙目,以防陽光直射傷眼。

“請回,記得每日換藥,五日後便甦醒。”老師傅麵無表情地又道,“此外,老夫家小兒甚喜茶百戲,若能賞臉至我府上展示雜技,酬勞自賬上扣除。”

柳雲婉一臉欣喜道:“當真?”

老師傅撫摸著山羊鬍淡然點頭。

離開醫館,柳雲婉到茶館雇傭了一對夫妻一共搶救茶葉,這對夫妻手腳麻利,僅需三天便將茶葉采摘完畢。

夫妻二人老實本分,雖然提前完成工作,工時未到,他們就繼續幫柳雲婉炒茶做茶團。

為了賺錢補貼家用,柳雲婉奔波賺錢,趕集擺攤賣茶、去老師傅家為賓客展示茶百戲,一樣都冇落下。

趕墟時柳雲婉再次遇到了那個美婦人,得知美婦人的丈夫是戎族人,經營一家刀劍鋪,因為技藝了得,家境富裕。她有時間就跟小姊妹們聚會,這會兒見柳雲婉來了,立刻招呼小姊妹光顧柳雲婉生意。

這五日柳雲婉一共賺了三十兩,全部還給黃氏。

五天來,柳雲婉一直守著床上的男人,到了時間就給男人喂藥換藥,什麼男女大防她早就拋之腦後。

男女大防哪有救人要緊。

這個男人的臉是柳雲婉見過的最美的臉。比廟會上第一個來買茶百戲的女人的臉更勝一籌。

男人麵容宛若雕塑般俊美,鼻梁高挺,眼窩深邃,嘴唇薄而有形,皮膚白皙。

五天後的清晨,陽光透過窗帷灑在床上,男人慢慢睜開眼睛,刺眼的陽光照入眼中,他感到一陣不適,微微皺起眉。

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身處陌生環境。

“何地?”男人疑惑起身,他轉過頭,看見床榻邊一個少女俯頭安睡著。

少女麵容恬靜,烏黑濃密的秀髮散落在床沿,小麥色皮膚在陽光下泛著光澤,鼻子翹翹的,鼻尖還有一點小雀斑顯得俏皮可愛。不似京中美人那般精緻,卻充滿向上的生命力。

男人推了推柳雲婉道:“醒醒,醒醒,你是何人?你知道吾是誰嗎?敢爬吾的床,不要命了!”

男人話音剛落,耳中傳來嗡鳴聲,腦海裡閃過幾段記憶,卻無法連貫。

柳雲婉在男人的推搡下緩緩睜開眼睛,她目光迷離的看向男人:“你醒了啊。”

男人問:“汝是何誰?”

“這話應該我問你纔對。”柳雲婉氣不打一處來。

對恩人什麼態度!

男人深思片刻後道:“吾叫聞泱。”

柳雲婉聽後,拍了拍胸脯道:“我叫柳雲婉。”

聞泱盯著柳雲婉說:“名字隻是代號,汝何居心,為什麼救吾。”

柳雲婉不禁啼笑皆非。

於是道:“我救你還給你地方住,不應該你先說嗎?”

聞泱皺起眉頭,沉思片刻後,歎了口氣道:“我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柳雲婉聽後,挑了挑眉,心中暗道:失憶這麼狗血的事,不會真發生在我身上了吧。

“真的不記得了?”

“真的。”聞泱肯定地點了點頭道。

好嘛。還等著他兌現萬兩元寶呢。

“那你得快點想起來,你可是欠我萬兩黃金呢!”柳雲婉說完撩了撩頭髮,故意怪聲怪氣的說,“我看你受傷了不忍你露宿街頭,還把你扛回家救治,你不僅欠我錢,還欠我救命情。”

“我欠你錢,我怎麼不知道?”聞泱冷笑說。

柳雲婉心虛的吐了吐舌頭道:“你欠我的還多著呢。”

“我現在身上冇有值錢的東西,怎麼還你?”聞泱心想:可笑,我再落魄即使餓死也不會放下尊嚴借錢。

柳雲婉思索片刻後,突然靈光一現,提議道:“你可以用勞動抵債。”

正好種茶季節未過,還能種一批茶樹,聞泱身強力壯,多麼好的一個勞動力啊!

“行。”聞泱爽快的應下。

無非讓他打掃一下房間,做飯搬重物而已。

聞泱絕不會想到,一次爽快的答應換來終生的悔恨。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

“柳雲婉你個死丫頭忒不要臉!我家黃大寶有什麼不好!你帶男人回家過夜,卻在我麵前裝矜持,裝給誰看啊!”

-知曉之事!”美人嗔怒道。柳雲婉遂閉嘴不再詢問。或許女子望借茶百戲舒緩鬱結,至於其因何憂,乃私事。柳雲婉重新調膏、擊拂。前世柳雲婉走紅後為維持人氣,報班學習素描,並將素描技法融入茶百戲中,故畫人得心應手。不多時大功告成。柳雲婉不知,此美人乃天香樓花魁雪蓮,因才貌雙全,備受文人墨客追捧,此刻她安靜坐於柳雲婉麵前,引得周圍人側目。雪蓮生性清冷,對於不喜之人不給半分臉色,現如今安坐一小村姑麵前,令人詫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