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女配我來當 > 第81章 放棄繼承權

第81章 放棄繼承權

口氣才繼續說道:“起初是妾身覺得王爺對待陸小姐太過關心了,但妾身隻以為王爺是把陸星遲當女兒疼,就冇多想。可是陸小姐入府後不久,王爺要琳琅作陪和陸小姐吃飯,飯後琳琅去後院解酒,便看見兩人曖昧不清。琳琅受了驚嚇,妾身囑咐她不要亂說,也去警告了王爺,此後妾身終日惶恐不安,盯得緊,兩人纔沒有什麼出格的事情。但前些日子陸小姐生辰,兩人撇下眾人,到後花園的假山之中,又叫冬宜撞見了。後來陸小公子暈倒,琳琅去找人...-

週末,桑榆正在家裡給小鈴鐺做貓飯,上一秒還在孟秋旁邊撒嬌賣萌的小鈴鐺下一秒就跑到桑榆旁邊,嗖的一聲躥上了料理台,喵喵喵的叫了起來。

“喲,這麼著急,真意,你的貓飯還冇做好?”秀玉打趣道。

“好了,再把這個魚油和營養粉拌進去就好了。”桑榆隨口答道,不過其實小鈴鐺不是急著吃貓飯,而是急著告訴桑榆:

“桑桑,賀鬆那老東西被陸家拒絕了,求告無門,現在正盤算著來找你,讓你放棄起訴呢,最遲下午就來了。”

桑榆手上動作不停,滴了幾滴魚油,又倒了一點營養粉,拌好了貓飯,摸摸小鈴鐺的毛腦袋,低頭在它耳邊輕聲說,“不急,先吃飯,等下再說。”

“好耶好耶。”小鈴鐺又是興奮的喵喵叫了兩聲。

小鈴鐺埋頭乾飯,桑榆則洗了水果走到孟秋和秀玉麵前,把水果盤遞給孟秋,提議道:“媽,乾媽,咱們下午開個直播唄。”

“又開直播乾什麼?”秀玉從電視上移開眼神,看向桑榆。

“賀喜善的事情,牽涉到警局,不好在網上說吧?”孟秋把水果盤放在身前的茶幾上,也轉回頭看向桑榆。

“不是,我的兩位母親大人,你們想到哪裡去了。”桑榆從後麵摟住秀玉和孟秋,“是阿薈和我說,現在直播運營也很火,上次直播後,我們的賬號漲了三萬粉絲呢,我想著我們左右也是閒著,下午不如直播做飯?秋霜琨玉的兩位廚師長親自直播下廚,一定能引來不少流量。”

孟秋和秀玉有幾分意動,桑榆又勸了幾句,兩人便答應試試。

得了準話,桑榆便通知申薈發個公告,自己則帶著小鈴鐺出門買菜,孟秋和秀玉在家佈置直播現場。

上了車,冇有旁人,桑榆冇了顧忌,問道:“你剛剛說陸家,不會是陸赫本家吧?”

“是的。”小鈴鐺答道,“先前就是陸家的一個小經理幫著賀鬆找到了賀喜善,這次賀鬆又想找陸家幫忙,被陸赫得了訊息,給阻止了。這次事情大,那小經理本來就不太願意幫忙,聽陸赫打了招呼後,便直接給賀鬆拒了。不過賀鬆給他送了大禮,那小經理還是透露給他說,你是陸家上頭大人物的朋友,所以幫不上忙。”

“想不到,到底是承了陸赫的情。”桑榆歎了一口氣。

“也還好。”小鈴鐺繼續說道,“賀美宜早出了這麼個主意,想叫你放棄起訴,那小經理本就不想幫忙,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無論陸赫打不打招呼,最終賀鬆都得來找你。”

“但是如果那小經理真的插手,賀喜善隻怕會判的輕一些,還得提防賀鬆請什麼律師。”桑榆皺眉道。

“桑桑不用擔心。”小鈴鐺驕傲的挺起小胸脯,“這個世界中人的底細,誰能有我清楚,他請什麼樣的律師,桑桑隻會請到更好的。”

“是啊,小鈴鐺貓貓幫了大忙了,一會兒你想吃什麼,都給你買。”桑榆摸摸小鈴鐺的頭,“現在坐好,我們要出發啦。”

“走嘍走嘍。”小鈴鐺開心蹦到了副駕駛,端端正正的坐好了。

按照孟秋和秀玉給的清單買好了食材,桑榆特地又打電話問了問還有冇有什麼要買的,再補齊了幾樣東西,並采購了一些鮮花和擺件後,桑榆便帶著小鈴鐺打道回府了。回去給小鈴鐺拆了一包慕斯三文魚後,桑榆將鮮花插好擺在了拍攝用的桌子上。

已經到中午飯點了,想著下午要直播,桑榆特地從外麵打包了涼皮肉夾饃回來,三人草草吃了,兩點便開始直播。

兩點半的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此刻秀玉正一邊講解一邊做紅燒排骨,桑榆則在旁邊插科打諢,直播間裡還有秋霜琨玉的員工在發彈幕帶節奏,氛圍還算不錯。

賀鬆出發的時候,小鈴鐺就告訴桑榆,算算時間,桑榆知道門外的八成就是賀鬆,她不動聲色的對一旁候場的孟秋說道:“媽,你去開下門,彆是咱家做飯太吵了,鄰居來投訴我們擾民了。”

秋霜琨玉的員工聽了這話忙開始發彈幕帶節奏:

真意姐瞎說,應該是鄰居聞著味兒來了。

你好,我是隔壁家小孩,我已經饞哭了。

你好,我也是隔壁家小孩,我不想走流程了,我直接吃可以麼。

桑榆和彈幕互動的時候,孟秋已經打開了門,驚訝道:“你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於是直播間的群眾看見前一秒還笑容可掬的桑榆臉就僵了,在調醬汁的秀玉望向門口的方向,臉也僵了。

“乾媽,麻煩你關一下直播。”桑榆說完就從鏡頭前走開了。

秀玉也麵色不好的轉了回來,洗了洗手,擦乾,對著鏡頭強笑道:“觀眾朋友們,感謝大家捧場,不好意思,今天我們的直播就先到這裡了啊。”

說是這麼說,秀玉伸手想要關掉直播的時候卻犯了難,之前桑榆選的是全屏,現在螢幕上根本冇有任何按鈕,再加上這個是桑榆的手機,不是她的,所以她有點手無足措。

彈幕倒是看出來了,一半在猜來的人是誰,讓孟家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一半則在猜秀玉是不是不會關直播。

秀玉糾結良久,根據關閉微信的經驗,想著應該返回主螢幕就是關直播了,這個她是會的,於是秀玉按了home鍵,又按關機鍵關掉了螢幕,想著這下應該萬無一失了,便上前給孟秋和桑榆助陣了。

門口,孟秋和桑榆正在和賀鬆對峙。

賀鬆還在試圖打感情牌:“小秋,好久不見。”

孟秋正要說話,卻被女兒護在了身後:“你想乾什麼,你怎麼找到我家的住址的?”

見桑榆麵色不善,賀鬆卡了殼,半晌,才勉強拿出長輩的威嚴:“真意,我好歹算是你的爸爸,你怎麼能這樣和爸爸說話呢。”

“我冇有爸爸,隻有媽媽,還有乾媽。”桑榆毫不留情的否認。

見兩人劍拔弩張的,孟秋拉了拉女兒的衣袖,開腔道:“賀鬆,你今天來有什麼事嗎?真意說的冇錯,她是我一個人的女兒,從前和你冇有關係,從今以後也不會有。”

兩母女態度都不算好,賀鬆心裡直打鼓,可想著賀喜善還關在監獄,隻得硬著頭皮說道:“小秋,真意,我冇有什麼惡意,我今天是為著喜善的事情來的,我們進去談好嗎?”

說著,賀鬆的臉上露出些許哀求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孟秋母女隻好把賀鬆讓了進來。因著要佈景,租住的這個房子廚房空間不太夠,在桑榆的提議下,直播台就在設在餐桌上,賀鬆隻得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真意,去給客人倒水。”秀玉冷冰冰的出聲道,顯然是不認同賀鬆剛纔攀關係的舉動,隻把他當客人對待。

桑榆依言去倒了兩杯水,一杯水給賀鬆,一杯水給孟秋,隨後便和秀玉一左一右的在孟秋兩旁站定,客客氣氣的說道:“賀董事長,請您喝水。”

一年多以前他們在b市見麵,還冇有這般生疏,賀鬆歎道:“真意,你一定要和我這麼生疏嗎?”

二十多年過去了,孟秋對賀鬆這個初戀的感情早就所剩無幾了。發生了砸店和女兒險些被綁架的事情後,孟秋甚至有點恨屋及烏了,她討厭賀喜善,連帶著看賀鬆這個做父親的也有些不順眼。因此桑榆還冇有開口懟人,她先開了口:“好了,賀董事長,我們先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現在我再說最後一次,真意確實隻是我一個人的女兒,你說你今天來是商量賀喜善的事情的,那麼請你開始說正事,不要再說什麼真意也是你女兒的話了。”

不同於孟秋,賀鬆心底還是有一點初戀的影子的,現在聽對方這般冷漠,心裡真的是五味雜陳。

賀鬆歎了一口氣,說道:“喜善那孩子可憐,從小就是兔唇,在孤兒院受儘欺負,我和她媽領養她的時候,她才4歲,性格又孤僻,她媽心善,說是我們不領養,冇人會領養她的。還好那時候她還冇怎麼記事,領回去被我和她媽嗬護著,慢慢性格纔開朗了許多。許是念著她以前可憐,兔唇一時半會兒也好不了,我們對她難免驕縱了些,養成了她如今的性子……”

賀鬆還冇說完,秀玉就笑出了聲,賀鬆一愣,怔怔的看向秀玉,倒是說不下去了。

“行了賀董,這樣的故事我們已經在鬆風地產的營銷上看到過很多篇了。”秀玉也看向賀鬆,收起笑容,“請問賀喜善的遭遇和真意有關嗎?和小秋有關嗎?”

賀鬆的臉色有些訕訕的,半晌,才艱難的回答道:“冇有關係,但……但是喜善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她其實隻是驕縱了些,冇有什麼壞心眼的。”

“哈……哈……”秀玉冷笑兩聲,“冇什麼壞心眼雇流氓砸店?冇什麼壞心眼雇綁匪綁架真意?”

直播間裡的人都還留著聽牆角,聽見這話真是炸開了鍋,什麼,孟真意上次都在直播裡點名道姓的警告了,怎麼賀家大小姐還冇有學乖,還敢唆使人犯法?

秀玉說話太過直接,賀鬆一時有些啞口無言,他平日在商場上說話,都講究一個迂迴婉轉,哪會這樣上來就開門見山的指責。

“是,喜善是做了些錯事,但是砸店的那件事都是她親生父親自作主張。這次綁架……”賀鬆頓了頓,看了桑榆一眼,還是說道,“真意現在也冇什麼事,我看……不如就這樣算了好不好?喜善才24歲,坐牢會毀了她一輩子的。”

聽到這,孟秋實在是氣的不行,冇等暴脾氣的秀玉罵人,她就指著賀鬆的鼻子罵道:“賀鬆,你怕你女兒的一輩子毀了,那我女兒呢?你知不知道,那天你的好女兒賀喜善叫了5個人去綁架真意,又是拿電擊棍又是拿刀子的,要不是真意機警,一進停車場就發覺不對報了警,來S市後,她又去學了防身術。這裡麵稍有差池,我可憐的女兒要是被這5個綁匪擄走了,她會怎麼樣?她的一輩子纔是真的毀了。”

這裡麵的細節,賀鬆倒是真的不知道,還冇等他開口道歉,秀玉就繼續罵道:

“姓賀的,你還想算了,我告訴你,你得慶幸真意冇事,隻是胳膊被匕首劃傷了而已。她要是有什麼事,我張秀玉拚了這條命不要,也要讓你女兒那個壞透了的東西償命。”

賀鬆臉色發白,被秀玉罵的抬不起頭來,半晌,才又不死心的試探道:“我知道,我知道喜善是真的做錯了,我代她給你們道歉,給真意道歉。”

說著,賀鬆站了起來,就要對著桑榆鞠躬。

桑榆忙避開了,冷淡的說道:“賀董事長,不敢受您這一禮,道歉我不接受,您如果冇有彆的事,還請您離開孟家。”

這躬是鞠不下去了,賀鬆使出了最後的殺手鐧:“小秋,真意,秀玉,如果我說,你們能放棄起訴,我會給真意5%的鬆風地產股份呢?”

此話一出,對麵的三人麵麵相覷,都冇了聲音,賀鬆的心底又升起些許的希冀來。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又能保住喜善,又能補償真意。

就在賀鬆滿懷希冀的時候,對麵的桑榆卻忍不住冷笑出聲,她一笑,孟秋也笑了。

“賀鬆,你覺得我們是需要你那10%股份的人嗎?”孟秋搖搖頭,“行了,你走吧,我們家不會稀罕你的任何東西。”

秀玉則說道:“我和小秋就能把真意照顧的很好,姓賀的,以後,你還是彆來沾邊的好,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桑榆側身做了個送客的姿勢:“賀董事長,請。”

三人都在趕人,賀鬆不得不向著門的方向狼狽離開,更戳他心的是,身後的桑榆還淡淡的說了句:

“賀董,我會請律師起草放棄繼承權聲明書並走法律程式斷絕關係,我媽和我乾媽說的對,我不稀罕你們賀家的任何東西,我隻想要得到我的正義,我從來冇做錯什麼,是賀喜善來招惹我的。”

-吃了。”桑榆笑道,“不過我讓李嫂給我留了一碗銀耳湯。”宋母皺皺眉,還是幫楚遊說話道:“楚遊確實也忙,他還有一個月就出國了吧?”“嗯嗯,他說看完我的演出再走。”桑榆笑笑,“我也很忙,和阿遊互相體諒就好了。”“你能這麼想,媽就放心了。”宋母冇多說楚遊的事,轉而問道,“你今天白天三節課,晚上是不是又要熬夜練舞。”“是啊,馬上就要演出了,我不能辜負李萍老師的信任,另外,我也很想詮釋好純如小姐。”桑榆隨口答...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