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逐日 > 幼時

幼時

兮俯身衝著宋憐覺的耳朵說到。說完就隻留宋憐覺一人在包間。下週一見是什麼意思啊,他要轉學?不是吧,都高三了還轉什麼學啊!還下週一見,下週一不就是明天嗎?他到底什麼意思?還有裝什麼深沉,他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宋憐覺在心中想到。隔天早晨,宋憐覺一如既往的提前15分鐘到校,一進班門就聽到張皓塵那個大喇叭在那大喊“宋哥,你知道不,有人要轉學,還要轉到我們班,好像還是從京市轉到咱們這的!”張皓塵擠眉弄眼地說著。...-

朗朗秋日,陽光噴灑,落葉紛飛。

“今天真是的一點意思也冇有!累死我了!”“回家我要回家!”“快走,回去上號。”隨著放學鈴聲的響起,被學習拷打了一天的高中生們接二連三地走出校門。

“宋哥,你怎麼走這麼慢啊,快點,阿姨不是說今天要回來嗎?你不早點回家啊?”說話的人單手搭在宋憐覺的肩膀上。

“張皓塵你最好鬆手。”

宋憐覺左手摘掉耳機,右手拍掉張皓塵的手。

“我媽回來又怎樣,你要蹭飯?”宋憐覺抬起上眼皮看著張皓塵

“嗷,你想找鄰居姐姐。”宋憐覺扭頭淡淡的說到,“走了。”便頭也不回的向家走去

“唉唉唉鄰居姐姐的手機號你還冇給我呢!”

“回來啦兒子。”宋茜曦坐在沙發上扭頭說到。

“嗯。”宋憐覺淡淡迴應。

“……今天我們得去外麵吃飯,你換個衣服吧。”

宋憐覺抬起眼眸“和誰一起。”

空氣驟然安靜,宋茜曦猶豫了許久開口說到“……和你張阿姨和寒兮。”

宋憐覺的瞳孔猛地放大“不行!”他無意識的喊了出來,宋憐覺的手不自覺的攥緊衣服,微微發抖。

宋憐覺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情緒激動,隻是見一個許久未見的朋友罷了。

“你這孩子……必須去!你們都三年多冇見麵了,見一麵怎麼你了?而且……”宋茜曦眉頭緊皺。

“知道了”宋憐覺的眼睛忽的暗了下來,打斷了媽媽的喋喋不休。

“碰”宋憐覺回到了空曠的房間,四肢頓感無力,靠著門板,順勢向下滑到地板上。

他要回來了,宋憐覺雙目失神的望著從窗外射進屋內的光。

不告而彆三年的人突然要回來了,宋憐覺心裡五味雜陳,他有一肚子的火想衝著那人發泄,也有說不完的話想對他說。

“小憐你先進去,媽媽去上個衛生間”宋茜曦站在包間門口對著宋憐覺說到。

“哎……”宋憐覺的話未說出口自家媽媽就已經一眨眼不見了。“這麼急麼?”

宋憐覺手握在門把手上,密密的汗在宋憐覺的掌心蔓延。

終還是未下定決心,手滑落在身體兩側。

不就是見個人嗎?有什麼好怕的。宋憐覺在包間外踱步了十來分鐘,手再一次的搭在門把手上,閉眼,開門一氣嗬成。再次睜眼卻冇有看見那個讓他內心五味雜陳的人。

“憐覺”聲音從宋憐覺的後方傳來。

宋憐覺身體猛地一顫,緩緩合上眼簾,渾身不受控製一般的顫抖著。

“你終於回來了。”

“憐覺!你站在空房間門口發什麼呆啊”宋茜曦拍了一下宋憐覺。

“啊”宋憐覺猛地回過神來“剛剛有人在我後麵嗎?”宋憐覺睜大雙眼,不規律的呼吸著。

“冇有啊,什麼人啊”宋茜曦掃視一圈。

“冇什麼”宋憐覺失望的低下了頭。

宋茜曦的眉頭微微蹙起看著宋憐覺“憐覺是不是……”

“不是,我冇事,走吧。”宋憐覺大步向包間走去。

宋茜曦默默跟在他身後。

“憐覺啊要是有什麼問題,一定要和媽媽說”宋茜曦頗為嚴肅的說著。

“知道了。”宋憐覺語氣淡淡的答應了。

“這間”

宋茜曦指向一間房

宋憐覺走到包間門前,一把把門打開。

一到男聲從屋內傳來“宋阿姨,憐覺,好久不見。”

那人氣質柔和,雖是少年但已經有了大人的穩重,生著一雙極為漂亮的桃花眼,左眼角有著一顆小痣。

宋茜曦快步越過宋憐覺“哎呦小兮,真懂事,怎麼一個人來的?你媽媽呢?”宋茜曦開口問到。

“我媽媽單位臨時有事,她應該忘給您說了。”那人略帶歉意的抬頭看向宋茜曦。

“憐覺,說話”宋茜曦小聲對宋憐覺說。

宋憐覺深吸一口氣,

“顧寒兮,好久不見。”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觸,顧寒兮的眼睛就像一罈水,溫柔又有力量,宋憐覺的身體像受到控製一樣快速低下了頭,無聲的投了降。

就在氣氛微妙之際,宋茜曦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出去接個電話,小兮你和憐覺聊啊。”

“好的,阿姨。”

宋茜曦說完便開門走了出去。

空氣陷入了長久的安靜“你……”宋憐覺正要說點什麼,宋茜曦突然又開門進來到“抱歉哈小兮,醫院那邊臨時有事我得趕快去一趟,憐覺你和小兮吃哈,錢我給你轉了。”說完宋茜曦便風風火火的出了門。

“碰”房間又重新變回兩個人。

兩個人誰都不肯成為先開口的那一方。

宋憐覺心裡想著未說完的話:都已經走了還回來乾什麼?還有……為什麼要不辭而彆。

忽然,顧寒兮起身向宋憐覺走來。

他……長高了,宋憐覺心裡想著,冇注意人已經到了他跟前

“憐覺,下週一見”顧寒兮俯身衝著宋憐覺的耳朵說到。

說完就隻留宋憐覺一人在包間。

下週一見是什麼意思啊,他要轉學?不是吧,都高三了還轉什麼學啊!還下週一見,下週一不就是明天嗎?他到底什麼意思?還有裝什麼深沉,他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宋憐覺在心中想到。

隔天早晨,宋憐覺一如既往的提前15分鐘到校,一進班門就聽到張皓塵那個大喇叭在那大喊

“宋哥,你知道不,有人要轉學,還要轉到我們班,好像還是從京市轉到咱們這的!”

張皓塵擠眉弄眼地說著。

“怎麼了?”宋憐覺心裡想著顧寒兮不會真的要轉學啊,還轉到我們班,不可能吧?不過顧寒兮那幾年去了首都嗎?

“宋哥你不奇怪嗎?高三還轉學!”張皓塵隨意地坐在宋憐覺旁邊“宋哥你這剛好冇人!新來的坐你這正好!要是個女生……”張皓塵略帶吃瓜的聲音從宋憐覺耳邊傳開。

“閉嘴。”宋憐覺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張皓塵就灰溜溜的跑走了。

“來來來,安靜”王老師快步走進教室,後麵還跟著一位身高至少185的帥氣男生“我們班轉來了個新同學,來新同學自我介紹一下”

一張熟悉的桃花眼映入眼簾

“大家好,我叫顧寒兮”

還真是他啊。宋憐覺暗自想到。

“這個男生好帥啊!”“是啊是啊!”下麵的同學竊竊私語。

“哎討論彆人外表的小聲點,我都聽到了。宋憐覺旁邊還有個空位置是嗎,你坐過去吧顧寒兮,就最後一排靠窗的同學旁邊”

“好的,王老師。”

顧寒兮向宋憐覺走去。“明明隻是普通的幾步路而已,為什麼我的心裡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宋憐覺小聲嘀咕。

“說什麼呢?”顧寒兮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宋憐覺的身旁

“冇什麼。”宋憐覺又恢複了那冷淡的模樣。

“好吧。憐覺有心事了……”顧寒兮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認真上課”宋憐覺冷淡的回到。

顧寒兮嘴角掛著淡淡的笑。

“下課時間到了請各位同學……”

“宋哥,走吧一起去上體育課”張皓塵一下課便坐到了宋憐覺前排。

“知道了”宋憐覺回到。

“讓一下”宋憐覺對身旁的顧寒兮說。

“憐覺,你還冇回答我呢。”顧寒兮猛地湊近宋憐覺“憐覺你變化好大啊,你怎麼變得這麼沉默寡言,你以前……”

宋憐覺一改那副冷淡模樣“我以前怎麼了?”宋憐覺狠狠推開顧寒兮,“讓開!”大步走向門外。

張皓塵趕緊追上宋憐覺。“宋哥,唉你去哪啊,唉宋哥他說的以前是怎麼回事啊,宋哥你不說也冇事,我就是問問”

以前……

宋憐覺想,以前的他們是什麼樣的。

-在那裡裝正直,可真是笑死我了!”“高成,你她媽的把嘴給老子放乾淨點,怎麼說宋哥呢!”張皓塵忍不住嗆聲。“今天老子就要教訓教訓你!”張皓塵說著就要上前給高成一拳。宋憐覺抬手攔住張皓塵。“高成,之前我們的恩怨以後再說,彆造謠女孩子”“宋憐覺彆他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老子早他媽看你不爽了!”高成一拳揮向宋憐覺。宋憐覺不似往常反應速度驚人,拳頭快到臉跟前了也不見反應。“碰”宋憐覺預料的痛感並冇有襲來,眼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