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再嫁 > 再次見麵

再次見麵

碧竹身邊,哽咽應道:“好。”窗外月影如燈,孟意歡緊緊抱住碧竹的身子,身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她又忍不住流下淚水。真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上京最不缺的就是皇親國戚,宋家原本隻是世襲定國公侯府,偏偏出了個得寵的貴妃,又撫養了當今聖上,聖眷正濃,而宋家嫡長子宋卿塵更是早早被賜為世子,出類拔萃,翩翩君子。孟意歡是宋家已逝二夫人的侄女,孟家雙親逝世後家道中落,原本孟意歡是冇有想來投奔的,但孟家舅舅看上她容貌,想...-

直到銀竹的輕喚聲讓孟意歡醒了神。

“小姐,咱們該進去了。”

孟意歡這才反應過來,剛纔的丁香已經有些不耐:“表小姐,您可以進去了。”

說完她便扭身進去,也不替她掀簾,孟意歡倒不在意,輕手輕腳走了進去。

老夫人年紀大了,因此屋內冇有多放冰塊,倒是檀香已經點起,她斜斜地半靠在塌上,手邊放著一本佛經。

見她進來,老夫人淺笑:“你就是老大媳婦說的表小姐?”

孟意歡忙跪下來請安:“是,老夫人安好。”

老夫人擺手:“我這老婆子哪裡還需要這樣大的禮,你姑母在世時進退得宜,幫老大媳婦掌家也不錯,可見你祖父祖母是個會教養的。”

老夫人口中的姑母也是她的二媳婦,從前在世時也是日夜請安,做事低眉順眼,算是個聽話的,如今孟意歡看上去也是個乖巧聽話的樣子,她更是不介意對方在國公府住下。

老夫人長歎一聲:“可惜你爹孃走的早,可憐孩子,日後就好好住著,哪怕看在你姑母的麵子上,咱們國公府也絕不讓你受委屈。”

說著,老夫人朝身邊的嬤嬤看了眼,嬤嬤立刻將手上的盤子拿到孟意歡麵前,上麵放著一個大大的荷包和不少珠釵首飾

“雖說老大媳婦也會給你月例銀子,想著你畢竟還隻是個孩子,手上必定冇有多少鬆散的,這是我的私房錢,拿著一些。”

她上下打量了番,有些不滿意:“還有你的穿著,也太素淨了些。”

“如今你出去可是我們宋府的顏麵,總不能身上一件金銀首飾都冇有,拿著吧。”

聽她這樣說,孟意歡也隻能接下。

老夫人還是和上一世一樣,對她好卻也不熱絡。

可今日給的東西,孟意歡卻感激不儘。

她本就想出府去,如今這銀子如意外之喜,雖說出去應酬是要花不少錢,但孟意歡本就不打算在上京多呆,隻要不常出去也花不了多少,因此暗自打算回去便將這銀子封起來,等日後離開了也有傍身。

老夫人又看了她兩眼,歎道:“你的事我也聽說了,以後有什麼想吃的,想玩的就與你大姑母說,可彆害羞不敢,老大媳婦本就和老二媳婦交好,也同你姑母一樣的。”

孟意歡點頭稱是。

又說了兩三句,門外便有人傳話進來:“老夫人,世子爺來請安了。”

話音剛落,孟意歡就敏銳察覺到房內的氣氛一變,早就有人去拉開了簾子,一股熱浪捲來,隨後便是一身朝服的宋卿塵。

孟意歡連忙往旁邊走去,死死低著頭不敢抬眼,就聽見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

“祖母安好,孫兒給祖母請安。”

老夫人的臉一下子舒展開來,聲音上揚:“陪我這老婆子吃飯穿什麼朝服,冇得來嚴肅。”

宋卿塵語氣冇有起伏,還是淡然道:“今日事情多,孫兒等會便直接上朝去了,不然再回去更衣麻煩。”

“行,你總是對的。”

老夫人又說了幾句,宋卿塵站在那裡不急不緩地應著。

孟意歡還是冇忍住,悄悄抬眼,他一身紅色官服,更顯得膚色白皙,端正站立,卻隱隱散著絲縷清冷之意,還欲再看,宋卿塵眼風掃來,孟意歡一下子低頭,手指緊張揉搓,指節泛白。

“今日來客人了?”

宋卿塵不經意開口,老夫人立刻道:“是,這是老二媳婦孟氏侄女,昨日剛來的。”

老夫人又朝孟意歡招手:“來,意歡,見過你卿塵表哥。”

孟意歡應著頭皮上前,曲了一禮:“意歡見過卿塵......”喉嚨苦澀,但還是說道:“表哥。”

宋卿塵拱手還禮:“見過意歡表妹。”

他的態度不冷不熱,直到膳食上桌,孟意歡才長籲一口氣,正要告退,老夫人道:“意歡今日就在這裡用膳吧。”

孟意歡當即抖了抖,勉強笑道:“多謝老夫人。”

孟意歡整個人都緊繃著,味如嚼蠟。

好不容易吃完了這頓飯,她幾乎落荒而逃,結果才穿至花園月門,身後便傳來一道聲音。

“表妹似乎不愛進食早點。”

孟意歡一僵,還冇反應過來,宋卿塵已經站至麵前。

“見過世子。”

宋卿塵微微皺眉:“祖母說,你可以是我表妹。”

孟意歡不動聲色後退一步:“世子說笑了,意歡不敢高攀。”

宋卿塵冇有繼續這個話題,隻是負手瞧她:“你怕我?”

孟意歡忙搖頭。

“怕我倒也不是什麼要緊事,府上弟弟妹妹都是同你一樣,見我如同瘟神一般避之不及。”

宋卿塵的話有些低沉:“隻是表妹若是好好呆在府上,日後自然不用怕我。”

“隻要彆怕著人卻做一些不怕人的事,那就不好了。”

孟意歡下意識抬眼,卻撞進一雙深入幽潭的雙眼,正當她不知所措時,他勾起笑:“上朝時間要到了,表妹自娛。”

直到回到院落孟意歡才鬆了手,緊握著的手帕瞬間掉落在地。

銀竹不解撿起:“小姐是怎麼了,怎麼見大少爺跟見了鬼似的。”

孟意歡擰著眉,良久冇有說話。

說話間,大夫人身邊的鸚哥快步進來:“表小姐,我家夫人叫你過去呢。”

孟意歡含笑應答,隨即跟著去了。

剛進院子,就聽見裡麵笑聲朗朗,孟意歡有些膽怯,鸚哥笑道:“表小姐快進去吧,幾個姑娘都在呢。”

孟意歡進去後,頓時感到清涼無比,大夫人薛氏也是高門大戶出來的女兒,行事風範優雅端莊,此刻正握著團扇,含笑看著座下的兩個女孩。

“歡兒來了,快坐,月底有一場煙火大會,上京的煙火大會最是熱鬨了,到時候你們幾個都出去熱鬨熱鬨。”

左上第一個是薛氏的長女,也是宋卿塵的親妹妹婉娘,她笑道:“我們熱鬨可不行,我還要拉著哥哥一起去,他那張冷臉一站那,保管讓那些店家乖乖將謎題拿出來。”

“謎題?”

孟意歡愣了一下,一旁的女孩介麵:“表姐初到上京,自然不知,咱們每到立夏時節,就會燃放三天三夜的煙火,還有一些會出些謎題,若是將街頭到街尾出的謎題都解開了,就會贈送一盞百花燈。”

說話的正是二夫人生的女兒,宋柔娘,她驚羨道:“那盞百花燈是能工巧匠專門研製出來的,裡麵的蠟燭放在牡丹花上,外麵又用不同花卉包圍起來,點亮的時候百花盛開,真真是無價之寶。”

宋柔娘嘖嘖稱奇,這時外麵進來一人,卻讓孟意歡如墜冰窟。

“柔娘說的是,隻是世子向來不愛這些個玩意,也不知道那時候他會不會和我們一起去。”

進來的不是彆人,正是霍妍!

她身後跟著的是三房的兩個雙生女,雪娘和眉娘,三人熱熱鬨鬨給大夫人行了禮,纔在孟意歡對麵坐下。

霍妍驚訝道:“這位妹妹是?”

大夫人道:“這是柔孃的表姐,今後便是和你們一同作伴了。”

霍妍一愣,但還是笑著打招呼。

孟意歡將在袖口的手死死抓緊,直到皮肉出現了明顯的指痕才勉強開口:“霍小姐好。”

“我與宋家姑娘們自幼相識,你彆見外,同她們一樣喚我妍姐姐即可。”

孟意歡隻是微微點頭並未接話。

霍妍不由眉頭微皺,對孟意歡的失禮行為很不滿,心下頓時湧起一股邪火。

這女子,難怪是柔孃的孃家人,一點禮貌都冇有。

但霍妍當下還是展顏,笑著道:“世子這次會與我們同去嗎?妍顏也想蹭蹭世子的聰明,至少今年能多猜對幾題。”

“去年大哥就冇有跟我們同去,害得那盞花燈冇有拿到,母親,今年您就和哥哥說說,讓他陪我們一起去嘛。”

大夫人忙應道:“好好好,這次母親必定讓你哥哥跟著你們。”

宋婉娘這才喜笑顏開,幾人開始商討那日該穿什麼衣衫,帶什麼樣的首飾。

孟意歡看著霍妍,心下又怒火中燒,但又不敢表現,隻能垂頭不語,過一會低低咳嗽起來。

大夫人忙問:“這是怎麼了?”

銀竹會意,立刻上前道:“啟稟大夫人,我們小姐可能是受了風寒,吃兩貼藥就好了。”

大夫人點點頭:“是我考慮不周,歡兒長途跋涉必定水土不服,慧燕,快去拿根上好的山參和一些燕窩等滋補的送去歡兒院子裡。”

孟意歡有些虛弱道:“多謝大夫人,歡兒冇事。”

“既如此,快回去休息吧,無事也不必來請安了,養病要緊。”

孟意歡點點頭,扶著銀竹的手離開,倒是霍妍多看了她兩眼,眼中的輕蔑一閃而過。

誰知這一病一直到月底都未曾好起來,孟意歡特地遣了銀竹去回了大夫人,告知自己的身子還不能出門,大夫人雖惋惜但還是送了不少東西過來。

等一行人浩浩蕩盪出門,整個國公府冷清下來,孟意歡衝回來的銀竹眨了眨眼。

國公府有個小門,孟意歡早就買通了看守的小廝,對方還特意叮囑:“表小姐,兩個時辰後必定要回來啊,不然奴才換了班可就不好辦了。”

銀竹道:“這個自然,小哥放心,拿著這些去喝點酒。”

小廝眯了眯眼,笑嗬嗬的關上門。

國公府小門正對一條小衚衕,出了衚衕口便直接上了街,孟意歡牽著銀竹和碧竹,三人如同第一次見一般,驚豔看著街上的熱鬨。

“小姐,快瞧,這還有捏糖人的,咱們讓他捏一個吧。”

孟意歡也不由看了過去,那捏糖人的商販必定是有點年頭了,手法又快又利落,不一會一個小兔子便活靈活現的,那商販見了她忙問:“姑娘要幾個呀。”

孟意歡摸了摸荷包,有些報羞:“一個就好。”

她想了想:“就捏個小老虎吧。”

隨即小聲低喃:“小老虎比兔子大,三個人都能吃上。”

銀竹頓時紅了眼,以前老爺夫人在時,小姐從來不會像現在這般拮據,連個糖人都得精打細算,不敢多買。

孟意歡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一言一行被對麵二樓的兩個男人看的一清二楚,其中一個調笑道:“這就是你家新來的表小姐?聽你妹妹說她可是感染風寒,下不了床呢。”

宋卿塵睨了他一眼,隨後看向那道瘦弱的身軀,淡淡道:“宋家的事,你少管。”

-說樣式是前兩年的款式,隻是孟意歡氣質如蘭,硬生生添了幾分嬌美。嬤嬤收回眼,看到裡頭出來一個麵容姣好的女子,討好迎上去:“丁香姑娘怎的出來了,直接喊一聲讓奴婢去辦。”丁香微抬眼,拿著大丫鬟的款:“老夫人今日胃口不好,跟小廚房說聲,煮點滾爛點的粥。”嬤嬤笑著正要走,丁香似乎想起了什麼:“等等,世子等會過來,他不愛吃的那些個小菜,也彆上。”丁香說完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孟意歡,什麼都冇說又掀了簾進去。院子安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