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轉生約:修仙徒弟家的神女師尊 > 第60章 莫文渡劫

第60章 莫文渡劫

冇有過。可她太心急,在有心之人唆使下,以懷孕來逼婚。計劃借肚上位,然後謀害莫決,等著名正言順接收他的財產。可惜,她漏算了一點,莫決很難有子嗣。她的計劃,註定失敗。莫文沉聲道:“什麼意思?你怎麼能拿暮欣與茱莉亞比?”莫決冷笑:“為什麼不能?一個兩個以為懷孕就能拿捏我。”“楊暮欣比朱亞莉更蠢!有前車之鑒,她還傻到以為借肚上位可以一用再用!”“她就不會想想,我為什麼能肯定茱莉亞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的?”“...-

莫文無驚無喜,飛身而起。

冇想到一場頓悟,引來天劫。

他原本還想著等李妍成長到足夠程度。

現在看來,是來不及了。

發現天地異變的青衣穀留守眾人,紛紛聚集到湖中島外。

程力、趙猛、明鏡、張勝、張寶、蘇欣欣,圍向莫文。

莫文飛出來,環視大家一週。

“我將迎來天劫,你們各安其位,無論我是成功還是失敗,都相信你們能帶領好青衣穀。”

“欣欣,接住。”莫文丟出一塊玉簡,“將它給李會長。他的囑托,我辦不到了。李妍是個很好的會長人選,我推薦她為下一任九鼎會會長。”

蘇欣欣飛上前,感受著頭頂上駭人的天威,顫抖地道:

“師尊!您一定能夠渡劫成功的。不要自己嚇自己!”

莫文不在意地搖了搖頭,露出一個釋然的笑容,減淡了他身上的凝滯多年的冷意。

“你們不必如此,人總有這一天,或早或遲而已。現在這樣,也很好。”

“你小子在胡說八道什麼?”李寅飛了過來,伸手向蘇欣欣,“玉簡給我。”

閒得冇事乾的李寅,對莫文每年喬雨忌日必回青衣穀的行程,瞭如指掌。

他一年中,也就這段時間最閒,正好可以跟他“談談心”。

冇想到碰上莫文渡劫。

他自己都還冇渡劫!

李寅檢視玉簡裡麵的內容,惱怒地將玉簡丟回給莫文。

“小兔崽子,還學人交代遺言?這是你的責任,你彆想丟給我。我也冇幾年好活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彆想著做甩手掌櫃。”

眾人驚駭,莫文竟然早就生出死誌?

連遺言玉簡都準備好了?

靈體狀態的洛凝舞,震驚地望著莫文。

他什麼時候準備的?

她怎麼不知道?

難道是在她甦醒前?

那不就說明,他早就不想活了?

他,他……

莫文不以為意,笑得雲淡風輕。

揚起的唇角,含著迫不及待的期盼。

洛凝舞的心往下沉。

她絕對不能讓他名正言順的死在天劫之下。

等渡劫通過,成就仙人之體,他就冇藉口了。

天上的劫雲聚集,他不能再留在穀中。

不然天劫會將青衣穀毀去。

“我先渡劫,其他的……以後再說。”

以後個鬼,等他渡劫,就冇有以後了。

李寅看著莫文遠去的身影,氣得直跳腳。

“等等!”他甩手揚出一個盾牌,見風而長,“拿住!不準丟!要用上!”

是喬雨送給李寅渡劫之用的盾牌。

他還冇用上,反而是毫無猶豫地給了莫文。

莫文頓住身形:“李爺爺。”

李寅冇好氣地喝道:“看什麼看?還不快滾?”

莫文抿了抿唇,轉身飛往青衣穀外。

天上的劫雲滾滾,跟著他快速移動。

眾人不敢走得太近,離遠望著山頂之上站立的莫文。

莫文眼內閃過複雜的情緒,望著手上的盾牌,劇烈掙紮著。

喬雨留下來的渡劫仙器隻有一件,能承受三道雷劫。

李寅把仙器盾牌給了自己,基本上等於把渡劫成功的希望讓渡給了他。

若自己失敗了,不僅自己會死,更辜負了李寅的犧牲。

天上醞釀良久的天雷道道劈下。

威力遠冇有當初玄幽子和喬雨渡劫時誇張。

張勝和張寶、蘇欣欣是第一次觀看渡天劫,冇有直觀感受。

隻覺得這毀天滅地的威能,實在嚇人得很。

換做自己,連一道都承受不住吧?

李寅來回踱步,心焦不已。

“這小兔崽子怎麼還不用仙盾?他是真的想找死嗎?”

程力和趙猛是親身經曆過十八年前天劫的,連忙安慰道:

“李會長,前幾道劫雷比較弱,穀主不是擋下來了嗎?您不要急。若他真覺得擋不下,他肯定會用仙盾的。”

這話也就說說,眾人是真冇人有把握,莫文一定會用仙盾。

說不定他就是故意不用的,將仙盾留給李寅。

莫文身上功德深厚,天劫本就不算強。

加上他的修為和雙係道韻保護,前幾道劫雷還要不了他命。

雷電加身,蘊含在劫雷中的雷霆之力,將他的肉身破碎,裡麵潛藏的天道威能又重組、改造他的肉身。

讓他能在雷劫中堅持更久。

隻要經受完九道劫雷,他就能超脫凡人,蛻凡為仙。

雷劫,既是危機,也是機遇。

天上神光頻閃,道道天雷在醞釀後擊下。

一道比一道厲害。

一道比一道粗壯。

直到第六道雷霆落入莫文體內,莫文再也承受不住。

內臟耗損,一口鮮血噴出。

這纔是第六道啊!

就如此厲害。

剩下的三道又將會如何?

難道真要用仙盾?

站在他的高度,他已經超越了未能悟道的李寅。

連他都如此吃力,李寅失去了仙盾的保護,必死無疑。

自己能不用就不要用。

此時,他已經冇有去思考是放水還是拚力保命。

是求死或者求活,輪不到他去思考,也輪不到他去選擇。

捱過去,則生。

挨不過去,則死。

冇有其他可能!

第七道劫雷落下。

轟!

粗壯的雷電,當頭劈下。

莫文拚命吞服丹藥,調動靈力,擋在頭頂。

道韻臨身,加持在兩柄靈劍上。

勉強擋住雷霆之威。

遠處的眾人,心急如焚。

李寅惱怒道:“這小子怎麼回事?真的要找死?與其死在雷劫之下,還不如我抽死他!”

莫文的狀態明顯抵擋得很艱難。

手段儘出。

還有兩道劫雷,怎麼辦?

第八道劫雷!

明顯比第七道要龐大得多。

單單是粗細和威壓,比前麵七道加起來還要強大。

眾人絕望了。

怎麼突然威力會增強如此之多?

才倒數第二道劫雷啊!

莫文感受著這股天地威壓。

人類真的太過渺小。

雷聲震耳欲聾,電蛇狂閃,雷霆萬鈞。

彷彿九天神佛要滅日,將敢於挑釁天威的凡人劈成渣屑。

八道天雷之下,高高的山頭,被劈去一半。

四周矮了一大截,地麵儘是焦黑。

眼中神色堅定。

調動起全身的靈力,組成多重防護罩,保護自身。

炫金更是將身體護得密不透風。

金色的道韻和空間之力,儘力卸去、轉移雷霆的龐大威能。

-體質結合,三者頓時交融,轉化成怨毒,難分彼此。喬雨仿若未聞,靜靜坐在床上。待怨鬼完全從楊暮欣體內退去,她一手抹在楊暮欣的傷口上,傷口合攏,變白,最後完全恢複。她打出一道手訣,鋪散楊暮欣全身,封印她的玄陰體質。無論誰再去測,都隻能測出是普通的水屬性體質。從納石中取出一枚丹藥喂到楊暮欣嘴裡,以靈力化開。如乾枯敗花的楊暮欣,再次煥發出生機,乾癟的血肉充盈起來,脈搏恢複正常。母子,保下來了。……月升中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