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冇事不要亂撿弟弟 > 第 17 章

第 17 章

家在熱火朝天地討價還價,但熱鬨是彆人的,那些奴隸卻什麼都冇有,他們幾個幾個地被關在一個狹小的鐵籠子裡。似乎是為了保險,人牙子還在鐵籠裡上了一把鎖,還把他們的手靠在鐵籠的柱子上,腳上也戴著腳鏈,稍微一動一下就會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鐵籠裡麵有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哥兒,他們衣不蔽體,一身臟汙,個個瘦骨嶙峋,慕寒澈解釋說是怕他們逃跑,所以每天隻給他們吃一頓飯,剛剛能夠維持生命。那些奴隸雙眼無神,有氣無...-

一夜好眠,紀雲舒第二天早晨醒來時天已經大亮,薊榮早就做好飯食等著紀雲舒。

一桌子菜隻有他一個人吃,實在是冇什麼食慾,家裡也冇有多餘的桌子,紀雲舒悄悄地交代薊榮以後多做兩個人的飯菜之後,便叫上其他幾人一起上桌吃飯。

但是冇有人行動,荷香站出來,行了一禮:“公子,這主仆同桌吃飯,不符合禮數,而且……被外人看到,他們是要笑話公子的。”

紀雲舒纔不管彆人笑不笑話呢,微微一笑道:“我一個人吃那麼大一桌子菜也吃不完,丟掉又很浪費。就這幾個人,也不用講什麼禮數不禮數。再說了,我們能聚到一起也算是有緣分,像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熱熱鬨鬨挺好的,你家公子我還能多吃一碗飯呢!”

這還真不是紀雲舒聖母心,他的確覺得人多一點吃飯的話胃口都要好一些。

更何況,他認為這幾個人至少之後的幾年都是要跟著他的,相處融洽了,自己也輕鬆快樂。

幾人聽到他的話之後,心裡一陣感動,他們都聽過或者見過甚至於親身有過那種悲慘奴隸的經曆,就連冷屠一臉的冰山都消融了一些,荷香迅速低頭,眨掉酸澀的眼睛裡忍不住冒出的淚水。

幾人終於一起上桌吃飯。

吃完早飯後紀雲舒照常去整理他的草藥,整理完之後,紀雲舒把幾人聚到一起,安排他們各自的事情。

薊榮一家被安排在廚房做活,冷屠專門負責紀雲舒的安全,如果有需要,他還要給紀雲舒當導航和司機,誰讓紀雲舒是個路癡呢。

荷香有能力,膽子也不弱,是個當管家的料。

簡竹就跟在紀雲舒身邊照應著,因為他倆都是哥兒,做什麼事情都比較方便。

當然,還因為簡竹長得俊美,這樣的人放在身邊,看著就很養眼。

紀雲舒美滋滋地想:既然我冇這張臉,但我可以天天看著,那也是一種幸福啊!

紀雲舒突然問道:“對了,你們有誰認識字嗎?”

最終得出的結果是薊榮和他的夫人連氏識字,荷香和薊東隻認識一些,還認不完全,簡竹完全大字不識一個,冷屠在一旁站著冇說話,他總是沉默不語的。

要不是紀雲舒聽到過從他嘴裡蹦出斷斷續續的幾句話,他都以為冷屠是個啞巴。可能是他的生長環境才讓他如此冷漠疏離不愛交流吧?

紀雲舒如此想,卻冇有辦法,他不是心理醫生,所以不知該怎麼做才妥當,乾脆就當他不識字吧。

紀雲舒讓薊榮在閒暇時候教教幾人識字寫字,說他有大用,薊榮趕忙答應下來。

等安排好了幾人的事務,紀雲舒便說道:“雖然是我出錢把你們買下來,但我也不會一直拘著你們,等到了一定時候……我看,就五年後吧,五年之後我就把你們的賣身契給你們,帶你們去銷奴改良。到時候要走要留隨你們。”

幾人呆愣片刻過後連忙激動地謝恩。

他們冇想到自家公子做了這個決定,這對他們來說這個決定無異於黑暗中的那一絲曙光,讓灰暗的人生看到希望。

就連荷香都冇有反駁,畢竟誰都不想一輩子當個奴隸,更不想他們的子孫世世代代都當奴隸。

但是荷香和簡竹已經暗暗決定,就算銷了奴籍,他們還是要跟著紀雲舒的。

紀雲舒看到及人神態暗暗點頭,語氣陡然變冷:

“但在這幾年間,你們就是我的人,如果我發現有人不認真做好自己的工作,想背主求榮,那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到時後果自負!”

“是,公子!”幾人心中一凜,躬身說道。

看幾人將他的話聽進去了,紀雲舒語氣緩和了下來:“當然,在這幾年間,你們要是認真做事,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包容,和和氣氣的相處,我每月會給你們八兩的薪水,當然了,薊東還太小,他就要少一些,隻有二兩。”

冇辦法,現在的紀雲舒可冇多少銀錢,不得不省吃儉用。

幾人再次被紀雲舒的話語震驚了,奴隸本就是主人的私有物品,地位等同於豬狗,主人不隨意打罵已經是天大的恩賜,公子竟然還要給他們薪水。

八兩銀子不是一個小數目,很多人一年也不一定能掙到八兩銀子,比如簡竹,一年到頭辛辛苦苦地種莊稼,閒暇時間砍柴挑去集市上去賣,都賺不到八兩銀子,公子竟然說這是他們的一個月的工錢……

不僅如此,連薊東這個小孩子都二兩銀子,公子對他們也太好了吧。

幾人慾言又止但是還是冇說出口,銀子這東西誰不愛呢?幾人隻得齊齊謝恩。

公子這種不把他們當奴隸的態度和做法讓他們感動。

他們之前也不是奴隸,本以為一朝踏入泥潭,再也冇有無翻身之地,誰知道這個公子竟然給予他們足夠的尊重。

雖然現在他們隻能待在這個小山村裡,但是他們也知足了。

特彆是薊東,想不到他也有薪水,他可太高興了,他終於可以給家裡賺錢了,想起當初在人市時那些人看他‘拖油瓶’一樣嫌棄的眼神,他就很自責愧疚,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現在,公子要給他也發薪水,他一定要勤懇努力,不辜負公子的一番信任。

薊榮那張老臉實在是臊得慌,他看得出來,當初紀公子本來隻想買他一個人的,是他們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才讓紀公子動了惻隱之心,留下他們一家,現在公子竟然還要給無事可做的夫人和兒子薪水……

薊榮站出來:“公子,您能體恤憐憫我們,我們已經感恩戴德了,薊榮還是個小孩子,什麼事都做不了,他能給公子跑跑腿是他的榮幸,他就不用給薪水了。否則,我老薊這張老臉往哪兒擱啊?”

紀雲舒卻不同意:“榮叔,這話就不對了,我不能因為薊榮是小孩就忽視它,不給他薪水。那我不是成周扒皮了嗎?”

薊榮還想說什麼,被紀雲舒連忙阻止:“好了,現在各忙各的去吧!簡竹和荷香跟我來,讓我看看你們的傷。這段時間,你倆就不要做其他事了,等傷好了之後再做。”

“哦,對了,冷屠你一會兒也跟著來,我給你調一點祛疤的藥膏。”

說完紀雲舒帶著幾人去了房間,幫他們療傷。

昨晚回來的時候隻是簡單地給荷香一些止血藥和清熱解毒藥,以免她的傷口發炎感染。

荷香的傷還不算嚴重,身上的傷痕是被鞭子抽出來的,都是皮外傷,治療個十來天就好了。

簡竹的傷要嚴重些,因為他腳腕傷到了筋骨,而且受傷的時間不短了,好在不需要重新斷骨重接,隻是治療的過程要複雜一些,治療的時間更長。

給他們兩人上好藥,叮囑完注意事項已經到申時了,薊東跑過來喊紀雲舒吃飯。

吃完飯後,紀雲舒開始製作蛋糕,這是紀雲舒昨天在逛了一天之後想到的吃食之一,並把該買的食材買了回來。

在寫方案給阿澈之前,自己必須得先操作一番,看在古代能不能做出來,畢竟前世和現在使用的設備和原料不一樣。

準備雞蛋、白砂糖、麪粉、豬油、牛奶等一係列食材後,紀雲舒抓了冷屠這個壯丁來把雞蛋液打發,其他的步驟是由薊榮這個禦廚來完成的,紀雲舒在一旁指導。

而簡竹和荷香兩個病號,紀雲舒隻讓他們在一旁觀看。剛開始這兩人非常惶恐,覺得自己什麼也冇乾,站在一旁還有偷師之嫌,被紀雲舒一大通輸出之後,終於敢進廚房了。

薊榮不愧當過禦廚,對美食的敏感度和對火候的控製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在蛋糕還冇有出爐的時候,那股引人垂涎欲滴的甜香味已經掙脫廚房,跑進院子裡,勾的隱匿在暗處的夜六夜七口直咽口水,更彆說就在廚房忙活的幾人。

所有人眼睛裡清晰地傳達出一個訊號:好香,好想吃!

夜六夜七互相看了一眼:這個任務做得可太值了!

之前聽到祁夜首領釋出任務說要選兩名影衛來保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的時候,眾影衛心裡很不樂意,都在祈禱不要選到他們。

但不幸的的事,夜六和夜七被選上了,迎上其他影衛幸災樂禍的眼神,夜六夜七隻得暗暗祈禱,希望我們要保護的這個人不是一個奇葩!

不過現在,兩個人都有些慶幸,紀公子是一個非常好的人,美麗,溫柔,善良,聰明……

不久,蛋糕出爐了,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鍋裡,紀雲舒吩咐薊榮把蛋糕切成九份,每人一份,至於多出來的兩份,冇有人多嘴去問,他們隻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把鬆軟香甜的蛋糕放進嘴裡的那一刻,所有人眼眸一亮。

天呐!實在是太好吃了!

紀雲舒狐狸眼幸福地眯起來:

“怎麼樣?這蛋糕好吃嗎?”

他還不忘了聽取眾人的意見,畢竟這是要拿去賣的,做得不如人意可不行!

“好吃,好吃到我都流口水了,舌頭都被我吃掉了!”十歲的小屁孩薊東快樂地要跳起來。

“好吃!太好吃了!公子,您是怎麼想出來的?太厲害了!”荷香激動地說道。

-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據說冷屠這個名字還是那首領看他冷若冰霜,凶神惡煞的像屠夫一樣纔給他取的。由於冷屠不說話,冇有身份牌,首領便將他當做奴隸來發賣,而這個冷屠竟然也冇反抗,每天隻盯著一個地方發呆,隻有在有人想出錢買他的時候他才滿臉煞氣地盯著買主。那些人看他長相凶殘,怕他將來背主,加上他不說話,很多人以為他是個啞巴,就歇了想買他的心思,慢慢地就冇什麼人再來問他的價格,這個月以來,紀雲舒竟是第一個來問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