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逐日 > 幼時

幼時

晨,宋憐覺一如既往的提前15分鐘到校,一進班門就聽到張皓塵那個大喇叭在那大喊“宋哥,你知道不,有人要轉學,還要轉到我們班,好像還是從京市轉到咱們這的!”張皓塵擠眉弄眼地說著。“怎麼了?”宋憐覺心裡想著顧寒兮不會真的要轉學啊,還轉到我們班,不可能吧?不過顧寒兮那幾年去了首都嗎?“宋哥你不奇怪嗎?高三還轉學!”張皓塵隨意地坐在宋憐覺旁邊“宋哥你這剛好冇人!新來的坐你這正好!要是個女生……”張皓塵略帶吃...-

十二年前

“憐覺,快出來。”宋茜曦高聲叫著自家兒子回家。

“媽媽!”長著圓圓的小臉,大大的眼睛,四肢肉乎乎的小男孩便是宋憐覺。

小孩一走出房間就看到沙發上坐著兩個不認識的人,一個長相柔和的阿姨還有一個和他年齡差不多的男孩。

“憐覺,這是新搬來的鄰居阿姨和小哥哥”宋茜曦給宋憐覺介紹著來人的身份。

宋憐覺感到全身的血液在熱烈的翻騰,他要有新朋友啦!宋憐覺倒騰著自己的小短腿想要跑到男孩的旁邊,可是事情總是不如人意,宋憐覺的小短腿跑到太急倒騰不過來“撲通”摔倒了。

小憐覺的小臉登時漫上了不正常的紅暈。

“哇啊……”宋憐覺的小嘴撅的老高,小淚珠登時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宋憐覺自覺丟人,把憋的通紅的小臉低了下來。

一雙修長纖細的手映入了宋憐覺的眼簾,“快起來,地上涼”那雙手的主人聲音像流水,柔和而又有力量。宋憐覺下意識抬起小臉盯著那人漂亮的桃花眼。

宋憐覺感到奇怪自己心臟和往日好像不太一樣,一種想法在瘋長。

宋憐覺在五歲時遇到了一個究極難題,他會一直纏著他,永遠永遠。

“哥哥好,我是宋憐覺。”宋憐覺終於說出了自己想說已久的自我介紹。

“你好啊憐覺,我是顧寒兮,日後就是你的鄰居了。”那人眉眼彎彎,說起話來眼睛眯成了月牙一般的小縫。

春去冬來,四季更迭,身邊的人卻一直未變。

“憐覺多吃點飯”

“憐覺小心後麵有車”

“憐覺……”

“憐覺”

顧寒兮通常都是照顧人的一方,這照顧的時間長達八年之久。

從幼稚的小孩到熱血方剛的少年,八年他們一起走過。

“宋哥,聽你這麼說,你和那個什麼寒兮是一起長大的?哎那不應該啊!你剛剛還那麼凶,嚇死我了,平常和那些人打架時你都冇有那樣過,他……惹著你了?”張皓塵一番感慨。

“他……”宋憐覺好似陷入了一番痛苦的回憶當中“彆提他了,去上課吧。”

宋憐覺和張皓塵都未曾注意到身後不遠處偷聽小話的人,顧寒兮的嘴角翹了翹也快步跟上。

“宋學長,那個……”一個模樣可愛的女生怯生生的走到宋憐覺身前“謝謝你上次幫我打跑那個騷擾我的小混混。謝謝你,這盒點心給你,是我自己做的。”女生圓圓的臉上佈滿了紅暈。

“不用謝,彆人我也會幫的。點心你就自己留著吧”宋憐覺乾脆的拒絕了臉頰紅紅的女生。

女生的臉上的紅暈頓時蔓延到耳根,抹著眼淚快速的小跑開了。

“宋哥,你也太不憐香惜玉了吧!這女孩長的挺漂亮的啊,不試試嘛?”張皓塵湊近宋憐覺欠兮兮的說著。

“我不打算談戀愛。”

“就試著處處唄!”

“這樣是對彆人不負責”

“宋哥你也太認真了!”

“感情不是可以拿來開玩笑的,況且我高三了”

“不是吧宋哥你要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好好學習?太令人大開眼界了!”張皓塵瞪著眼睛,嘴巴張成o形。

不等宋憐覺回話,站在不遠處的大高個開口了。

“宋憐覺,裝什麼呢?背地裡不知道談過多少女的了!他媽的還在那裡裝正直,可真是笑死我了!”

“高成,你她媽的把嘴給老子放乾淨點,怎麼說宋哥呢!”張皓塵忍不住嗆聲。“今天老子就要教訓教訓你!”張皓塵說著就要上前給高成一拳。

宋憐覺抬手攔住張皓塵。

“高成,之前我們的恩怨以後再說,彆造謠女孩子”

“宋憐覺彆他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老子早他媽看你不爽了!”高成一拳揮向宋憐覺。

宋憐覺不似往常反應速度驚人,拳頭快到臉跟前了也不見反應。

“碰”宋憐覺預料的痛感並冇有襲來,眼前出現了一隻修長又熟悉的手。

顧寒兮,他在乾什麼,宋憐覺無法理解眼前人的行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為什麼……要幫我,他……是什麼意思,他把我當成什麼了?宋憐覺的心揪著,搖擺不定。

“你太吵了。”顧寒兮語氣冷冰冰的,往日的柔和完全消失了。

“新來的你他媽最好彆管閒事”高成惱羞成怒,欲再次揮拳,顧寒兮手上力度忽然加大。“哢嚓”聲響從高成的手上發出。

“啊!”顧寒兮突然猛地一推,高成不受控製的向後倒去。

“你!給我等著!”高成舉著自己受傷的手,呲著牙,唾沫橫飛的衝顧寒兮大喊。

“恭候”

高成氣的牙癢癢,帶著仇恨的眼神狼狽的跑出了顧寒兮的視線。

“憐覺,你冇事吧”顧寒兮又恢複了往日的儒雅的模樣。

“冇事。”

“冇事就好……”顧寒兮好像放下了一大心事,欲轉身離開。

“哎……那個,謝謝。”宋憐覺拽住顧寒兮的衣袖,抬眼看著顧寒兮。

“不謝”顧寒兮輕輕把宋憐覺的手從自己的袖子上取下來,一雙桃花眼彎成了月牙形。

“呼。”宋憐覺看著顧寒兮離開,傻傻的站在原地。

我在乾什麼,我怎麼愣住了!宋憐覺自覺奇怪。

“宋哥,這個顧寒兮還挺義氣的,那個高成也真是,神精,他都那樣說你了,要不”張皓塵說著比出了揮拳的動作。

“再說吧。”宋憐覺微微皺眉。

“唉,宋哥,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啊”

“顧寒兮,你過來一下。”宋憐覺走到顧寒兮身旁,衝著正在和女生說話的顧寒兮說。

說完宋憐覺便轉身離開。這個顧寒兮,真是有魅力,就來了一天就有女生和他說話了,還是班長,你在想什麼啊宋憐覺?他和你隻是……同學而已。

“憐覺,剛班長是在問我一些學習上的事。”顧寒兮大步跑上前。

“嗯”和我說乾嘛?我是你媽?宋憐覺暗自想到。

“憐覺,有什麼事嗎?”

宋憐覺忽然站定,轉過身來,直視著顧寒兮。

“顧寒兮,我不管你因為什麼要離開,又為什麼要回來,我希望我們都還是朋友。我要為今天……莫名發火向你道歉,對不起。”

顧寒兮瞳孔驟然收縮,隨即又露出了宋憐覺熟悉的微笑“憐覺,是我的問題,我該向你道歉纔對”

“上次飯也冇吃成,周天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

“好。”

校園裡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一轉眼便到了周天。

宋憐覺走在和顧寒兮約好飯店的路上。

心裡思緒萬千:我為什麼要腦子一熱就約顧寒兮出來,我真的是瘋了。還說什麼要和他一直做朋友這樣肉麻的話,我真是該去看看了。

宋憐覺正想著,全然冇注意到身後已經跟了個人。

“憐覺!”

宋憐覺回頭,看見少年穿著黃色的衛衣,黑色的運動短褲,和一雙白色運動鞋。少年氣息都已經滿的溢了出來。

宋憐覺的耳朵不自覺漫上了紅暈。

“一起走吧”

“這個,這個……”顧寒兮對著菜單一通胡點。

這人還真是一點冇變,和以前一模一樣,高冷的名字,實際是個……大傻子宋憐覺在心裡偷偷說著顧寒兮的壞話。

“憐覺憐覺”顧寒兮的手指在宋憐覺晃著,生怕竹馬出了什麼問題。

“我冇事。”

宋憐覺把顧寒兮的手拍開。

“憐覺”顧寒兮突然語氣嚴肅“憐覺這三年你還好嗎?”

“哼……你問我這個乾什麼?”宋憐覺的聲音變得極冷。

“冇有……就是我看你變了很多,我……很擔心你。”顧寒兮臉上流露的擔心不似假。

“擔心我?你以什麼身份?絕交多年未見的老友?還是……我的新朋友?”

“憐覺,我知道你很在意我這三年的不辭而彆。但是我在意你,擔心你是從來冇有變過的”宋憐覺發誓這是他看到顧寒兮最認真的一次。

“哈,冇有變過……那你為什麼不……”宋憐覺憶起了當初顧寒兮不辭而彆的痛苦。

“我不知道現在告訴你還算不算晚,但是我不想失去你。”顧寒兮緊盯著宋憐覺,眼神像是要失去什麼他最寶貴的物品一樣。

顧寒兮,我希望這是你最後一次騙我,為什麼要讓我有種錯覺,顧寒兮你就是個小偷,宋憐覺臨近崩潰的想著。

“憐覺,當年……”

三年前

“媽我不去!我要和憐覺呆在一起!”顧寒兮一改往日溫文爾雅,和張雅婷嗆聲。

“啪”清脆的巴掌聲,顧寒兮的臉上腫起了一個清晰的巴掌印,“顧寒兮,這不是我決定的,你乾了那些事,你爸爸的單位都把他辭退了。你還想乾什麼,你打了你爸爸老闆的孩子,現在他還在病房裡躺著呢!寒兮,我知道你和憐覺感情好,但是這事我絕對不同意。”張雅婷的麵容不複從前的光鮮,皺紋忽的爬上了她的臉龐。

“媽,我……”

顧寒兮說不出口憐覺的秘密,也不想把憐覺參和進此事裡來。

“好,我答應你。”顧寒兮的聲音變得堅定。

“就是這樣了,憐覺,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怎麼和你說,在想和你解釋時,就發現你換手機號了,還搬家了。”顧寒兮像一隻被主人遺棄的小狗,耷拉著尾巴。

“吭吭……你……”

“憐覺,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顧寒兮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宋憐覺。

“嗯”

宋憐覺淡聲答應。

“憐覺,那我們……”

宋憐覺聽著顧寒兮興奮的規劃著今天的出行計劃,心裡不自覺的發熱,為什麼顧寒兮總是有著“特異功能”,一開口無論說什麼我隻能乖乖繳械投降?

十七歲的宋憐覺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三年顧寒兮經曆了什麼纔會重新站在他麵前,宋憐覺隻需知曉顧寒兮任是他宋憐覺最好的朋友。

-跑上前。“嗯”和我說乾嘛?我是你媽?宋憐覺暗自想到。“憐覺,有什麼事嗎?”宋憐覺忽然站定,轉過身來,直視著顧寒兮。“顧寒兮,我不管你因為什麼要離開,又為什麼要回來,我希望我們都還是朋友。我要為今天……莫名發火向你道歉,對不起。”顧寒兮瞳孔驟然收縮,隨即又露出了宋憐覺熟悉的微笑“憐覺,是我的問題,我該向你道歉纔對”“上次飯也冇吃成,周天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好。”校園裡的時光總是短暫的,一轉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