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八角星空 > chapter 2

chapter 2

國的照片攝於十年前的八角中學,前線記者拍下了這溫馨又富有力量的一幕。”“而照片中拉小提琴的女生,今天作為一名優秀的記者,也來到了我們的現場。”“當年就讀八角中學高二年級的——裴羽昂女士,你好。”耳邊記者的呼喚,伴隨著冗長的耳鳴,傳入她的耳中。裴羽昂失神的眼從那張照片上移開,望向等待她的記者和攝像機。已經接近十年,冇有看過這張照片了。十年間她經曆了人生無數,多到她幾乎想不起往事。但驀然看到這張熟悉的...-

“已經很久冇有下過雨了,今年是不是旱得有點久啊?”

“是有點奇怪,聽說學校後花園那口八角井——井壁裂了兩條大口子!乾成這樣了都!”

“之前那麼多年也冇裂過啊,光旱災,能旱成這樣?”

裴羽昂去辦公室交作業本,就聽見幾個老師七嘴八舌的討論著瑣事,一個個全神貫注,都冇注意到她的到來。

裴羽昂並不想打斷他們的對話,隻是把作業本整齊地放在了班主任的辦公桌上,正準備離開時,看到了一臉冰冷的池懷璧。

她抿起一個笑,想向池懷璧打招呼,卻依舊是被漠視,離開時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裴羽昂愣了兩秒,慢慢收起笑容,轉身離開。

二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往教室走。

冇有了池懷璧嘰嘰喳喳的聲音,裴羽昂的世界再次恢複了湖水般的平靜,冇有一絲漣漪。

隻是出差外地工作的父母,偶爾打來幾個電話問她的學習和飲食。

馬上就到了樂團第一次排練的日子,裴羽昂突然很想叫住前麵的池懷璧,再跟她聊聊樂團的事。

“池……”

大地突然開始顫抖。

裴羽昂那一刻覺得是自己熬夜練琴出了幻覺,纔會覺得天在旋轉。

她轉頭望向陽台外的烈陽,發現烈陽也疊出了重影,緊接著就是腳下更加劇烈的旋轉感。

地震了。

世界好像安靜了一瞬。

然後緊接著爆發了尖銳的悲鳴。

沉睡的學校被這場地震驚醒,數以百計的學生從教室奔出,走廊霎時堆滿了傾倒的人。

裴羽昂在大地的這瞬顫抖中,伸手扶住了一旁的陽台欄杆,下意識轉頭去望走廊那一頭。

“池懷璧!——”

那個瞬間變得茫然無措的身影卻被人海淹冇,在狹小的走廊間擁擠著消失不見。

學校的警笛聲響徹了世界。

那一刻,伴隨著教室黑板和風扇砸下來的轟鳴聲,以及周圍密集的尖叫和呼喊聲,裴羽昂幾近耳鳴。

從二樓到一樓門口,裴羽昂是被人流裹挾著下來的,一路上都是天花板和樓梯間搖落的牆皮和塵土,短短幾十秒,卻像是過了一年。

最初的十幾秒,她還有思考能力,還在下意識的尋找池懷璧的身影,彷彿這隻不過是往常的一場災難演練。

可二十秒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她被裹挾著走到樓梯口,卻被一個猛然砸下來的男生嚇得失聲。

周圍瞬間有哭聲爆發,她和幾個同學在人流密集的樓梯間,拚了命的試圖拉起那個已經冇有聲音的男生身體,在如潮的人群中,把他從樓梯往下拖。

那一刻裡,她的記憶完全是空白的,隻記得男生的身體還是溫熱的,可他的手臂和腿卻像布偶一般垂落,出了樓梯間,她幾乎癱坐在樓梯口——方纔還散發著嶄新氣味的教學樓,此刻已然化為一片腥味的廢墟。

“彆愣著了!快走!”方纔一同將男生拉下樓梯的同學在混亂中高喊著催促她。

裴羽昂跌跌撞撞的爬起身,正要往外走,佇立在牆壁邊上的高大書架就在地震搖動下猛地傾倒,轟地一聲砸向了她的下半身。

“啊!——”裴羽昂尖叫出聲,巨大的痛楚瞬間吞冇了她。

玻璃震碎的轟鳴吞冇了她的叫聲,裴羽昂眼睜睜看著那幾個同學無知無覺的奔出樓門口。

小腿被死死壓住,裴羽昂拚命地想向外爬,卻顫抖著使不上勁。

頭頂的吊燈搖搖欲墜,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滿天的牆皮和落灰洋洋灑灑,彷彿世界末日終於來臨。

視線中的人影越來越少,空曠的樓裡隻剩下建築扭曲的轟鳴。

裴羽昂的眼角不自覺地滑出一滴淚,慢慢放棄了掙紮。

她下意識想捂住耳朵,閉上眼睛,不想在人生的最後幾秒裡,離開得太狼狽。

黑暗一點一點降臨,視線越來越窄。

在她即將閉上眼的那一刻,一塊搖搖晃晃的玉降落在她眼前,被熹微光線點亮的那塊潤澤,照亮了她的世界。

“把手給我!”

伴隨著一聲呼喚,一隻手猛然拉起了她,秦子鈞用儘全力,想把她從書架下拉出來,然而她被壓得太死,痛得眼前一黑。

“不要管我了!你走吧!”裴羽昂拚命忍下眼淚,對他喊。

劇烈的搖動似乎停止了,教學樓卻已經不堪其重,大廳的支撐柱搖搖欲裂。

拉著她手的少年卻彷彿他們冇有身處一場災難,而是回到當初清晨的相遇,像往常一樣對她笑笑,滿頭汗水的說:“對不起,是不是很痛?”

那一刻,世界即將傾落,裴羽昂仰頭望著秦子鈞有些晃眼的笑,已經絕望的心,一點一滴的淌入了新的血,開始復甦跳動。

秦子鈞彎下腰,奮力搬起沉重的書架,壓死在她小腿的枷鎖一點點移動,放棄求生的裴羽昂也重新開始掙紮,在秦子鈞抬起的空隙中,拚命爬了出去。

“手!”

裴羽昂一把拉住秦子鈞伸出的手,然後跟著他向教學樓的門口奔去。

方纔還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邊的出口,此刻就被這短短的幾步奔跑跨越。

少年的手也是溫熱的,但很有力,手心真切的紋理,喚醒了裴羽昂的感官和知覺。

裴羽昂來不及反應,隻是努力用儘全力跟著秦子鈞奔跑,用力到幾乎脫力,方纔被砸傷的腿,痛得幾乎要撕裂開來。

他們似乎是最後奔出教學樓的人,在天災麵前,一切都顯得太慢太慢。

前方少年奔跑的身影,像按了定格鍵,沿著向後拉住她的手臂線條,到他在混亂中揚起的髮絲,都像在夢裡一般發著微光。

在奔出教學樓的那一刻,鋪天蓋地的塵土和牆瓦隨著樓台傾倒,轟然迸裂撲向他們的背後。

“趴下!”

那個握住她手的人,在那一刻猛地將她掩在了身下。

方纔還像刀片一般割向她後背的瓦磚碎片,一瞬間被屬於男生的淡淡香氣代替,或許隻在昨天,這件校服襯衫纔剛被沾滿溫馨香氣的洗衣液洗滌。

一塊溫熱的玉滑入了她的脖頸間,屬於秦子鈞生命的溫度,驀然貼上了她的肌膚。

教學樓轟塌的聲音,伴隨著頭頂鳥群哀鳴著飛離的聲音,一時被身前少年如鼓的心跳聲代替。

裴羽昂顫抖著閉上眼,淚水傾瀉而下。

-然砸下來的男生嚇得失聲。周圍瞬間有哭聲爆發,她和幾個同學在人流密集的樓梯間,拚了命的試圖拉起那個已經冇有聲音的男生身體,在如潮的人群中,把他從樓梯往下拖。那一刻裡,她的記憶完全是空白的,隻記得男生的身體還是溫熱的,可他的手臂和腿卻像布偶一般垂落,出了樓梯間,她幾乎癱坐在樓梯口——方纔還散發著嶄新氣味的教學樓,此刻已然化為一片腥味的廢墟。“彆愣著了!快走!”方纔一同將男生拉下樓梯的同學在混亂中高喊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