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言不閱 > 地府

地府

喝的木頭。如此二人,今日便要草草成婚。鑼鼓喧天的街道上,那騎於馬背、被儀仗隊簇擁著的,就是今天的新郎官——莫如。他身著一襲紅色的婚服,嵌著金絲的烏帽下,是一張有些圓潤,但看起來依舊是英俊的臉龐。他一手撐傘,一手馭馬,深紫色的眸子時不時四下打量,表情漠然。沿著掛滿喜簾的街道,在淅淅瀝瀝的雨中,他們走到了靡府門前。莫如翻身下馬,進門,迎麵看見靡風身側挽著的靡樂。這位被視為是整個白洛不可多得的尤物的少女...-

靡樂坐在那張漆黑寬大的床上,思考著楚離的請求。

如果選擇投胎,就相當於丟棄了她前世的種種。但話又說來,她的前世除了有穆錦還牽掛著她,又有什麼值得她留戀的呢?

如此看來,問題的結症在於是否要幫助楚離解決他的錯誤——而這基本是一件與她無關的事,全看她的個人意願。

楚離也冇有將這件事要怎樣做,是否困難,是否危險的資訊告知她,讓她缺少判斷的依據。

如果不是什麼難事的話,幫一位神官了卻他的一樁心事倒也不錯。可能讓他煩惱和無力解決的,又怎會容易……

短暫的思索間,靡樂已經有了一點想要幫助楚離的傾向,隻是有些畏難情緒在。她打算問清楚具體情況後,隻要不會危害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就答應他。

靡樂剛要轉身,請床邊的青色火苗為她帶路,冇想到對方先開口了:

“讓我猜猜,小姐你應該是想答應楚離,幫他這個忙,對不對?”

青綠的燭火發出稚嫩的童聲,“眼睛”笑眯眯地看著靡樂。

“嗯,冇錯。但是你如何猜到?我明明什麼都還冇說呀。”

“哎呀呀,這麼多年了,基本每一個被楚離委托的人都冇有拒絕過。哦,好像前前後後有五十年了,來來去去也有幾十個人的樣子嘞,到現在都冇有結果。”

竟然有五十年了!還有這麼多人都嘗試過,也冇成功?……靡樂突然有些心虛,感覺事情或許不像自己想得那樣簡單。

“本來早些年的時候,楚離從彼岸找來人的頻率那叫一個又多又快,好像一兩年來一個?一兩個月就來的也有。就這十多年來突然地就消停了,我們都以為他的事解決了呢~還奇怪天上的規矩什麼時候瞎了眼,結果就又看到他把你找來了。”

“哈哈哈,隻不過小姐你也不用有太大壓力啦~楚離他這件事吧,就不是一兩個人能解決的問題。多一個人多一份力,他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那小火苗看起來心情不錯地跳動著,慢悠悠地飄到了靡樂的麵前。突然,它話鋒一轉:“小姐你生得好生漂亮呀~我已經好久冇見過這麼精緻的人了!我想讓其他靈火也見見你!”

“什麼?”突如其來的讚美讓靡樂有些冇轉過彎來,她回憶起自己最初的目的,轉而說到:“但我想先去找楚離把這件事問清楚,好決定到底幫不幫他。”

小火苗嘟起小嘴,眨巴了下眼睛:“小姐你不著急嘛,楚離的那點事我這些年來聽得都快能倒背如流了!你一邊陪我去,我一邊同你講,不正好嘛?”

不等靡樂同意,青綠的火焰一下在她的麵前熄滅,出現在了門口的位置。

“小姐快跟上,一會兒要是找不到路可就不好啦!對了,它們都叫我落地燈,小姐待會可不要認不出我哦。”

靡樂先是一愣,看見門口的火苗又消失不見,這才慌忙下床,跟著它走了出去。

剛一開門,就有許許多多不同形狀、不同大小的青色燭火圍了上來,在靡樂的身旁跳動著。

“落地燈你不仗義!怎麼現在才領著她出來!”

“早些時候、楚離和嵩墨在的時候你怎麼不來?還怪我?”

“哇!銀白的瞳孔!第一次見誒!”

“是呀是呀!我也冇見過!”

“是真的好好看啊……嘿嘿,小姐你生前一定有很多追求者吧?”

“會不會有人跟著你過來呢?嘿嘿。”

“啊!楚離和嵩墨真是兩個呆瓜!來了這樣一個美人都不跟我們說!雖然他們兩個也不差,但!這比不了!”

“其實我還是更喜歡楚離那種……”

“你胡說!明明嵩墨纔是最好看的!”

“嗯……我都喜歡!都喜歡!”

“小姐要不要考慮在這多待幾天呀?”

“想什麼呢,楚離說了要找她幫忙的!”

“……”

此起彼伏的交談聲吵得靡樂不知所措。她閉了閉眼睛,剛欲出聲叫它們停止,就聽見要給她帶路的“落地燈”尖著嗓子大喊:“好啦好啦!大家都安靜點!”

那群青色火苗聞言立即禁聲,睜著一雙雙空洞的眼睛看著她和落地燈。

“我要帶著這位小姐去地府的各個地方轉一圈,想一起的就跟著,不想的就趕緊回去。不然楚離看到了就不好了。”

語罷,就有幾簇火焰在靡樂眼前熄滅消失,還有不小一部分閃爍在靡樂周圍:“那落地燈你說唄,先去哪兒呀?”

其中一個小巧的青焰發問。

“先去花燈那。它老是仗著靠近鬼門關那兒,見的人多,總是在我們麵前炫耀!今天也叫它開開眼!”

於是,落地燈大義凜然地出現在了一眾火焰跟前,示意著後麵的人和火緊跟它的“步伐”。

“……就是就是!”剩餘的青色燭火邊附和著,邊跟了上去。

啊?就這麼走了?不是說要說楚離的事麼……靡樂看著漸行漸遠的青綠火光,後知後覺。

“唉……它們根本不像是會跟我講楚離的事的樣子……”靡樂暗自歎氣。為了不再出現像在彼岸那樣的變故,她在經過短暫的思想鬥爭之後還是決定跟上。

路上,不少靈火圍在靡樂的身邊,時不時閒聊兩句,引來其他靈火的附和,時不時又問靡樂“能不能摸摸你”,然後不等靡樂同意就與她的靈魂貼近,不一會又閃爍離開,似乎異常滿足。靡樂對此倒是冇多大意見:被靈火們觸碰的感覺相當奇妙,有一絲絲冰涼,讓人感到莫名地安寧。

隻是在它們的熱情“招待”下,靡樂原本鮮紅婚服不知何時被靈火們燒得漆黑,與原本就嵌在其中的金絲相互映襯。

楚離和嵩墨的衣服也是這樣變成玄色的嗎……靡樂不合時宜地有所感悟。

不一會,靡樂一行就出了冥府的宮殿,她的視野瞬間變得相當開闊。這裡的天空是一片漆黑,冇有月亮,隻有稀少的各色星辰點綴著。地麵平緩冇有高低起伏,一眼能看到遠處有一個高大的拱形建築。近處冇有高牆,也冇有劃分出街道。這裡並不像陽間那般排列著或大或小的房屋,而是一片廢墟:能看出來是房屋的建築隻有寥寥幾棟,剩下的大多都已倒塌,肆意散佈在道路上,還有零星的靈火在其中閃爍,讓這裡顯得相當破敗、陰森。

靡樂發現有不少魂靈和靈火穿行在這裡,也有一些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這是在乾什麼?”等待她身邊的靈火說笑的空隙,靡樂詢問道。

“從鬼門關過來,找楚離登記死亡呀。”一個在剛剛的接觸中被叫做煤燈的燭火迴應:“隻有名字被寫在生死簿上,才能算作是真的死亡,也才能投胎前往來生。小姐你是直接被嵩墨從彼岸帶過來的,冇經過鬼門關,所以是我們這的黑戶口。”

靡樂一時不知該怎麼迴應,感覺它似乎話裡有話,隻能淺淺一笑。

旋即,她又有些好奇:“一個人在地府要做些什麼才能投胎呢?”

“嗯?小姐你問這個,莫不是不想幫楚離的忙了?”那瘦小的煤燈眨眨眼睛,不等靡樂迴應,接著說道:“一般人死亡之後,會有地靈將他們的靈魂帶到地府來。要先走過鬼門關,與凡間的身體斷開聯絡,才能算是死透了。”

“然後就是找楚離,在生死簿上登記。他會根據天條,審批亡魂的生平,製定他們要在十八閻獄接受的淨魂程度。”

“接著這些靈魂會在冥府呆上一陣子,等到他們在十八閻獄洗乾淨了,就可以去找孟婆討一碗孟婆湯,隨後跨過奈何橋,投胎返回凡間啦。”

“當然小姐你是要是答應了楚離,這次就冇機會體驗咯。”

靡樂冇有接話,看著冥府的各色身影。

一路上,形形色色的亡魂與她擦肩而過,有佝僂著身子的老人,也不乏比她還小的幼兒,還有不少人看到靡樂後愣在了原地,許久後才搖搖頭,繼續前行。

“哈哈!花燈!快來看,楚離這次找來了一個美人!”領頭的落地燈突然大叫,靡樂這才從周圍繞著她交談的靈火中回過神來,望向前方。

約莫三十來丈高的巨大拱門聳立在那裡,深入了高處的夜空中,它整體灰黑,繁複古老的花紋纏繞其上,不少磨損鏽蝕的地方冇有將它的威嚴減損分毫,反而像是在訴說著千萬年時光裡不變的沉重。

靡樂僅僅是這樣仰望這拱門,就感覺心中沉悶,像是被施加了莫大的壓力。

有不少的魂靈等待在這拱門外,他們由一團團不同顏色、不同形狀的霧氣引領著,有條不紊地通過。

“什麼?楚離又找人來了?他原來冇成功呀,我就說嘛。”

在靡樂還為冥府的偉麗震懾的時候,花燈和落地燈悄然閃現到了她的麵前。

“謔!這次竟然是個眉目如畫的銀眼美人!等等,這顏色……”花燈看著看著,突然好似陷入沉思。

“噓!不可說!”一旁的落地燈趕忙大喊:“小姐她還不知道呢。”

靡樂低頭看見眼前兩團一高一胖的青色火焰在舞動,但感覺有些重要的資訊被它們略去了。

接著,她目光遠眺,注意到拱門的正下方,有一位身姿高挑的、將墨綠的長髮束至顱頂的身影,似乎在指揮著亡靈的隊伍。

似乎是察覺到了這裡的動靜,那身影轉身,向這邊走了過來。

那是一名英氣十足的女性,她麵部線條硬朗,眉宇間透著無名的嚴肅。她看起來有三四十歲,著一身相當乾淨玄色衣衫,氣勢洶洶。

她靠近後,原本圍繞在靡樂身邊的靈火們不知什麼時候忽地散開了。隨後,她碧綠的眸子掃了一眼靡樂,看向還在打鬨的那兩團青色火焰:

“楚離何時允許過你帶人離開生死殿了麼?”

一聽到這冇什麼溫度的聲音,落地燈就閃了一下。它回過頭,空洞的臉孔好似皺成了一團,悠悠道:“青冽阿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生死殿就楚離和嵩墨兩個人常在,我們見不到人,天天悶得發慌。好不容易……”

“行了,我隻是想提醒你莫要耽誤了楚離的事情。”她打斷落地燈的話,接著冇什麼情緒地說道:“若是她的靈魂與身體徹底分離,就回不去了。”

“好的好的,這我們自然是知道的!還冇過十二個時辰呢,不著急、不著急。嘿嘿嘿!”

話罷,被叫做青冽的女子欲轉身返回拱門處,靡樂從他們的對話中聽出來她也瞭解楚離的委托,便叫住了她:

“那個,你知道楚離他說的究竟是什麼事麼,他走的時候冇告訴我,落地燈它們也不說。”

那墨綠的長髮冇有回頭,徑直返回了鬼門關前,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他的事就讓他自己告訴你。”

隨後,靡樂又像剛剛在生死殿裡那般,被大大小小的靈火們圍起來欣賞、討論,又或者“摸摸”,直到為首的落地燈指出了下一個要前往的地點,很多燭火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回到拱形門的四周,也有一部分留在了靡樂的周圍,壯大了這支“地府旅行團”。

“這又是要去哪裡?”靡樂見落地燈飄在整個隊伍的最前邊,依舊插不上話,隻得詢問周圍的火苗們。

她雖然比較樂意幫助楚離,但畢竟冇有當麵承諾,再加上落地燈也說瞭解最後的時限,所以她並不再像剛開始那樣急迫。跟隨在這樣一群輕快、熱情的小傢夥中間四處遊走,靡樂也有些被感染,心情明朗了起來,有些期待起接下來的見聞。

“去花蓧姐姐那兒!”一旁的靈火鼓動著笑臉,似乎相當高興:“嘿嘿,小姐你是美人,花蓧姐姐也是美人!這地府日子真是愈來愈好了!”

“是呀是呀,花蓧姐姐不光生得標緻,人也有趣,跟楚離那個悶瓜、嵩墨那個木頭可不一樣,是可好可好的人了!”

“那她是什麼神官?”靡樂在剛剛的對話中大致瞭解了一個亡魂在冥界的曆程,但對這裡的職位分佈還並不清楚。

“嘿嘿,花蓧姐姐是孟婆。”

-麵比你敏感得多。”模糊間,靡樂似聽見了交談,意識漸漸清晰。她掙開眼,冇再看見那灰濛濛的天空,而是與她生前所見差不多裝潢的室內場景。但又不是她熟悉的那些地方。此時看起來似乎是黑夜,屋內燈光並不明亮,安置在屋內四周的昏黃落地燈中隱隱透出些陰綠。靡樂發現她正躺在一張柔軟寬敞的床上,便側頭欲觀察周圍的情況。“楚離!嵩墨!她醒啦,她醒啦!”一個尖銳的童聲在靡樂的耳旁響起,她循聲望去,隻見床頭燃著的青色燭火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