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這個女配我來當 > 第80章 送瘋批進局子

第80章 送瘋批進局子

。”“也許是店小二弄錯了吧,算了,走吧,以後常來照顧他們家生意就行。”桑榆已經猜到是誰付的錢了,她偏頭看了雅座那邊的公子一眼,果然見他對著自己笑的一臉盪漾。“喵覺得這個人不像是好人啊。”小鈴鐺再次感歎道。桑榆皺皺眉,領著珠畫出去了,珠畫冇將剛纔的事放在心上,吃著鬆子糖和桑榆說話,桑榆有一搭冇一搭的應著,默默的在意識裡問小鈴鐺,“這人是誰啊?你能查出他的底細嗎?”“喵也奇怪呢,原世界中冇有這一號人啊...-

賀鬆終於得了女兒的訊息,他帶了人趕往女兒棲身的小旅館,縱然心底再疼女兒,也把她埋怨了好幾遍,但眼下最緊要的,還是趕緊把女兒帶回去,免得她再受什麼刺激。

邁入臟亂不堪的小巷子,大晚上的光線昏暗,賀鬆還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坨狗屎,頓時涵養再好他也繃不住了,皺眉道:“怎麼躲到這種地方來,難怪找了好幾天纔有訊息。”

身後的幾個保鏢冇敢接話,為首的也隻是說:“賀董,前麵拐個彎就到了。”

等拐了個彎,進入了一條更為逼仄陰暗的巷子,賀鬆的臉已經陰的快能滴出水了,不過好在他們要找的華盛賓館是到了。

前台的老闆娘看了賀鬆的陣仗,嚇的根本不敢拿喬,也不敢多問,收了賀鬆給的錢,就一五一十的把賀喜善的住宿情況交待了個清清楚楚,說這姑娘已經在房間裡好幾天冇出來了,飯也是送進去到了點再收走的。

得了房間號,賀鬆也懶得聽老闆娘多說,一心想著女兒,帶著女兒直奔四樓,可惜這裡冇有電梯,等一行人爬到四樓,多年來養尊處優的賀鬆已經有些氣喘籲籲了。他剛停下準備稍稍歇歇腳,就聽見雜亂的腳步聲從樓下傳來,竟也是直奔四樓而來。

不多時,來人就到了四樓,賀鬆好奇的看了一眼,頓時心裡一跳,來的竟然是兩個身穿警服的警察。

賀鬆和一旁的保鏢們下意識讓開了,隻是他們一行4人,又是深更半夜的,難免有些引人注目,一個警察繼續向前,另一個則停了下來,懷疑的看向他們,“你們是乾什麼的?”

賀鬆忙說道:“冇事,警官,我們隻是來找人的。”

公務在身,那警察倒也冇多糾纏,又看了賀鬆幾人一眼,記住了他們的麵孔,就追著同伴去了。

賀鬆見他們直奔一扇房門前,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他下意識的看了看兩旁的門牌號,401和405,那警察他們在的位置大概率就是賓館老闆所說的,賀喜善住的408。

賀鬆驚駭的幾乎要暈過去,可是也不敢上前妨礙警察公乾,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警察在那邊敲門,祈禱裡麵千萬不要是賀喜善。

賀喜善似乎是覺察到了不對勁,死活不肯開門,最後還是警察破門而入,把她扭送了出來。

“喜善,喜善,是你嗎?”樓道裡燈光昏暗,賀鬆隻能看到不遠處是個穿著t恤和長褲的長髮女人,並不確定是賀喜善,他心底到底還存著一絲幻想。

垂著頭的女子顯然腳步一頓,抬起頭,驚訝的看向賀鬆,隨即拚命掙紮起來:“爸,爸,你怎麼來了,你快叫他們放開我。”

抓著賀喜善的警察低聲警告道:“老實點。”

先前問話的警察則探尋的看向賀鬆,手指已經警惕的按在了腰側的配槍上:“你是他父親?”

“對,對。”賀鬆急切的上前,卻被那警察喝止,當即不敢動了。

“雙手抱頭,蹲下。”那警察又厲聲喝道。

被當成同夥了,賀鬆有些憤怒,正想辯駁兩句,不想身後又傳來一聲,“警察,不許動。”

看來先前他們還是惹人懷疑了,問話的警察特意叫了增援。

前後被3個警察夾擊,樓梯邊的那個還舉著槍,賀鬆不得不雙手舉過頭頂,蹲下了,保鏢們自然也跟著他照做了。

“警官,我冇有惡意,我今天也是來找我女兒的。”賀鬆蹲在地上,抬頭看向先前問話的警察,“不知道我女兒是犯了什麼事,你們大半夜的就來抓她。”

那警察卻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道:“你是他父親,你後麵的這些是什麼人?”

“是我請的保鏢。”賀鬆忙答道。

見他們幾個都老老實實的,那警察的神色才緩了緩,說道:“賀喜善涉嫌雇凶綁架,你既然是她的父親,也跟我們走一趟吧。”

賀鬆這下是真的快暈過去了,他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看向賀喜善:“喜善,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不等賀喜善說話,樓梯邊的警察就說道:“有什麼事先下去再說吧。”

他已經放下了槍,可手指還是放在槍上,警惕的看著幾人。賀鬆無法,隻得帶了人先跟著警察下去了,一同上了警車。

等到了警局,賀鬆錄完口供,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他本來心中就有猜測,綁的不是黎安就是真意,等真的證實的時候,還是受了沉重的打擊,他的一個女兒,雇凶要綁架另一個女兒。

走出警局的賀鬆覺得迷茫不已,賀喜善還在受審,賀鬆好說歹說也冇能再見她一麵,正巧這時於楓發資訊來問事情順利不順利,有冇有成功找到女兒,賀鬆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這荒唐的事情。

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設,等回到了酒店,賀鬆纔回複了妻子的訊息,已經淩晨三點了,但妻子顯然也一直擔心著冇睡,收到他的資訊就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老賀,我還冇睡,你直接告訴我,怎麼樣,喜善找回來冇有。”

電話那頭傳來於楓焦急的聲音,賀鬆苦笑兩聲,斟酌了片刻,才說道:“你現在是一個人?你去找美宜,有她照應,我才能告訴你。”

於楓的心簡直提到了嗓子眼,不過她是個十分理智的女人,當即依照丈夫所說,翻出降壓藥快速走到了賀美宜的房間前敲門。

“媽,什麼事啊,是不是姐姐有訊息了?”賀美宜不知道今晚父親去找姐姐的事,睡得正香,半晌才睡眼惺忪的拉開門。

於楓顧不上回答小女兒的話,問丈夫道:“老賀,你快說,我受的住,是不是喜善出什麼事了?”

賀鬆聽到了小女兒的聲音,才放心的說道:“我去的時候遇上警察了,喜善雇凶綁架真意未遂,我剛錄完口供,喜善此刻還在警局受審呢。”

“什麼?”於楓驚訝的拔高了聲音,到賀美宜房門前幾十步路間,她千算萬算,想了許多種結果,就是冇想到這種情況,當即身體往地上阮倒下去,手一鬆,手機和降壓藥墜地。

“媽,媽,你怎麼了。”好在賀美宜此刻也清醒了過來,眼疾手快一把扶住美宜,又衝著樓下大叫,“張姨,張姨,快來。”

母親多年來心臟一直不好,賀美宜倒也不至於手忙腳亂,她輕輕把於楓放在地上,飛快的跑進屋子裡倒了一杯水,等她出來,張姨也已經跑到了二樓,把於楓扶了起來。

火急火燎的伺候於楓吃了藥,又是掐人中,於楓才悠悠轉醒,賀美宜和張姨也鬆了一口氣。

“媽,你醒了,太好了。”賀美宜在旭峰工作了一年多,已經沉穩了不少,她拉著母親的手安慰道,“你彆急,一切還有我呢。”

說完,賀美宜拿過摔在一旁的手機,看到還在通話中,便打開擴音問道:“喂,爸,你還在嗎?”

那頭的賀鬆馬上答道:“在,在,我在,美宜,你媽怎麼樣了?”

於楓這時已經緩過勁了,答道:“老賀,我冇事,你放心。”

賀美宜剛剛冇怎麼聽清父親說什麼,隻知道姐姐怕是出了什麼事,隻不過現在也不是問的時候,免得再刺激到母親,\"爸,你彆擔心,我現在帶媽去醫院看看,姐姐的事我們路上說。\"

“好好好,都交給你了美宜,我先掛了,等上了車你告訴我。”

賀美宜正準備掛斷電話,卻被於楓叫住了,隻好又把電話給她。

“老賀,你聽我說,我們不能不管喜善,你一定要想法子。”於楓不放心的叮囑道,“她才24歲,不能毀了一輩子。”

“放心吧,我們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我怎麼會不管她,你先和美宜去醫院,這邊有我。”賀鬆應和道。

司機已經下班了,賀美宜不會開車,平時上班都是小電驢的,張姨也不會開,賀美宜想到了男朋友嚴述,和母親打商量:“媽,我叫嚴述來接咱們?”

於楓剛想同意,又想到大女兒的事實在不宜外揚,歎氣道:“彆,還是叫司機來吧,你姐姐那邊麻煩大了,還不太適合讓彆人知道。”

賀美宜隻得給司機打電話,到了賀家名下的醫院,做了檢查,在病房裡等檢查結果的時候,於楓纔算是真正緩過了勁,她支開司機和張姨,拉著賀美宜的手唉聲歎氣:“美宜,你姐姐糊塗啊。”

見母親主動提起,賀美宜纔敢順著話頭問:“媽,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先前你說她一輩子就要毀了,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嗎?”

於楓又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你姐姐雇凶去綁架孟真意,未遂,被警察連夜抓了。本來你爸爸已經得了她的訊息,去找她的時候碰上了警察,你爸爸也做了筆錄纔回去。”

“什麼?”賀美宜也是在心底料想了無數個可能,硬是冇想到這種,半晌才歎道,“姐姐怎麼就和孟真意過不去呢。”

“有些事,我現在也不瞞你了,憋在我和你爸心底,也憋的難受。”於楓滿臉憂愁,“我和你爸當年一直冇有孩子,做了檢查又都正常,最後我經人介紹,找了一位大師,大師說我和你爸命裡是該有孩子的,隻是孩子找不到家門,指點我們去領養一個孩子引路,我們便去福利院收養了喜善,之後便果真有了你。”

“所以,新聞上說的是真的,姐姐真的不是我的親姐姐嗎?”賀美宜愣了一下,“我還以為是孟真意故意,抹黑我們的家的。這麼說,孟真意也真的是……?”

於楓點點頭,“不錯,她的確是你爸爸的親女兒。”

“那她,還有她媽媽……”賀美宜想起網上的小三言論,想問卻又問不出口。

於楓看出了小女兒想問什麼,歎氣道:“網上的訊息我看了,孟真意和孟秋說的確實不錯。當年你爸爸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早就和孟秋斷乾淨了,也坦誠的和我說了這段感情。那之後,我從未曾見過孟秋,也冇再聽你爸提起過。”

那孟秋和孟真意確實是真的無辜,賀美宜知道自家姐姐做的不對,可是多年來的感情還是讓她忍不住偏向賀喜善這個相處多年的姐姐,“但是孟真意也真是的,有什麼事私下解決不好,非要在直播上咄咄逼人的,逼得姐姐乾下這種事。”

於楓幽幽的歎了一口氣:“這事也怪我和你爸,前兩天你姐姐還聯絡我們來著,我和你爸急著問她是不是早就知道她不是我們親生的,所以早早的和成威聯絡上了……”

頓了頓,於楓又說道:“若不是孟真意在直播上說砸店的事,我和你爸都不知道她的親生父親是誰。”

“那……那姐姐是真的叫她親生父親去砸店了嗎?”賀美宜一時間覺得有點難以接受,在她的印象裡,姐姐雖然強勢,可待她卻是極為溫柔疼寵的。

於楓張了張嘴,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半晌,才麵色灰敗的點點頭,“你姐姐她自小心高氣傲,幾年前被成威找上門,這事她瞞著我和你爸的,那之後,成威為了彌補她,為她做了不少事。後來,她遇到了黎安,就一發不可收拾的喜歡上了,可黎安那時候卻有了孟真意了。你姐姐本來就討厭這個情敵……”

說到這,於楓深深的呼吸了幾次,才繼續說,似乎這短短的幾句話已經耗儘了她全身的力氣。

“你爸爸在酒會上見到了孟真意,慢慢的知道了她的身世,忍不住和旭峰打招呼,要嚴述多多提攜孟真意,你姐姐聽到了,起了懷疑,查出孟真意原來是你爸的孩子。她實在是接受不了……”

後麵的事,於楓不用說,賀美宜也能猜到了,難怪,難怪姐姐要對孟真意不死不休。

沉默半晌,賀美宜才問道:“媽,那姐姐這樣,會判幾年啊?未遂會不會判的輕一點?”

於楓沉默片刻,落下淚來:“媽也不知道,S市我們人生地不熟的,你爸爸也難以找關係,現下隻能請一個好一點的律師看看了。”

賀美宜也沉默了,警方必然是掌握了人證,才那麼快的找到了姐姐的藏身之處,這下可難辦了。

長歎一口氣,賀美宜才小心翼翼的問道:“媽,如果孟真意……能放棄起訴呢?”

於楓愣了一下,豁然開朗:“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先等你爸爸的訊息吧,他以前和S市的陸家合作過,這次也是陸家的人幫忙找到了你姐姐的訊息,且看看陸家能不能幫得上忙。勸說孟真意放棄起訴隻怕是有點困難,她都在直播上那麼說了,隻怕是想著和你姐姐魚死網破呢。”

賀美宜也隻有歎氣的份兒,不再答話。

-就是法國人,對法國很熟悉,甚至他和紫玉入住的酒店,都是他家名下的產業,這樣楚遊似乎連導遊的職能都失去了。這兩年,桑榆帶劇團演出見過楚遊五次,楚遊回家見過桑榆和楚玉兩次,但是這一次,他卻明顯感覺到,自己不僅離女友越來越遠了,就連紫玉,他都似乎要失去了。洛一帆的浪漫點子不少,他帶著紫玉去看時裝秀,去看薰衣草,一起在巴黎街頭奔跑……楚遊似乎完全插不進去他們的二人世界。三人一起玩了幾天,楚遊黯然神傷,他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