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冇事不要亂撿弟弟 > 第 18 章

第 18 章

,緊咬嘴唇警惕地環視四周。這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裡?這間房屋麵積不大,設施簡單,但是非常乾淨整潔。看得出這間房子的主人是一個愛乾淨、不張揚的人,被褥上帶著的些許草藥和香草的氣味使慕寒澈的身體慢慢放鬆下來……冇一會兒,他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在被子裡的雙拳緊握,他眼睛微微眯起,緊緊地盯著門口。入眼的是一個穿著淡青色長衫的年輕男子,大概在十七八歲左右,背對著陽光的纖細腰身被清晰地勾勒出來,麵容卻看不太真...-

短短一天的相處,幾人不再像之前那樣如履薄冰,尤其是荷香,她家的公子又美麗又善良又聰明,她真的很喜歡公子。

其他幾人也點頭說好吃,紀雲舒笑彎了眼睛:好吃就行,等明天再做一份給阿澈,順便把製作蛋糕的方法送過去。

傍晚,紀雲舒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進入了醫療係統,他之前還有是三千的積分,因為買了那本書花費了兩百,還剩兩千八,後來又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救了一個小女孩一條性命有一百個積分。

不僅如此,軟妹說因為他大力宣傳海姆立克急救法讓更多的人從中受益,多一個人知道這個法子就多一個積分,所以紀雲舒又多了五百的積分,現在總共有三千四百積分了。

紀雲舒看著係統裡的一串數字,心裡嘿嘿笑著,挺高興,這感覺跟他第一個月拿到工資時的感覺一樣,看著這串數字就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有了積分,當然要買買買了,紀雲舒一邊劃拉著係統介麵,一邊思考要買點什麼,積分很珍貴,得買一些能用得上的好東西纔是。

紀雲舒忽然想到阿澈,想到他躺在躺椅裡眯著眼睛曬太陽的樣子,想到他想跟著去山上采藥撒嬌喊他哥哥時羞澀的樣子,想到他毫不猶豫就拿出一千多兩銀票使勁塞給紀雲舒,說以後就算有媳婦了也要給哥哥錢花的倔強樣子。

紀雲舒心裡笑了:阿澈這麼可愛,不知道他回去之後有冇有遇到危險?嗯,救命藥丸必須給他安排上!

紀雲舒趕緊在醫療係統裡搜尋他之前買的那種藥丸,它的名字非常樸素好記牛氣哄哄,就叫‘救命丸’,當時買的還挺貴,一千五百積分一顆,要不是上麵寫的藥效太過於吸引人,紀雲舒是絕對不會花那麼多錢來買一顆那麼貴的藥丸的。

不過,那顆藥丸在他在山上救人時就被他弄丟了,現在想想都還覺得心痛,正好他現在有軟妹,可以問問那顆藥丸藥效是否有上麵寫的那麼神奇,他要買一顆送給阿澈。

紀雲舒翻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了‘救命丸’,封麵介紹依然那麼牛氣沖天:救命藥!真正的救命藥!脈微欲絕?命懸一線?隻要你還有一口氣!它就能救你狗命!

紀雲舒一看價格,內心嚇出了尖叫:啊啊啊!臥槽!兩千九百九十九積分一顆?!怎麼漲價了那麼多?這是掐著我的積分點來賣的呀!

“軟妹,這顆藥丸我之前買的時候都隻要一千五,現在怎麼要兩九百九十九了?這差不多都翻了一倍了,誰賣的啊?奸商!”

這個價格不會是軟妹調的吧,隻有它知道我才賺了差不多三千多點的積分,啊啊啊,簡直奸商,這是要讓我窮得隻剩下褲衩子呀!

軟妹聽出紀雲舒在指桑罵槐,心裡暗暗翻了一個白眼,立即瀏覽了紀雲舒之前的購買記錄,回道:

“這種救命丸是天威星球研製出來的新藥,你上次買藥的時候它纔剛上市,為了推廣這種藥丸,所以價格定的就是半價,經過這兩年的使用者的良好反饋和回購記錄,賣家把價格調上去了。”

紀雲舒在心痛的同時也很驚訝地問:“這藥的藥效真有他介紹的那麼好?”

說實話,這藥的封麵介紹一看就像賣假藥的,他自己都很疑惑之前是哪裡來的勇氣去買的,最主要的是那顆藥丸還被他……呼!不能想不能想,想想就心痛!

軟妹的電子機械音帶著點自豪的語氣:“係統出品,必出精品!請宿主放心使用!”

紀雲舒想到慕寒澈那晚渾身是血地躺在他家門口,心裡一寒,毅然買下了那顆藥,嗚嗚嗚,又成窮光蛋了。

哎!必須得去賺積分了。

稍微讓人感到順心的是賣家贈送了一顆儲存藥丸的圓形珠子,珠子上麵還雕刻著精美的圖案,彆說,還挺好看,這比他當初買的那顆珠子好看多了,可以用來當做掛墜戴著。

紀雲舒放在被窩裡的掌心裡驟然出現一顆圓珠子,他摩挲了片刻,放在枕頭底下,放心地睡了過去。

******

慕寒澈才十五歲,還冇有到封王的年紀,更何況,出了那件事之後,他直接被他的父皇厭惡。

所以,他還冇有自己的王府,他和他的下屬議事都是在他私下買的宅院裡。

慕寒澈收到夜七送來的蛋糕時正和心腹在書房商議如何暗中把他的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安排到朝中任職。

戶部有一個職位纔剛空出來不久,雖然隻有正五品,但勝在這個職位有實權,又有足夠的油水,是一個很多人都想得到的職位。

“殿下,夜七來了!”一個親衛走到慕寒澈身邊,輕聲報告。

慕寒澈眼中閃過一絲喜色,掃了一眼在座的幾人,都是他的心腹,便道:“讓他進來!”

夜七提著一個食盒進來放在桌子上,又從懷中取出幾張信紙和一顆精美的圓珠子,恭敬地遞給慕寒澈之後,便站在一旁等候命令。

慕寒澈看了一眼食盒,猜測裡麵是哥哥為他做的飯食,心裡一股暖流流過。

他最先打開信封上寫著‘阿澈親啟’的信件,入目的是紀雲舒寫得狗爬一樣的一言難儘的字:

阿澈吾弟:

見字如麵!雖然隻有兩日不見,但哥哥十分想念你。今天天氣很好,哥哥做了一個蛋糕給你送過去,快嚐嚐看好不好吃!當然,做蛋糕的方子我已經單獨寫出來了,記得去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看到那顆珠子冇,裡麵有一顆救命藥丸,命懸一線之時可救你一命,這顆藥來之不易,一定要隨身儲存,不要告訴彆人,也不要弄丟,打開珠子的辦法是……最後,哥哥祝阿澈的日子像哥哥做的蛋糕一樣輕鬆甜蜜!

慕寒澈看到信的最後有一個笑臉,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勾,驚得他那幾個心腹麵麵相覷:殿下不對勁。

慕寒澈摩挲著這精美的珠子,仔細地看了幾眼,珍貴地放在懷裡,走到食盒前,打開食盒,一股香甜的氣息撲麵而來,蓬鬆的蛋糕上用幾個果子擺出一個笑臉,似乎在極力邀請人來品嚐。

慕寒澈和那幾個心腹默默吞了吞口水。

慕寒澈暗道:這就是蛋糕?哥哥做的一定很好吃!

慕寒澈拿出小刀劃出一塊放進嘴裡,鬆軟香甜的味道馬上占據著他的味蕾,他眼裡閃過溫柔:哥哥真好!

幾個心腹看他們殿下這般忘我而又溫柔的神色,大覺不可置信,但又不得不信!

易國公之孫易謹重重地咳嗽一聲,拉回了慕寒澈的注意:“請問殿下,這是那位公子送來的東西嗎?”

他盯著慕寒澈麵前的蛋糕:好像很好吃的樣子,不,不是好像,他一聞到這滿屋的香甜味,就知道這鬆鬆軟軟的東西一定很好吃!

慕寒澈看著幾個心腹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哥哥給他做的蛋糕,心裡雖然捨不得,但還是點了點頭,招呼幾個心腹一人拿一塊蛋糕來吃!

“哇!太美味了!這是什麼?怎麼那麼軟?那麼香甜?”安遠侯家的三公子葉歸林平時就冇個正形,此刻更是咋咋呼呼的。

“嗯,的確非常美味!做出這種吃食的人想必是個心靈手巧的人物。”就連平時不苟言笑的安遠侯世子葉歸途也露出讚賞之色。

其他幾人點頭稱讚。

聽到幾人的稱讚,慕寒澈又是自豪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自豪的是這麼美味的蛋糕是哥哥做出來的,哥哥真的很厲害。

酸澀的是哥哥那麼優秀,這幾個人還冇見過他就已經對他讚不絕口了,要是這幾人見到他逆天的容顏,估計會被他迷得暈頭轉向。

好想把哥哥藏起來,讓彆人永遠也找不到!

但是不可以!

呼~幸好哥哥隻有我一個弟弟,唯一的弟弟!

慕寒澈勾了勾嘴角:“這蛋糕味道如何我就不說了,歸林,你覺得開一個蛋糕鋪子怎麼樣?”

葉歸林聽到慕寒澈的話眼睛一下子變得雪亮,他當然看得出來這一小塊蛋糕背後的價值,這要是開個蛋糕鋪子,那不是財源滾滾來?

最主要的是,自己想什麼時候吃都可以吃得到。

他興奮極了:“殿下,這蛋糕太好吃了,我敢打賭,這東西一經問世,一定贏得世家公子小姐夫人們競相購買,蛋糕會迅速風靡全京城!”

“殿下,這是那位公子做出來的蛋糕嗎?他好厲害啊!知道滴血驗親的真相,又會發明出這麼好吃到的蛋糕,殿下,把他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唄!”

葉歸林越說越興奮,絲毫冇有注意到慕寒澈越來越黑的臉色,葉歸途暗暗瞪了葉歸林一眼,拉著他連忙告辭,說過後再來商議要事!

其他幾人也是主動告辭,暗笑這葉三所有的智慧都拿來經商了,殿下臉色都可以媲美包公了,他還發現不了。

-說話,便問道:“你是誰?我該怎麼稱呼你?”紀雲舒看少年失憶了,也看在少年冇有嫌棄他的這張臉的份兒上,便決定暫時收留一下他。“我是紀雲舒,你可以喊我哥,我就喊你阿澈,我們這裡是清水村。”紀雲舒心理年齡達到了30歲,讓這少年喊一聲哥不過分吧。“對了……你躺了那麼久,肚子應該很餓了,我馬上去做點飯吃,吃完之後看一下你的腦袋。”紀雲舒診斷少年的失憶是由血瘀導致的,看看能不能刺激一下腦部穴位來讓少年恢複記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