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在古代靠茶百戲玩轉人生 > 第 2 章

第 2 章

花倩容提的無理要求,花倩容的花銷他不曾過問,花倩容不想照顧柳雲婉,他毫不猶豫將柳雲婉送到鄉下。黃氏知曉這次毀茶園是花倩容出的主意,兩人儘情享樂,欠了一千五百兩銀子,隻要賣掉茶園,他們就能還清欠款。至於柳雲婉……黃氏眼珠子一動,心下盤算:大寶生得醜陋無比,科舉無望,而柳雲婉生得漂亮,身材高挑,乾活麻利,若讓大寶娶了她,或許能生個漂亮孫子。一個路人出麵調解:“黃大娘子你討債也不急這一時啊,柳小娘剛辦完...-

柳雲婉從原主的記憶中悉知,眼前的白衣男子名叫穆子成,身長八尺有餘,劍眉星目,相貌堂堂,才情斐然,寫得一手好字。

此刻,二人麵對而坐,穆子成見柳雲婉神情自若,不免心生憂慮,他滿眼關切,伸手越過桌麵,輕輕握住柳雲婉的手,柔聲問:“雲婉,安好?”

柳雲婉微微一顫,感受到掌心的溫暖,卻本能地抽回手,抬頭與穆子成四目相對,她微微一笑,輕輕點頭道:“多謝子成兄掛念。”

穆子成見狀,尷尬地鬆開手,嘴角勉強擠出一抹微笑,從懷中取出幾張銀票:“昔日承蒙您家舍糧相救,感激不儘。此乃微薄心意,不成敬意。”

言畢,穆子成掏出一張30兩的銀票。柳雲婉連忙推辭道:“子成兄,不必!”

“師兄不忍看你淪為黃家妾室,白受毒婦黃氏折磨!”穆子成為人剛正不阿,遇見不平事皆會乾涉。

柳雲婉聞言,輕歎道:“子成兄,你亦應為自己著想,若我收了銀票,你的束脩如何籌措?上京赴考的路費又如何籌措?師兄可曾為自己考慮過?”

穆子成聞言,沉默不語。

柳雲婉接著說道:“若師兄真有心助我,就待來日衣錦還鄉之際,將那十裡八鄉的豪強劣紳懲治一番,也為受欺壓的鄉親們口惡氣!”

穆子成聞言連連點頭道:“好!不過我娘帶的山參片可補充氣血,婉雲務必收下!”

言罷,將山參片置於桌上。拱手告辭。

此日經曆之事繁多,柳雲婉隻感心力交瘁,揉了揉眉心,頭痛欲裂!幸得穆子成留的山參片,柳雲婉服下後,終於緩回一口氣,疲態略減。

多數茶商不僅坐擁茶園,還經營著茶館,柳家原也有茶館,然雲婉的敗家爹孃為了享樂將茶館賣掉。

如今柳雲婉想重新賣茶,隻能從走街串巷做流動攤販開始。

柳雲婉身材高挑乾活麻利,但這副身軀從醒來到現在都未沾一點食物,饑餓感翻湧而來,於是她匆匆來到廚房翻找出三塊點心,就著涼水狼吞虎嚥地吃了下去。

終於得閒,柳雲婉開始細細回想原主記憶,原主記憶中冇有出現茶百戲,這個朝代茶道雜技處於雛形階段。

所以茶百戲在大梁朝算新奇事物,大梁朝疆域幅員遼闊,如果能將茶百戲推廣開,她一定賺得盆滿缽滿!

想到這,柳雲婉急忙跑到倉庫中檢視存貨,倉庫裡除了堆放著東倒西歪的茶樹外,還有前年留下來的茶葉。

她仔細檢視這些茶葉,發現它們都是散茶。江淮一帶,品茶有高雅通俗之分,品散茶是陽春白雪,品團茶是下裡巴人。

但做茶百戲需要用團茶。

柳雲婉繼續翻找,終於在一個角落翻找出幾塊團餅茶。

從原主記憶中柳雲婉得知,為了辦喪事,家裡貧窮到已經冇有餘銀。後山倒伏的茶樹亟待人力采擷以儘量減少損失。

恰逢今日廟會,富家公子小姐皆來遊玩,他們願為新奇事物一擲千金。對柳雲婉而言,實為難得的賺錢良機。

多數百姓喝不起太貴的單類散茶,喜歡把各類碎茶碾成粉做成雜茶包泡來喝,體力勞作者為了醒神更是直接碾成粉兌水喝,因此柳雲婉不用擔心大梁朝冇有碾茶篩茶的工具。

柳雲婉很快找全工具,唯缺茶筅一物。她本欲尋覓道具製作,卻在原主的梳妝檯發現一柄與茶筅頗為相似的小物件。

此物清潔如新,被原主妥善儲存在精美盒子裡,柳雲婉心頭一動,或許她穿到原主身上,亦因這微妙的緣分。

彷彿她們本是同一靈魂,隻不過分處不同時空,曆經各自人生。

柳雲婉將工具收拾妥當轉入籃子裡,又向鄰居賒來一輛牛車。隨著天色漸暗,她駕牛車前往廟會。

廟會上稀稀拉拉的人群結伴而行,華燈初上,再過一個時辰,廟會將正式開始,遊客將如潮水般湧入,屆時熱鬨非凡,人聲鼎沸。

廟會是大梁朝唯一一個禁止收市稅的集市,監管寬鬆,常有奇珍異寶出世引人矚目。

柳雲婉觀察群聚的商販們或相識,或相熟,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而她初來乍到顯得格格不入,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柳雲婉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支起小攤。

安定下來後,柳雲婉開始茶百戲的第一步:炙茶。

柳雲婉堆砌炭火後點燃,將網格架子架在炭火上,小心翼翼地夾起一塊團茶放在火上炙烤出多餘水分,不一會兒工夫團茶的香氣就飄滿整個市街。待水分徹底蒸乾,柳雲婉將茶團置於茶臼裡。

柳雲婉開始展示茶百戲的第二步:碎茶。

隨著她手中的棒槌擠壓捶打,炙烤乾水分的茶團在茶臼內發出輕微的碎裂聲,茶團逐漸被擊打成細膩的粉末,濃鬱而清新的香氣瀰漫開來,就連都路人不禁沉醉其中,目光中流露出好奇。

路人一個衣著樸素的少女全神貫注地磨著茶,手法嫻熟有力,對外界的關注置若罔聞。磨到滿意的狀態後,柳雲婉停下手中動作。

到這一步還不算完成。

茶末還不夠細。

接下來是茶百戲的第三步:碾茶。

茶百戲,僅用茶湯就能畫出各色圖案,撥動茶湯繪製出圖畫。

為保證圖案清晰,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泡沫足夠細膩。

要打出細膩的泡沫就需要足夠細的茶粉。

柳雲婉將茶粉放入碾槽來回碾壓。

這時一個書生走來好心勸道:“小娘子,你這茶品質上乘,本該賣給文人雅士。做成茶團自降身價,你再把茶碾成碎末,更是暴斂天物,除了販夫走卒根本冇人買。”

柳雲婉抬起頭笑盈盈的迴應:“我賣的茶無論上九流還是下九流都喜歡!”

書生看柳雲婉一副天真爛漫的模樣,不忍滅了她的誌氣,隻能無奈的搖搖頭。

耗費氣力,終於到了茶百戲第四步:羅茶。

柳雲婉將茶末倒入羅布,經羅布篩選出更細膩的茶粉到碗裡。

碾了篩,篩了碾,很快,一碗細膩的茶粉就篩好了。

茶百戲第五步:溫盞。

柳雲婉將茶壺放在炭上煮開,然後將熱水注入茶盞中,使茶盞升溫後倒出熱水,再將茶粉倒入茶盞裡。

溫盞是為了讓茶末溶於水後形成懸濁液。

茶百戲第六步:注湯。

柳雲婉將茶粉放到碗中後開始調膏,現在碗中加入少量的水,攪拌均勻,然後沿著碗壁注水。

細膩的查粉與沸水相遇,粒粒茶粉吸入沸水,激發出層層泡沫,泡沫如同片片浮雲般輕盈的飄在茶湯上。

為了讓泡沫更豐富,柳雲婉用茶筅擊打攪動茶湯。

茶百戲第七步:擊拂。

柳雲婉一刻不停的揮動茶筅,隨著攪動拍打茶湯上的泡沫充盈整個碗麪,見泡沫足夠豐富,柳雲婉小心翼翼的將茶湯倒入一個古樸的扁盤之中。這個盤子在過去是曬高檔茶用的。

此刻,周圍的行人看到柳雲婉怪異的行為紛紛駐足旁觀,好奇的觀賞著少女獨特的表演。就連剛纔搖頭歎氣的書生也不免停下腳步。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將茶湯打出浮沫倒入盤中。

浪費了一碗好茶!

這是對茶藝的褻瀆!

柳雲婉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她從容不迫地取出一根精緻的小筷子,蘸取清水,在浮著細膩泡沫的茶湯上作畫。她的筆觸流暢輕盈,不一會兒就勾勒出一幅栩栩如生的荷蓮鯉魚圖。

柳雲婉專心致誌的繪畫,很快就吸引到第一個客人。

一個神情惆悵的女子走到攤位前,她站在柳雲婉麵前默默注視著柳雲婉畫茶百戲,良久,終於開口道:“你能否為我畫一幅畫?”

柳雲婉細察女子神色,微感異常,便輕生試探道:“姑娘這是……”

“休要探究你不該知曉之事!”美人嗔怒道。

柳雲婉遂閉嘴不再詢問。或許女子望借茶百戲舒緩鬱結,至於其因何憂,乃私事。

柳雲婉重新調膏、擊拂。

前世柳雲婉走紅後為維持人氣,報班學習素描,並將素描技法融入茶百戲中,故畫人得心應手。

不多時大功告成。

柳雲婉不知,此美人乃天香樓花魁雪蓮,因才貌雙全,備受文人墨客追捧,此刻她安靜坐於柳雲婉麵前,引得周圍人側目。

雪蓮生性清冷,對於不喜之人不給半分臉色,現如今安坐一小村姑麵前,令人詫然。

書生心中暗忖:小村姑如何說服雪蓮的,真是手段了得!

“真似活物。”雪蓮苦笑道。

柳雲婉謙遜道:“姑娘謬讚了,在下隻是竭儘所能。姑娘容貌傾世,能得姑娘賞臉,乃柳某的榮幸。”

雪蓮若有所思的看著茶湯,片刻後道:“我平生首次得女子稱讚。”

飲罷茶湯,雪蓮留下百錢離開。

她走後,圍觀眾人竊竊私語。他們紛紛議論畫像是否真的栩栩如生。

柳雲婉見雪蓮離去後,客人增多不少,猜想雪蓮必定身份不凡,此舉吸引眾多客流。

“各位請排隊等候,我會依次為大家作畫,很快就輪到了。”柳雲婉招呼道。

前來排隊的眾人紛紛效仿雪蓮留下百錢,柳雲婉受寵若驚。

一邊說著,一邊用筷子蘸水,在茶湯上作畫,誰都希望自己呈現在畫麵上的模樣是美麗端莊又不失特點的。

每當有人坐在她麵前柳雲婉都會細心觀察對方的形貌,然後適當地掩蓋缺點,放大優點,抓住神韻,再按照客人們的要求畫上裝飾。

由於速度快,畫得好,前來觀看茶百戲的人越來越多。

人們紛紛駐足欣賞,柳雲婉角落裡的攤位成為整個廟會的焦點。很快她帶來的茶團就用完了。

書生承認,這次自己看走眼了。如今也加入排隊的人群中。

柳雲婉帶著歉意說道:“隻剩最後一碗茶了!此次準備不足,下次我會多帶些茶來。”

排在隊伍後的人心生失望悻悻離去。

此時柳雲婉麵前隻剩下一個臉上有刀疤的精壯漢子。

“你既擅長作畫,那麼能否還原他的相貌呢?”刀疤臉拿出一副破損的半身像,“我不要美觀,隻要真實。”

-聞言,沉默不語。柳雲婉接著說道:“若師兄真有心助我,就待來日衣錦還鄉之際,將那十裡八鄉的豪強劣紳懲治一番,也為受欺壓的鄉親們口惡氣!”穆子成聞言連連點頭道:“好!不過我娘帶的山參片可補充氣血,婉雲務必收下!”言罷,將山參片置於桌上。拱手告辭。此日經曆之事繁多,柳雲婉隻感心力交瘁,揉了揉眉心,頭痛欲裂!幸得穆子成留的山參片,柳雲婉服下後,終於緩回一口氣,疲態略減。多數茶商不僅坐擁茶園,還經營著茶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